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大薛/智障] In Sickness, In Health (短完)

跳着圆舞曲的猫:

mrzz老薛没有心碎,写文祝贺。还有两人可以不要再生病了吗,好好照顾自己身体啊,看repo怎么又是感冒又是吊水又是发烧的。

渣文笔警告。真的。
*****
汪涵见到这俩熊孩子的频率,比他们小俩口见面的次数都多。工作量大对艺人来说是好事,但对感情生活总是不小的打击,特别是现在俩人都抢手,价码也不低,能同时请得起南北段子手的节目组是少之又少。

录天天时张伟咳嗽得厉害,录制结束后他忍不住上前关心,“怎么又感冒了?上个月不是才刚好吗?”

大张伟挥了挥手,“已经已经吊过水,好差不多了,不是前阵子演唱会吗?嗓子有点使用过度而已。”

他其实很想对大张伟说别装了,我知道你和薛之谦那不可告人的小秘密,但看破不戳破一向是他的原则。

其实一开始他也以为俩人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趁着网络热度出来炒一把,直到他某次看到大张伟在录制间隙躲到角落里拨给薛之谦的经纪人,关心那个又对自己的健康不管不顾录制到一半胃炎发作给送进了医院自己作死的孩子。

那时候他也只是认为俩人只是好兄弟好朋友,他也挺替张伟高兴的,这孩子表面看起来嘻嘻哈哈,但对朋友的选择异常严格,一博就曾经跟他哭诉都录了那么多期了大老师还是不加他微信。

能在这圈子里找着朋友不容易,薛之谦也是浮浮沉沈了好多年,好不容易翻红一把,有时候不太知道拿捏力道,张伟毕竟在圈子里时间长些,能提点些也是不错的,有些东西该放就放,不必死嗑过了也就过了。

怀疑两人之前有些不对劲,是在俩人开始轮着生病开始。薛之谦录火星时发烧流鼻水,下个礼拜换成张伟感冒,一模一样的症状,连拿出来的药包都是一个色的,再下个礼拜张伟好得差不多,又换薛之谦的症状加重了。

下节目后薛之谦因身体不适先回酒店休息,没和他们一起吃夜宵,餐桌上他有意无意和钱枫提到了最近是流感季还是怎地,一个个都中标了。

钱枫啧了一声,“还不是被他家那口子给传染的,感冒还没好硬要亲,这不一个快好了又传染上了吗?”

“唉,他们也不容易,一两个星期能见着一次就不错了,如果是你你管得住自己啊?”刘维喝了口酒说。

“等等,所以薛之谦和张伟真的是一对吗?”汪涵问,全桌人都转头过来看他,沉默的空气中飘着一丝尴尬。

“涵哥你原来不知道吗?”杨迪小心翼翼的问,“他们都这么明显了。”

“只有我不知道吗这里?”他有些错愕,一向认为自己观察力十分入微,几乎可媲美福尔摩斯的汪涵开始有些怀疑人生。

“大半个娱乐圈都知道啊。”田源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你没撞见他们在更衣间偷亲过吗?撞见他们亲过的举手。”

餐桌上三分之二的人都举起了手。

“别提了别提了,你们只看到亲,我连他们那个什么都听过了。”刘维脸部表情狰狞,坐在他旁边的汪聪拍拍肩表示同情。“那一次实在想叫他们别再装了,跟外界就算了,我跟他们都什么关系,还装。就躲在更衣室衣柜里,想趁他们吻得火热跳出去吓他们一跳,没想到他俩一进更衣室就锁门扒衣服,差点沒吓死我,后来在衣柜蹲了半小时,腿都麻了。”

汪涵的思绪被张伟的咳嗽声拉回了现在,在心里叹了口气,递了盒他托亲戚从美国买回的有机维生素C给张伟。

“多喝热水,照顾好自己,这盒你跟薛之谦分着吃吧,别再感冒了。”

“这这这这跟薛老师有什么关系啊!”张伟说,脸红着接了下来。“我跟薛老师现在没什么节目重叠了,涵哥这盒我自个儿吃呗。”

隔几天录火星的空档,薛之谦从助理手上接过了水和一包维生素C。

“老薛你竟然在吃健康食品?是天要下红雨了还是怎么?”钱枫问。

“喔,这不是我朋友看我一直生病没好给了我几包嘛,反正也就吃吃,对身体没坏处的。”薛之谦回答,耳朵有些红。

(完)
写这什么东西......
算了算了还是发吧,混个更。

评论

热度(170)

  1. 萌萌哒蛋黄酱跳着圆舞曲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