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萧惜思:

不可以…那您就悠着点。

【旭润】《师尊》

Season:

***一发破车,扮猪吃老虎魔头旭凤x仙门温柔师尊润玉 , @白云客 欺师灭祖的执念成品,断断续续熬了一天,很柴,仔细牙口。


***有趁人之危的神奇迷x行为(这也是她的执念),我已然变态,不喜慎阅。




(我先意思意思来几段)



时值玄法,天地间灵力丰沛,众仙门依势分而踞之。


青阳地界上的太一宗,便是以九霄山为首,蛇样的巍蟠起其余八座雄峰,合抱住洞庭水脉,呈出个倚山偎水的大好态势。


却说这太一宗,七百年前在青阳也不过是个二流宗门,然谁料掌门太微阴差阳错之下,偏就得了首流紫云宗明珠荼姚的青睐,两相联合后,不久更收下位根骨奇佳的水系单灵根弟子润玉,其人资质甚至好到修炼仅区区五百年即臻至化境,只差一线机缘就位,便可弃凡尘,登仙途。


手握如此天怒人怨的气运,其他宗门纵是心有不甘,也无不暂避其锋芒,纵他几番搅弄吞并下青阳,一跃为仙门首流。


 


终年寂寂无声的外门上空。


这日里倏忽闪过道御剑而行的玄色身影,惊得洒扫山道的新人子弟们被风带起了阵阵急呼,紧接着却叫飞临的丈许巨鸾——不知火,那清透九霄的悦耳啼鸣压住,只能眼巴巴瞅着这一人一鸟招摇过市。


太一宗门内禁御剑飞行,此例大抵只针对普通弟子。


天下人皆知润玉贵为门下首座,掌门还独辟出长栖峰予他居住,以不受人搅扰。


润玉修的是无情道,不通俗世情爱,偏天生的幅好相貌,又喜着浅色轻衣,便是什么都不做的立在原地,都时时引得人看痴。


世人又不都尚武,久而久之,这几分美色竟比他的修为还深入人心。


故而七百年来他深居简出,只在四百年前出外游历时,捡回个小萝卜头收为弟子,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里拉扯大,什么天材地宝都不要钱似的往娃娃身上砌,只恨不能拿灵丹兑着饭喂他吃下,连凶名在外的火系神鸟不知火,都因着小萝卜一声好看,生生打下来驯化为灵宠送给了他。


这小萝卜头于是日渐长大,又成了张欺霜赛雪的妖孽面孔,比起他师尊眉眼还要多几分靡丽,许是受其言传身教,骄矜得不行,首战即因着打折了玄武门少主企图嬉弄他的手扬名四海,闹到润玉跟前也只得人师尊温雅一笑,徐声告慰道,


“可据我所知,却也是令公子先动得手啊?今日他敢仗势欺我徒儿,难保日后便不会因此踢到铁板,我徒儿素来心善,教过令公子这遭,想必以后当可绝此祸端了!”


真真是护得滴水不漏!







剩下的咱们:上车




……


最后:这是不当,也绝不倡议的神经病追求手法。





青梅调

白千宿:

前言:双向重生,强强互攻,洁癖者可退出。






第一章 重生

那酒杯上的雀羽雕花在三千年的竹叶青沁润下,如微风拂过翎羽,吹皱一汪清潭,乍见之下栩栩如生。
天垂之边少有这样的好酒,乃至于这酒杯刚被倒满,便被人迫不及待的抢了过去,一饮而尽。
抢酒的人喝完,不但不还,还要执着酒杯,贪婪的嗅着那里面的酒味。
“不过三十年不见,堂堂火神殿下如何变得这般落魄。”
说话的白衣仙者手持酒壶,慢慢斟着自己的一杯。
“兄长若是在这天垂待上一年半载,就知道我为何这般落魄了。”抢酒的红衣少年叹了口气,放下酒杯,又催他倒酒。
白衣仙者笑道:“我临行之前母神特意嘱咐,要你莫要贪杯。”
红衣少年撇撇嘴:“我却不信母神会这般与你讲话。”
白衣仙者道:“你如何不信,母神的确是这样讲的。这酒壶还是她特意准备的,说是用此壶饮酒不易醉人。”
红衣少年听他讲话,一把夺过酒壶,四处打量,那琉璃玉壶被他反反复复看了多遍,这才递回去:“偏兄长心宽,敢用母神的酒壶饮酒。”
“我怕什么,母神到底是母神。”
红衣少年欲言又止:“的确,母神到底是母神。”
两相静默。
红衣少年抬眼,偷偷打量着对面饮酒的人。
彼时的润玉还是最初他熟识的兄长,日日如闲云野鹤,与世无争。他曾以为,这人的寝宫是他在这冰冷的天庭里唯一可以取暖的地方。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以为了解的人突然变得陌生,陌生到竟也会对你亮出他隐藏极好的獠牙。
“旭凤,听燎原君讲,你最近身体有些不适。”
旭凤回过神:“啊?哦,是,我最近睡眠不好,经常梦魇。”
“可是军事疲惫,让你受累了?”润玉的目光透露出一丝担忧,“你年纪尚小,修为还未精进到足以独当一面,父帝这么早将你派来天垂我当真放心不下。”
旭凤道:“父帝要我历练,接掌天垂十万天兵,再苦再累,也得受着,谁让我是父帝的儿子。若说苦,只要兄长时时来送我些酒喝,便不苦了。”
“你啊……”润玉笑了笑,“可惜我没带那小魇兽来,前段时间父帝送了我一只小魇兽,可捉别人的梦来食,你若有梦魇,着它来捉,定可以缓解一些。”
旭凤忙道:“罢了罢了,平日里安闲惯了,做点噩梦紧张一点也是好的。兄长此番远道前来不能随意,我带你到天垂四处走走可好?”
润玉点点头:“也好,也让我看看曾经在天庭里就会到处捣乱的火神殿下,在这天垂历练的成果。”
旭凤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兄长莫要取笑我才好。”
天垂之边,坐落在天界尽头,背靠天界万里霞光,面朝魔族漫天墨色。自千里忘川河绵延至此,白与黑相交分明,两界大军隔江而立,互不侵扰。
润玉此刻便站在碧落台上,面朝着魔界墨色琉璃天光,远远望去,竟也是一番景色。
天垂之边小有微风,旭凤道:“兄长觉得这天垂如何?”
“若铜墙铁壁,坚不可摧。”润玉点点头,“你虽然年纪尚小,却有这般心思,以后定成大器。”
旭凤没做声,半晌,垂眸道:“那若是日后我做了天帝,兄长可愿像如今的我一般,为天庭驻守天垂,守护一方?”
微风乍停,万物静谧,仿佛空气都有所凝固。
润玉回首,看着身旁的红衣少年。旭凤站在他身侧,此时还不到三千岁,在人界莫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眉眼尚且稚嫩,却隐隐有了日后风华绝代的模样。
他还记得当年旭凤第一次带军得胜归来的模样,红衣银甲,玉冠长刀,几滴血迹擦在额角,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色若桃李,倾国倾城。胯下是纯白的天马,背后是百万的雄狮,君子一人,傲视天下,睥睨四海。
那时父帝也问了他同样的问题。
“玉儿,若有朝一日旭儿做了天帝,你可愿披甲上阵,驻守忘川啊。”
如今,在距离那一日几千年前的今天,居然有人问了他同样的问题。
润玉有些想笑。
“旭儿想我如何回答?”
旭凤抬起头:“我想兄长说实话。”
“什么算是实话?”
“兄长心中真正所想。”
润玉转过身来,面对着他:“得到了真话又如何呢?”
到底做了几万年的天帝,润玉发现自己最擅长的就是同人说话。
旭凤认认真真的看着他:“若兄长想做这闲散神仙,他日我继承大统,定许你无忧无虑。若兄长想做天帝,我也自会拱手相让,此后寄情山水,远离天宫。”
润玉挑挑眉,不知怎的,自他重生后,似乎一切都与前生不同。
父帝对他甚是关爱,母神也没有前世那般咄咄逼人,就连他记忆里应该整日调皮捣乱的旭凤,也颇为懂事起来,还不到三千岁便主动请缨调往天垂历练。
如今这小大人似的火神殿下竟然在这问出如此犀利的问题,着实让他摸不清头脑。
“你问这些,是怕我与你争夺天帝之位?”润玉试探着问道。
“旭凤这些年熟读史书,忽觉无论是天界、人界,还是魔界,似乎对于至尊之位都非常执着,我不愿日后与兄长发生间隙,也不愿兄弟因此反目,所以想问询兄长心意。”
润玉笑道:“你且放心,无论如何你我兄弟日后都不会生出嫌隙的,我志不在此,天帝之位与我,不过过眼云烟罢了。”
在那高冷的地方坐了数不清的岁月,谁又愿意继续坐下去呢,只要天后不再逼我,你不再逼我,锦觅不再逼我……
锦觅……
润玉看了看旭凤,红衣少年也注视着他。
此生此世,我不要天帝之位,我只要锦觅。
旭凤,你可明白?
旭凤道:“既得兄长一诺,旭凤定也会说到做到。我会护兄长,连同兄长所爱之人,此生周全。”
润玉笑了笑,别有深意。



第二章 红线

月老祠最近颇为热闹,因着最近月下仙人放出狠话,要给夜神殿下绑红线,所有天家仙女都跃跃欲试,想要得到那精心编织的红线的另一半。
润玉第三次被邀请去月老祠的时候碰到了同样被拉来的旭凤。
自上一次天垂相见后,旭凤被天帝直调忘川,一晃千年。
此时的火神已是丰神俊秀,一双凤眼微微一挑,便能迷倒半数女仙。
润玉掐指一算,离遇见锦觅已经很近了。
“兄长怎么也来了?”旭凤看到他便走了过来。
“叔父非要我来,说是有重要的事与我相商。”
两人走进月老祠,只见里面堆砌着一堆堆的红线。月下仙人在里面探出头:“你俩来了,快快快,帮我找一根金线。”
旭凤笑道:“叔父何时绑人红线要用金线了?”
月下仙人抽空道:“那可是我练了千年的线啊,红线只能绑情缘,这金线可以绑元神的。”
润玉与旭凤对视了一眼:“绑元神?”
“是啊,你们可知那上古神仙,如伏羲女娲,她们的姻缘哪是红线就能绑的,都是将二人元神绑在一起,方才能永结同心,生死与共。所以伏羲大神归殒,没多久女娲大神便也殒了,就是这么个道理。我费尽心血练这么个金线,就是想试试,是不是真的可以将两个人元神绑在一起,自此福祸相依,不离不弃,一方不幸殒了,另一方也绝不独活。”
旭凤嘴角抽了抽:“叔父,这样的红线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这些都是后话了,快帮我找找。”月下仙人仍旧在线堆里翻着。
润玉无奈的笑笑,蹲下身翻找。
旭凤四处看了看,走了两步,见无处下脚,便只得作罢,蹲下来细找。
无奈红线太多,找来找去都找不到,还有些被施了法的红线,动不动就往人脚上缠,旭凤恨不得用琉璃净火全烧了,省的心烦。
正找着,突然月下仙人发出一声惨叫,跌坐在地上。
旭凤赶紧过去扶他。
只听他哆哆嗦嗦的道:“完了完了!天帝肯定会打死我的!这下完了!”
“叔父你怎么了?”润玉关切地问。
月下仙人抖着手指指指他的脚。
润玉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一根金线正绑在他的脚上。
他抬手拾起那根金线,一拉竟未拉动,再一拉,发现另一端竟绑在另一个人的脚上。
他顺着金线抬头看去,旭凤正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脚踝。
月下仙人嚎嚎大哭:“凤娃,你母神一定会把我大卸八块的。”
旭凤只得先安慰他:“不就是一根线,解开便好。”说罢便施法解线,法术一毕,低头一看,竟未消失。
旭凤有些尴尬:“想来是我学艺不精,劳烦兄长了。”
润玉淡淡的笑了,一挥手,再看去,竟还未解除。
月下仙人苦着一张脸:“这金线是解不开的,你们千万不要催动元神啊,一旦催动元神,就彻底绑上了。”
旭凤有些着急:“过几日我还要回忘川,如何不催动元神,叔父你别闹了,快帮我们解开。”
月下仙人苦着脸:“老夫也想解开啊,可是暂时……暂时还未有解决之法,容、容我想想。”
润玉伸手去解那金线,结果还未碰到,金线瞬间便消失不见了。
“叔父,这是?”旭凤忙问。
月下仙人道:“金线是绑元神的,估计现在正绑在你二人元神上,玉儿凤娃,你们可千万不要催动元神啊,我先施法在你二人元神上做个屏障,免得金线彻底绑住,但是切记,在解除绑定前,催动元神不可超过三次,否则会一次比一次紧,万一出了什么别的副作用,老夫可就没办法了。”
月下仙人施着法,旭凤只觉得自己的元神被人施法罩住,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禁锢住了一样。
“早知如此,今日就不应该应叔父这个约。”润玉叹了口气。
旭凤道:“兄长莫急,我虽然要回忘川,但是还有燎原君他们在,尽量不催动元神,到时叔父想出办法,解开便好。”
“只能如此了。”润玉淡淡道。


第三章 梦境


旭凤返回忘川没多久,远在天庭的润玉第一次感受到了这跟金线的危险。
这日他正在当差,月明星稀,天河静默,一切都跟平常一样。
突然一股灼热之感直逼心头,润玉清晰的感觉到绑在自己元神上的金线在缩紧,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疼痛。
好像有什么利刃穿透了他的胸口,砸碎了他的肩头。
两厢疼痛激的润玉龙尾横扫过天河,激起阵阵水浪。
他紧紧的捂着胸口,疼的双眼迷离,好像看到了些不属于自己视觉的东西。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燎原君慌张的面孔,随后好多人便围了上来,止血,缠纱,将血肉模糊的肩膀给包扎好。
旭凤……
润玉心下有些计较,估计是战场无情,旭凤催动了元神,导致出了月下仙人所说的副作用。
双眼一黑,天地无色。
估计是疼晕了。润玉喘了几口气,肩膀上的疼痛实实在在,那金线让他与旭凤感同身受,甚至连五感也都相连起来,这副作用未免太大了。
收了龙尾,润玉勉强站起来,结果眼前又是一亮。
“凤凰……”
面前的少女一身紫衣,带着花簪,翩翩而来。
“锦觅……”润玉情不自禁唤出了她的名字。
“是你杀了爹爹!是你杀了临秀姨!”
“我没有…锦觅,我没有……”润玉捂着胸口,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脱离他的掌控,一开一合的脱口而出。
“你为什么不信我呢?锦觅,我那么爱你,爱你爱到可以放弃我拥有的一切,可你却连信我都做不到。”
这是旭凤在说话吗?
润玉擦着脸上的泪水,这是他的梦。
胸口疼的就像是有人在用刀绞,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痛的人体无完肤。
你当时,竟是这般痛吗……
“旭凤……”润玉咬着牙唤了一声。
突然这蚀骨的疼痛消失了起来,眼前的锦觅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走在璇玑宫外。
那是年幼的的旭凤。
小旭凤站在河边,似乎在等什么人,不远处左右两边,一个是正走路的自己,一个是相携而来的父帝母神。
突然,小旭凤纵深跳下天河,大声呼救,小润玉远远看到,急忙将他救起,父帝母神也匆匆赶来。
小旭凤窝在哥哥怀里,嚎嚎大哭:“母神,是哥哥救了旭儿,旭儿好怕,旭儿好怕……”
画面一转,小润玉似乎练功反噬,躺在床上浑身冰冷。小旭凤不顾下人阻拦,爬上他的床,放出一团火焰温暖着房间,又褪去衣衫将他抱紧,嘴里振振有词。
润玉清晰的听到他在说:“润玉啊润玉,这一世我待你这般好,你再同我抢锦觅就说不过去了吧,我已经尽我所能改变母神对你的看法了。待我再长大些,为你寻回生母,让你们母子二人团聚,你就安安心心的同你母亲过上一辈子,取消和锦觅那劳什子的婚约,也别天天想着做天帝了,作一条翱翔九天的龙,多好。”
“谁!”
眼前一道银光,润玉只见一双凤眼在自己眼前略过,随后这一切都消失了。
润玉深吸一口气,缓缓直起身子,原来,你竟也是重生而来。
他仍旧记得自己在前世,修炼神功走火入魔,五脏被寒冰侵入,九死一生之时,一股极暧的气息涌入自己五脏六腑,待他再次睁眼,便看到年幼时的旭凤趴在自己身上,一双凤眼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奶声奶气地说:“兄长你可醒了,旭儿都快冻死了。”
那时只以为自己重生而来,想要尽力改变命运,没想到旭凤竟也是重生而来,如今只怕还不知道眼前的润玉与前世其实并无不同,他自小努力维持的关系,若是说开也是无意。
润玉垂眸想了想,当真无意吗?似乎也不尽然。














报复社会的小脑洞

年年有鱼:

腹黑渣龙即将上线~


“邝露,找个锦觅叔父都在的时机,把这个交给旭凤。”
“殿下,这样不会被看破吗?”邝露有些迟疑的看着锦盒里血肉模糊勉强能看出形状的东西有些担忧。
“傻姑娘,我既然做了就不会露出破绽,别担心。”刚刚受过三万雷火元气大伤又强行动用灵力,润玉虚弱的厉害,咳了一口鲜血讽刺的笑了笑,这凤凰精血还是很早以前他寒气入体偏偏天后压着消息不让人为他医治,旭凤急病乱投医偷偷放了自己的血想要用精血中的火炎之气为他驱寒时留下的,没想到却用到了此处,说来也是讽刺。
“殿下放心,邝露知道该怎么做,只求您务必保重自己。”她从小就喜欢他,哪怕他不喜欢自己也无怨无悔,看着他现在的样子邝露简直心如刀绞,也恨透了天后。
邝露出门,稍一打听,就找到了火神的踪迹。
刚到月老殿,就看到相谈甚欢言笑晏晏的三人,强压下心头的厌恶,她走过去。
“火神殿下,邝露受我家殿下之托给您送一样东西。”
“兄长?”旭凤不疑有他,一边打开锦盒一边随意的问道“兄长身子可好些了?”
话音未落,他整个人就僵住了,盒子里装着血肉模糊的明显是未足月的一只小凤凰,他甚至能明显感受到它身上与自己相连的血脉还有那熟悉的水灵气息。
“我家殿下托我转告火神,从殿下背弃誓言移情锦觅仙子的那一刻,他与您恩断义绝,但孩子无辜,他舍不得……如今天后倒是为他做了决断,从此他与您真的便是毫无瓜葛了。”
“您昨日拜访,让殿下放下,就算是邝露身为局外人也觉得您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我家殿下说了,弑母之仇,不报,罔为人子;杀子之仇,不报,枉为人父,此后,他只愿和您死生不复相见。”
“这孩子,您若有心便葬了,若无心,随意丢了便是。”邝露说完转身就走,一丁点也不想看着这几个人阴死阳活的表情。
“等等,我和兄长……孩子……怎么会!”旭凤脸上满是恐慌与无措。
“当初是火神半强半哄的骗了我家殿下,如今倒是这般作态,莫不是想说,您忘了?移情别恋也不用给自己找这等理由,平白叫人恶心。”邝露心中默默呸道“我家殿下纵是瞎了眼也看不上你!”
“不是,不是,邝露仙子,凤娃他真的,不管发生什么真的不是凤娃的错……”月下连忙替旭凤解释。
“仙人偏爱火神是您自己的事,但是也请您适可而止,这么多年天后是如何苛待我家殿下的您不是不知,我们也没求您主持过公道,您没替他出过头,有些事情便没资格管,也请您闭嘴!火神强迫兄长理所应当,背弃山盟海誓理所应当,抢夺兄长未婚妻理所应当,殿下被天后残杀亲母以及未出世的幼子,火神轻飘飘的就是一句请放下,我们兄弟感情如故,您是不是还要赞叹一句火神宽宏,我家殿下不知好歹?”
语罢,一句废话都懒得说,直接拂袖而去。
回到璇玑宫,明显感受到了空气中火属性的气息,邝露心中一惊,赶紧冲进去。
“殿下!”
“无妨,只是天后刚刚来过而已。”
“她有没有伤到您?”
“放心吧,她不会那么没脑子的。”润玉浅浅一笑,像是放开了全部心事一般。
“傻姑娘,我要离开这里了,你日后要好好保重,别傻乎乎的守着我了,我永远都没办法爱上你,也给不了你想要的爱情,但你是我最重要的家人。”
“我很开心可以成为您的家人。邝露只愿一生一世追随殿下,无怨无悔。”邝露单膝跪地,苦苦哀求“求殿下留邝露在身边伺候。”
“不值得。”润玉叹息。终究还是拗不过这丫头的一番痴心“罢了,你若有意,日后拿着此物去幽冥之地寻我便是。”
……
“殿下!”旭凤心乱如麻,不知道怎么就浑浑噩噩的走到了璇玑宫附近,自觉无颜相见润玉,他转身准备离开,偏偏听到了邝露近乎凄厉的惊呼。


“兄长!”闯进殿内,他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都凉了,明显经过打斗的寝殿靠近床的位置,染着鲜血的龙鳞,碎裂的龙珠,还有明显是在琉璃净火下残留的衣袖碎片,还有让他无法自欺欺人的属于母神的气息……


跪在地上痛苦的邝露满眼恨意“你怎么不去死!都说你!是你害死了他……”


……


“天后残杀夜神的事传的沸沸扬扬,人证物证俱全,无从抵赖,被天帝废除后位,并关押在了毗娑牢狱之内;没过多久,您布下的暗棋都起到了作用,天帝失德,擅专弄权之事六界皆知,他夫妻二人造下的桩桩件件血案震惊天地,继花界之后,各界纷纷宣布脱离天族,太微已经众叛亲离;还有火神殿下,在众多打击之下自毁仙籍为双亲赎罪,如今已堕天成魔……”润玉将龙尾浸在冥河,上半身趴在河畔的三生石上漫不经心的听着邝露带来的最新情报。
“如此,也算恩怨两消。日后,那边的消息便不必再告诉我了。”甩了甩尾巴,润玉彻底释然。
“殿下,邝露有一事一直不解,为何当初您要让火神误会你们的关系,还……?”
“锦觅是我的未婚妻,纵然我不爱她也不是旭凤该伸手的,他们所谓的真爱恶心到我了,我自然不能让他们好过,如果我活着,旭凤会不惜一切代价的补偿我,但是偏偏我死了,那么他的整个余生都会在自责悔恨中渡过,他会真的以为自己的记忆被动了手脚,然后拼命的回忆,他记不起我和他的爱情,但是他会不断的记起我有多好 ,久而久之,我会成为他的心魔。待我将全部力量转换为幽冥之力后就可以离开冥河了,总会有再见的一天,那时,只要面对我,这份愧疚就会让他把自己变得卑微,这会是我的筹码。”

【旭润】假如润玉和旭凤有了孩子

无期:

warning:旭凤x润玉/生子/金手指/私设ooc慎入


 


哇300fo了谢谢大家的喜爱!被前篇虐到的姑娘想要魔尊与天帝的甜蜜后续,我就码了个脑洞大纲XD


剧太虐了我快撑不住了,来看甜甜的沙雕文学呀!


脑洞是这俩要是有了孩子妥妥地一统六界的主啊(?)


 



千万年后,沧海桑田,天魔二界签订停战协议,永不再战。


魔尊旭凤亲上天界,天帝润玉大摆宴席,在六界各首领面前与旭凤执酒碰杯,一饮而尽,以示泯恩仇。


天界诸位神仙和魔界诸位将领,看着两位曾是亲兄弟的领袖,忆起两位昔日诸多能载入史册的事迹,由手足同胞走向你死我活,再到如今握手言好。


往事迷离,旧梦难追,不禁令人慨叹天命难测,世事无常,人心易变呐。


 


天帝即位数百年不曾立后。


诸仙议论纷纷,上奏的折子一道接一道,皆如石沉大海,再无讯息。


神仙们思索了很多年,觉得天帝还是没有放下水神锦觅。


众仙唏嘘,心思深沉的新任天帝竟情深意重至此!


 


天帝即位千年,从下界带回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称是自己的血脉,真身是一条修习火系术法的黄金龙。此子被册立为太子,从此堵住悠悠众口。


众仙又八卦,太子的母亲竟是修习火系术法的物种,自古水火不相容,是何等存在让痴情如天帝都甘心沉沦?


众仙又发现,这位太子许是修习火系术法的缘故,英勇好武,气势凌人,且常无踪影,并不在九重天久住。


众仙又猜测,莫不是太子生母尚在世?可以天帝如今威赫六界的地位,为何不把她接上天宫?


 


数年后,魔界诞生了一位水系的小公主,却不知何人所出。由于魔尊旭凤手段狠辣威名显赫,无人敢询问公主生母。


魔界举国欢庆,魔尊大宴四方,天帝带着太子亲至道喜。


小公主被抱到魔尊身边,只见一只青鸾的幻影在婴儿身上若影若现,众人齐齐夸赞小公主天生尊贵无双,婴儿却在襁褓中哇哇大哭。昔日大杀四方的魔尊慌乱得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手忙脚乱地哄着孩子。


天帝给太子使了个眼色。


天界太子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把小公主抱在怀里探了探,道:“妹...没、没换尿布的缘故!”


魔尊恍然大悟。来贺喜的六界中人忙吹捧太子的知识丰富,于照顾婴孩之事也有研究。


太子镇定道:“昔年邻里有新生儿降生,故而学之一二。”


天帝脸色甚是不好看,魔尊讪讪然笑,不动声色地替天帝挡酒。


 


 


其后千百年,六界太平,各族生灵欣欣向荣,天上地下皆是一片生机。


 


 


又过千年,天界太子倾心魔界鎏英公主之女,追得上天入地,搅得天魔二界不得安宁。天帝头痛,终于允诺册其为太子妃。


后数年,魔界青鸾公主心仪水神锦觅长子,魔界与花界就此联姻。众仙慨叹,锦觅与旭凤这对欢喜冤家做不成伴侣,成了亲家也是命数纠缠了。


由于该传言魔尊陛下睡了好久的空床。


 


再过两千年,天帝润玉宣布退位。


太子即位,册立鎏英公主之女为天后。此外不再册立任何天妃。


原因是鎏英甩着鞭子说你敢给老娘女儿戴帽子。


润玉从此不知所踪。


 


 


太子即位数年,魔界,花界,人界尽皆俯首。


天界不断征兵练阵,枕戈待旦,天帝野心昭然若揭。然而此时的天界与太微天帝在位时不同,新天帝秉公执法,刚正严明,智谋双全,其统治下的天界开启了新的盛世。于是天魔花三界竟皆支持天帝。


又千年,其余二界也归属天帝统治。


天帝真正一统六界,成为了六界之主。


 


新的时代来临了。


 


 ——————————————————————————————


小剧场:#太子心里苦#


 


某年,天帝润玉称积年的旧伤突发,亟需安养身体,数月的政务竟皆交付于太子。


太子面上恭敬领旨,心底开始大骂他不靠谱恋爱脑的亲爹。


数月后,天界太子避开了巡逻的诸位天兵天将,偷偷溜下天宫,潜入了幽冥界。


忘川河千万年如一日的阴冷,太子却像习惯了似的跳上船,跟摆渡的老人打招呼。


摆渡人呵呵笑着,道:“少主回来了。”


太子点点头,跟老人扯着家常。


太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话痨,他亲爹虽然酷爱脑补但是面上闷骚高冷得一批,太子却是脑回路清奇的同时还要将脑补说出口。为此他父亲时常无奈地笑,到底是谁的基因跑偏了?他爹总是冷哼一声,嫌弃地看着儿子,死不承认。


 


想到这,太子扁扁嘴,化为一溜烟入了魔宫。


往日阴森的魔宫充满了喧闹声,魑魅魍魉阎罗鬼面来去匆匆,见到太子竟也停下脚步行礼。太子迫不及待地走进内殿,看见自己的傻爹抱着一团肉嘟嘟的团子,笑得活像失了智。


太子嫌弃地看了亲爹一眼,绕过他走到魔宫大床上,小心地坐在侧边上。床上躺着一个虚弱的男人,发丝凌乱,汗水涔涔,却依旧笑的温暖。


“父亲...你身子怎么样?”


正是天帝润玉!


润玉摸摸太子的头,笑起来,“好得很,过一会我们就能回天界了。去看看你妹妹吧。”


太子听话地点头,魔尊把孩子放到儿子怀里,太子在侍女指导下小心地抱着妹妹。同胞骨肉的感觉十分奇异,太子正要与父亲分享这份喜悦,扭头却见旭凤正抱着润玉,耳鬓厮磨,黏黏腻腻地说着悄悄话。


...又来了这俩人当我不存在吗。太子翻了个白眼,逗弄妹妹去了。


 


 


公主生辰的宴席结束后,魔尊向天帝告饶:“我是真不知道孩子为什么这么会哭...以前儿子可乖了,从不瞎闹的...”


“瞎闹?!”天帝笑得凉薄,“魔尊生活太滋润了,照顾人都不会了。本座天界政务繁忙,需要处理,有劳魔尊照顾公主了。”


“诶诶诶,你身子不好我抱你回去...不是,我送你回去,阿玉!阿玉!”


太子抱着妹妹看着两个爹远去,一脸懵逼。


 


 


魔界某妖:“我好像看见了天界太子来了魔界?”


天界某仙:“为什么天帝的魇兽会在魔界公主身边转?”


花界某精灵:“...噫”


 


 


数千年后,天帝决心退位。


太子哀嚎:“父亲啊你就这么抛下儿子跟我爹养老去了吗!”


润玉轻飘飘看了太子一眼。太子噤声,委委屈屈。


“本座昔年为得帝位机关算尽,终于走到权力巅峰却觉得孤苦无依。好在天命慈悲,事有转机,让我能与爱人有携手白头的机会...然而分隔两界,我终是不忍他一人在黑漆漆血淋淋的幽冥界里。”


润玉回头,眉目苍凉。


“如今你已长大,身为太子又娶得心上人,坐拥天魔花三界为后盾,我很放心把天界交给你。你会是个好天帝的。”


“父帝想你爹了。”


 


“若你有一日成了那六界之主,也许我与你爹爹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为你贺喜。”


 


天元二十二万年,新任天帝一统六界,成为六界之主。


九重天上六界俯首朝拜,从此开启新的纪元。


筵席间,众人惊奇地发现,千年不曾露面的魔尊旭凤和前天帝润玉竟出现在了同一席位上!


一时间殿内瞠目结舌,旭凤高冷傲气,润玉和煦一笑,视众生的目光为无物。


酒过三巡,众人再往席间看去,两人却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六界轰然,从此话本上的传奇又多了几轮。


———————END—————————


脑洞就是润玉和旭凤有了孩子,第一次生了一条龙,立为天界太子,第二次生了一只青鸾,留在魔界当公主。设定是天帝温润儒雅,太子是修习火系的高傲好战的性格,魔尊杀伐决断,公主却是水系温温柔柔知书达理的性子。然后太子非常疼惜妹妹,做妹妹的保护神。


我真的好吃孩子与父母性格相反的设定啊,那些神仙魔族们又有八卦空间了(?)


真的他俩生的孩子,魔界少主天界太子身份太带感了,妥妥统一六界的人物啊!


感谢评论姐妹的提议,抱住mua~


【青鸾是常伴西王母的一种神鸟,赤色多者为凤,青色多者为鸾。也是传说中的五凤之一。】

【旭润/R18】瘾(一)

静如木鸡◆动如傻逼:

PWP,带点剧情


预警:


*性/瘾玉(对不是abo也妹有发情期他单纯就是性/瘾)


*妹有葡萄


*玉以前跟二凤有过很多腿,算双箭头,后来出了很多事儿,不爽二凤,当上天帝后怒嗑大陨丹一枚,专心搞事业,双箭头变单箭头


*所以他俩不会好好谈恋爱的,但是作为pao友是坠契合的于是二凤大概不会被甩,吐不吐丹看玉玉心情




——————————————————




莫名其妙就被屏蔽了






TBC.




——————————————————




夜神玉:我弟疯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几千年后的)天帝玉:我还怕他不疯呢呵呵






后续有很多普雷,也可以留言跟我缩想看的普雷,对上眼了我就加进去 _(:ᗤ」ㄥ)_

ALL瑟同人论坛++兰意春葳蕤++开站

巨绿林:

百度经常抽风无故删帖和谐横行,Lofter不得不想各种办法针对和谐发大脸文,非常麻烦。
考虑了很久决定建设一个服务器在国外的论坛论,无和谐,也不会无缘由地丢掉自己的文章。


给瑟受同人爱好者在规定内自由发挥的地方,让大家在限定传播范围内愉快地萌、更安全地写文。我们希望能保护瑟粉作者的权益,将某些爱偷窥、爱掐CP挂雷文的KY者拒之门外。




论坛地址:http://thranduil.forumup.it



论坛文图创作区分为【星光盛宴】和里区【龙窟】,具体区别和使用办法见论坛置顶。
请大家进论坛先阅读规章和版规,谢谢各位的合作。
因为是免费论坛,所以偶尔出现打不开的情况,刷新一下就好。空间还是比较稳定的。
*注意:只有注册需要翻墙。除此以外,登陆、浏览发帖都无需翻墙。
如有其他不明白的可以来询问。欢迎大家搬文过来\(^o^)/~


~~邀请瑟粉大家一起玩~~

叶子君桑:

咳咳咳来这发个不打码的试水
完整打码版在b站(极力暗示你们去瞄一眼🙊
立志成为剪刀手

❀锡兰之红:

【锤基AU本】合刊《SHIVERS》来啦!创刊号只卖42.8元!!!具体内容见图片!!

    

封面画手: @肆円 

漫画画手: @亡云想 

吧唧贴纸: @然八岁 

大保健卡片: @噶喵 

写手们阵营:

 @锡兰之红 

 @晚镜流景 

 @一荷宴一 

 @时光喑哑 

 @大蘑王 

 @叶君善俗称叶你狗 

 @-荒绿- 

 @五行缺脸丶 

@金鱼

 @汉尼·考研党·薛定谔的坑 

 @暮色与晨光-阿宁

 @We Dawned 


彩蛋:

  @NaginiMoon 


排版&校对: @一个高冷的工作室 


代理:  @Hirotake 

不要与陌生人合租(中)锤基 车

程怡萱:

以为找到善良的人合租,结果却是陷井……     房东锤 宅男基




(上)http://chengjing494.lofter.com/post/1f85dd6b_eeaf9cd4




(中)被屏蔽了,嘤嘤嘤……


石墨 https://shimo.im/docs/nFzj87vy6YE9ZJ0h 


微博https://m.weibo.cn/3254862844/4259450288349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