萌萌哒蛋黄酱

梦经记4

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梦经记4





白敬亭的车很不幸地没有后座,于是张伟只能委委屈屈地坐在横梁上,白敬亭的怀里。


宽敞袖子里的细胳膊有点不安地攥住横梁和车把,大张伟坐上去的时候还是有点担心的,他回头皱着眉毛问白敬亭这能行吗?不会半路翻车吧?


白敬亭说我骑了四十年车了,老司机你还信不过么。


话尾语调压不住地上挑,没藏住他有点雀跃的小心思。


这句话一出张伟更加信不过了。


白敬亭脱下来自己宽大的校服给他单薄小身板裹上,说您在前面帮我挡着点风,还没来得及听到那人的推脱,一脚蹬起来就穿过校门口顺着门口的大下坡滑了出去。


张伟感觉车速一下子快到要起飞,吓得闭着眼睛扭着头往白敬亭怀里躲,手也不自觉地抓紧了白敬亭的衣服。


这孩子怎么这么疯!自己不要命就算了,这前面坐着个人呢还敢玩儿这个,真踏马应试教育摧残心灵毁灭人性!疯了疯了疯了!


“别怕!”


晚风扑在脸上,清凉得好像能洗净一天的压力,白敬亭看起来很享受这一刻。他的水中月、镜中花现在就在怀里,怎么能不兴奋。可还是要压抑住蠢蠢欲动,在他的镜花水月耳朵边儿上冷静地说别怕,没事儿的。


张伟感觉速度稍微降下来了点儿,花了一会儿才平复了咚咚的心跳,小心翼翼地张开眼睛。刚才吓得他搂紧白敬亭的腰往他怀里缩,全身绷得僵直不敢动,这会儿甚至觉得有点抽筋似的,哪哪儿都拧着劲儿。


他哎哟哎哟叫着,在自行车上扭来扭去。车子慢下来平衡本就不太好掌握,偏偏这人又开始乱动,白敬亭被他不老实的脑袋挡住视线,只能单手搂住他不让他再折腾,顺便把自己下巴压在他头顶。


“您能不能老实会儿,别乱动。”


“我怕~啊……您再把我一尸两命不是……一车两命!”小颤音儿还真是真情实感的怕。


“您别乱动就没事了,乖。”


白敬亭搂紧他接着玩命蹬起来,车速一上来平衡就好掌握多了。夜风吹得人心旷神怡,速度刺激出的肾上腺素带来久违的轻松快乐。少年的头发被吹得乱飞,咧嘴大笑着。


“您就不能享受下过程么。”


“享受个蛋!你个小疯子我怎么上了你的贼船!”


白敬亭清爽的笑声在他耳边荡开,驱散了他最后的一丝紧张。



张伟一开始还一动不敢动地僵坐着,哆哆嗦嗦地抓着倒霉孩子的衣服。薄薄的校服衬衫被他汗湿的手心抓皱,他把胳膊环着白敬亭的腰才更有安全感一些,姿势亲密得吓人,像极了一个拥抱。


他很久没有和人这么亲近过,却在回过神来之后也没觉得多不自在。他的头也被白敬亭下巴抵着,身子被紧紧拥着,风从前面掀起他的刘海儿,灌进他裹着的校服领子里,酥酥痒痒的,居然还有点舒服。


城市里白日车水马龙,夜晚又静得让人心慌,唯有日夜交替的那几个小时最为可爱。路灯晕出一片暖黄,视野比往常像是多了层温柔的滤镜。道路两旁的嫩绿的垂杨柳随风舞动枝条,婀娜姿态更胜姹紫嫣红。


最可爱不过温柔晚风,像欲说还休,欲拒还迎的亲吻,像水波,像月光。


经过护城河的时候,张伟忍不住被桥两边缀着的荧光灯管吸引了目光。一条笔直笔直的路,两道温吞柔和的光,劈开看不见边的黑暗。他从前不曾注意过这条路是这么美,美得幽暗诡秘,美得惊心动魄。


他不知不觉地放松在白敬亭的怀里,胳膊松松环着却一直没有松开,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敬亭掏了下口袋,伸手递给他一根什么东西,他吓一跳赶紧接过。


“我去去去,您别演杂技了,好好扶着把我谢谢您了。”


“怕什么,您抱紧了,我不会让您摔着的。”


“你敢!”


两只胳膊把张伟在怀里圈的结实,他也不在意,只要好好的别翻车让他把腿盘上去都没问题。


白敬亭递给他的是根棒棒糖。荔枝味。


他剥开糖纸,坏心眼地塞进白敬亭衬衫胸前的口袋里,把棒棒糖含进嘴里,口齿不清地说谢谢您嘞。


好哄得像个小傻子。白敬亭如是想。


一个人怎么能温柔善良成这样,性感诱惑成这样,又天真可爱成这样。这样矛盾,又那样迷人,真想和他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


甜味儿漾开来,勾引的姿态钻进白敬亭的鼻尖。他就着这么近的距离,低头把自己凑近张伟的领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胸膛都是张伟的味道。


张伟许是没料到还有这样一出,吃了一惊,不敢回头只红了耳朵尖儿。白敬亭没忍心再逗他,无声地笑了。




路灯照不到的地方,月光把人影拉得长长的。车子停住,为人师表的年轻老师被扶着踉踉跄跄地跳下车,被风吹得凌乱的头毛让他像个青涩少年一样。


“那什么,我,上去了。”他手缩在大袖子里,只露出一根手指往上指了指,不敢抬眼看他的学生,怕被揭穿莫名红透的脸。


“嗯。”


听到那人闷闷地应了一声,张伟逃也似的飞奔进了楼道。



TBC

评论

热度(61)

  1. 萌萌哒蛋黄酱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