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深夜放毒,一辆特别破的车……慎入!大老师x三石弟弟

DY$佳姐:

第一次放车,如有不适请忍耐。如要喷,佳姐不听_(:з」∠)_谁还不是宝宝了~~~~
废话少说评论里给你们甩链接。

一个爱的分享

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鉴于之前所有的车车都失灵了,我以防万一把我的文都存了一哈,有车,在全文里,需要的自取哈♡


都是粗糙的Word格式


链接打不开还是在评论里找~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88487016&uk=3795189264


(拎裙角行礼~)

苦咖啡和草莓软糖〔ABO设定,ooc慎入〕

DY$佳姐:

第一次尝试嘎尾,文笔渣玛丽苏剧情,不喜勿喷😂,我又开了个新坑。
(一)
周裁缝帮张伟系好最后的一个扣子,又帮张伟整理了下衣服,就领着张伟出门了,今年17岁的张伟前几天才刚分化完,张伟本身体弱多病,比同龄人要瘦小很多,分化也比平常的小伙伴晚了几年。周裁缝怀着忐忑的心,为了能知道自家孩子分化的属性,她拉着刚刚分化完的张伟踏上了去医院的路,测属性的仪器和体温计差不多,短暂的检查之后,等待才是最煎熬的,毕竟谁不想让自家孩子都成为强大的A,而不是只为生育的O。
“怎么会这样……”周裁缝有些无法接受单子上写着的结果,张伟生下来只有4斤多,还有气管炎,所以两口子就把张伟像瓷娃娃一样养着,本来觉得这下两人可以省心了,结果没想到张伟却分化成了O。周裁缝摸了摸张伟的头,看着张伟乖巧的样子叹了声气。
“张伟你在这待着,我去打个电话。”
张伟看着周裁缝的背影,向天竖了个中指,张伟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想当个痞子,面对周裁缝和张二柱的呵护,叛逆期的他想着反抗,于是张伟认识了学校门口的痞子哥哥们,张伟就天天跟着痞子哥哥们,他们打游戏张伟看着,他们打架张伟看着,他们劫钱张伟看着。反正张伟就是没做过什么实际的事情,有时痞子哥哥们还会买几颗糖果照顾一下他,弄的张伟觉得自己像小姑娘一样,有一次哥哥们把一个小孩儿绑厕所里让张伟练手,张伟打了一下内小孩结果他看见了人家孩子脸上露出质朴的笑容,也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从那之后张伟就决定离开哥哥们了,走的时候领头的一个哥哥还跟他说如果还想回来可以随时来找他,不过张伟是不打算回来了,他的痞子梦差不多已经碎了。
周裁缝给张二柱打完电话,就拉起张伟的手回家了,张二柱在电话里说张伟要转班了。不能呆在普通班,要转到只有O的班。
办学手续很快就完成了,就是校长都有些惊讶,因为O本身就很稀少,再者张伟还是个男O,更是难道,所以张伟就成了学校的特殊关注对象。
周裁缝把书包递给张伟,对张伟交代到要和新同学好好相处哦,张伟听话的点点头,踏上了上(bu)学(gui)的(lu)道路。
不过刚开始,对张伟来说是美好的,因为张伟刚踏进O班就被眼前一堆有勾勾有丢丢的姑娘们吸引了。
‘不对不对,这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张伟这么想的就又迈出去看了一下班牌,又进去了,结果当然还是一帮鲜花嬉笑聊天的画面而已。
“你是新来的同学吧。”一声温柔的女声从张伟身后响起,张伟向后看去,声音的主人是一位长相尚好的女人,她温柔的对张伟说进去吧,让全班都安静下来。
“这是今天我们班的新同学,他叫张伟,各位要好好相处。”女人说完又对张伟说“我叫赵薇,是这个班的班主任。”她张伟指着一个位置说道“你就坐他那吧,两个男孩还有话可说。”
这么说着张伟还真看见万花丛中一点绿,他坐到男孩的后面,内个男孩主动转头向他问好“你好,我是刘宪华。”
“嗯嗯,我叫张伟。”
“好了同学们,我们开始上课吧。”赵薇说着,对于O班来说,学校为了防止发生感情,通常老师都会选择B来担任,赵薇就是非常优秀的B。
下了课,女孩们都对这个新来的男孩子颇有兴趣,一下课就都围在张伟旁边问来问去,张伟比较瘦,还带着眼镜,看起来长相不出众,但是他声音独特,平时还乖巧可爱,所以受到很多人的喜爱。
“你声音好奶啊,你变声了吗?”
“你多大?”
“你叫什么?”
反正接入此类的问题把张伟问的有些懵,当女孩们都散了之后,刘宪华才和他说,“你来了我终于不孤单了,你知道全班就我一个男生的悲哀吗?虽然说起来很像人生的大赢家,但是想说个知心话都没有人。”
中午张伟和刘宪华去打饭,看到拥挤的食堂仿佛是一个扩散性的状态,而人群的中心,是一个长相帅气,长着一副明星脸的男生,张伟问他是谁。刘宪华说他叫“王嘉尔,是音乐社团的社长。”
此时他看见了女孩们口中八卦的传奇人物——王嘉尔。
对于王嘉尔来言张伟只是在女孩口中听出‘王氏集团的公子,优秀的A,唱歌跳舞特别好。’一系列的夸奖,女孩们说王嘉尔其实是一个禁欲系男神,学校为了配对把发情的女o送到了他的床上,即使那样王嘉尔也是转身就走,她们还说王嘉尔的音乐社团里有七个人,他们组了个组合叫GOT7经常出去演出,得了不少奖。当然张伟只是听一耳朵,毕竟他小时候也是银河的小帕瓦罗蒂了。
张伟毕竟对什么王嘉尔没有多大兴趣,女孩们喜欢说,他就听着转身也忘的一干二净,他本身更关心自己的身体问题,比如传说中的发情期他该怎么度过之类的。

文包整理

Kino:

整理了之前写的所有跟球相关的文 导成txt了 大家自取吧 (๑⃙⃘´༥`๑⃙⃘) 


链接:http://pan.baidu.com/s/1kVEEicn 密码:kda5

【白搭】独占欲 3完结

手癌少女一出手:

终于一发完结(*゚▽゚*)
太爽了!
非常感谢大家的陪伴~



迷糊的张伟被白敬亭拖了一段路才反应过来。
“诶,儿砸?”
白敬亭没有理睬他,反而把他的手攥得更紧。

他和白敬亭牵着手在路上走。
路灯微弱的光芒洒在寂静的小路上,不远处灯火通明。
他望了望自己儿子的背影。
单薄却可靠的肩膀,似乎可以独当一面了。

第一次见他的那天明明个子那么小,不起眼的一个孩子。
漂亮却无生气。
他忍不住去逗他。
“嘿,你叫白敬亭是吗?”
小白敬亭乖乖的,却一直低下头不肯看他。
他突然没了逗弄小孩的兴致,握住小孩单薄的肩膀,把他轻柔的揽进怀里。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老爸了,你要和我一起生活吗?”
小孩窝在他的怀里,漂亮却没什么光彩的眼睛闪了闪,用短小的胳膊轻轻回抱住年轻的男人。
“好。”

多少年了。
一开始不肯喊他老爸,后来逐渐开朗起来,陪他笑闹,陪他通宵打游戏,和他一起吃他做的并不美味的饭菜,和他一起洗澡......
以及现在,变成叛逆少年。
陪伴他度过了十个年头。
那个小孩都这么大了,变成一个比他还高半个头的男子汉了。

“儿砸......你先放开我,发生什么事你可以跟老爸说啊。”
张伟感觉心脏涨涨的,似乎什么东西满溢出来。

白敬亭突然停下脚步。
“真的吗?”
“真的什么都可以和你说吗?”

为人父的感情使张伟情不自禁地开口:“当然啊,我是你老爸啊......”
他突然想到,现在叛逆的白敬亭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和他交流了,“如果,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勉强你啦...”

背对着他的白敬亭握紧了身侧的手,像下定了某个决心。
“老爸,我问你”
“你还记得我高二暑假的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

张伟的沉默让白敬亭急切地转过身。
他抬起张伟的头,想看清他的表情,不放过他眼神中一丝一毫的波动。

尴尬
难堪
掺杂着些许羞耻

白敬亭绝望地闭上眼,“我知道了。”
原来不止他一人选择性失忆。

张伟觉得白敬亭明明站在那里,某种东西却坍塌了。
“儿子啊...我知道你是无心的。”
他焦急的补充道。

“如果我说,那晚我对你做的事,是我一直以来的渴望呢?”
白敬亭绝望地看着张伟,眼神分崩离析。

张伟愣了愣,“你...你那天晚上...我...那个床上”
他显然是结巴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这样做对吗?”

“老爸,我对你产生这样的的感情,对吗?”

“我...也不知道”
白敬亭紧紧抱住张伟,把头埋在老爸的颈间,深深地闭上眼。
张伟没有动,只是任由白敬亭抱着自己。
很长的一段时间,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抱着自己沉默的儿子,散发着深深的绝望。
张伟感同身受,他的身心似乎都在软化。
就在他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的时候,一只手砍向他的脖颈。
他只觉眼前一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失去了知觉。



“嗯......”
张伟悠悠转醒,动了动身体,突然发现他的手和脚都被领带绑住了。

这时,白敬亭打开门走了进来。

张伟险些没认出自己的儿子。
白敬亭的头发剪短了一些,露出一双深黑沉静的眼,勾着的背挺直了,身上的衣服很服帖,整个人显得一丝不苟......
如果说之前的儿子是散乱颓废的,那现在的他就是深沉冷静的。
陌生又熟悉。
他有点恍惚,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眼前的白敬亭,才是之前他的样子。

“儿子,你先放开我。”
张伟带着有些请求的语气。
“爸爸......”
白敬亭慢慢地抚摸着张伟的脸,眼神越发幽暗。
他扬起一个残忍的笑。

他绕到身后,拥住了张伟,用嘴唇亲吻他的脖颈,重重地,绝望地。
“小白你疯了是不是,先放开我!”
虽然怀里人挣扎地厉害,但张伟的气息还是让白敬亭满足了许多。
他的手越拥越紧......
他扭过张伟的头,深深地吻住他的唇。



这个熊孩子。
张伟在心里骂道。
他已经被白敬亭关了三天了。
他握紧双拳,他真的想怒斥白敬亭,狠狠揍他一顿,可最后他还是松开了拳头。
那天,他吻了他。
最后,他却哭了出来。

他们是父子,那是他的儿子,他又怎么不会体会到儿子的绝望?
他的脆弱,他的挣扎,他最后豁出一切的疯狂...
儿子或许比他更痛苦。


第五天,白敬亭走进来。
他松开绑在张伟手和脚上的领带。
他决定还他自由。
也给自己自由。

张伟马上冲出了家。
他一刻,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了!
想不到有一天,他竟然会逃离自己儿子的身边。
张伟知道,这个时候需要互相冷静。
他打开手机,有五十多条未接信息。
他点开重复最多的那个名字。


“我可以去你家吗?”


梁桥打开门,看到的就是消瘦了一圈的张伟。
他没有问他发生了什么事,而是让他进了门,并准备了一浴缸的热水和美味的食物。
等张伟似乎恢复过来了,坐在柔软的沙发里发呆的时候。
他问道:“你儿子呢?”
提及儿子,张伟就惊了一惊,“能,能在哪,他在家啊。”
梁桥看着慌乱的张伟,扯出苦笑,止住了话题。

晚上,张伟嚷嚷着要喝酒。
他喝得很凶,一杯一杯像喝水一样。
梁桥看不过去,把他手里的酒瓶夺了过来。
“哎,有什么烦心事就说出来吧...”
张伟夺回酒瓶,再次干了一杯。
他倒在桌子上,似哭似笑地自言自语,“臭小子...养,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来...嗝...对我这样吗...”
梁桥转过张伟的脸,直视他。


“你真的很烦恼吗?”
“废,废话...都他妈...要烦死了”
“开启另一段情感是忘掉烦恼的最好方法”
“你,要和我试试吗?”



张伟昨天晚上喝得太多了,到第二天中午脑袋还是止不住发晕。
他不是不知道梁桥的心意。
但,他不能答应。
如果答应只是为了逃避儿子,那么对梁桥就太不公平了。
他值得,拥有一个对他一心一意的人。



他使劲按压着自己疼痛的脑袋。
摸到床头的手机。
五条未读消息。
张伟点开,缓缓刷出一张照片。


砰!
手机掉落在地板上。
张伟冲出了门。

只见地板上,手机的屏幕里。
一只被刀片割的乱七八糟的手腕。
正在淌着血。


白敬亭坐在洗手间的地板上,面对着天花板。


他不知坐了多久?


一个小时?


十个小时?


他不知道。


手上的血已经不留了,结成难看的痂。


身边的血滩也快干涸了。





耳边传来开门的声音,他微微抬起头,一个人冲了进来,那是他的老爸。
他笑了,真好,还能看到你。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白敬亭虚弱地笑了笑,“爸爸,你...回来了”
张伟攥住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老爸...你是不是想揍”
白敬亭还没有说完,张伟就将唇重重地按压上了他的唇上。
他惊讶的睁大了眼。



“臭小子,你是故意的吧,你知道我看不得你受伤!你知道我看不得你受一点委屈!”
他的语气轻了很多,“你知道的...我最爱你”

白敬亭瞪大了眼,听着父亲的低语,不可置信。

“我说过的,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生活?”

白敬亭哽咽起来,半晌才抬起头,止不住的泪落了下来。
“好。”

[白搭]出租屋 (中1/2)

yyx:

小白(爸爸)*吊儿郎当球
请原谅我把(中)分为两段,因为(中)足足一万字,分开来能给各位更好的阅读体验〜(才不是奶球球哭一次分一段呢!)
为各位明亮的大眼睛着想嘛!!!
越写越ooc预警
私设人物出现预警。放心,私设人物不是主要人物。
——————————————————————————————————————————


  搬来出租屋的那天是周裁缝陪着张伟来的。张伟无数次地表示他一个人加上搬运公司就行,周裁缝再强势也是女人,力气还没张伟大,搬不动东西,腰又不好,不能打扫擦洗,来了纯属白跑一趟还受累。但是周裁缝执意要来,说可以帮他们看看风水。


  直到周裁缝和白敬亭碰面,张伟才发现周裁缝其实是来考察白敬亭的。尽管班主任介绍白敬亭成绩优异人品佳,但做母亲的还是要真的见过才放心。当天张伟见识到了白敬亭的另一张脸。那天的白敬亭全程礼貌又体贴地微笑,略带谄媚。又是端茶,又是陪聊,还发誓尽力帮助张伟,仿佛周裁缝的第二个儿子。


  周裁缝双手捂着白敬亭冰雕玉砌般的一双纤手,从白敬亭生辰八字聊到近期考试分数。张伟看着,恍惚:“妈,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白敬亭是不是你私生子?”


  周裁缝理都没理张伟:“敬亭呀,我听张伟说你家在另一个城市。你在这里租房,你爸妈都同意吗?他们什么时候过来看看?”


  白敬亭笑了:“周阿姨,您放心,我爸爸同意的。他生意忙,本来就少在家,他有空的时候会来看我的。我妈妈已经过世了。”


  靠!看吧妈!乱聊聊出问题了吧!


  张伟和白敬亭相处一年,熟识俩月有余,从来没深聊。他感觉白敬亭这性格肯定有个有故事的家庭。
周裁缝心疼得跟什么似的:“哎呀,真是可怜,这么标致一孩子,母亲肯定也是个惊艳的大美人,红颜薄命呐…”


  白敬亭又笑了。是张伟没见过的那种温柔的微笑:“阿姨,我没事。我看这房间只有玻璃窗,我们要不要装上纱窗?学校树多,夏天晚上可能蚊子多。”



  暑假的第二天,张伟就见识到了白敬亭身上的学霸力。


  早晨六点整,楼下大爷养的鸡都还没叫,白敬亭来掀张伟被子。张伟躺床上使劲睁眼,眼皮像粘住了。


  “六点起床。晨跑半小时,然后大声朗读英语到八点再吃早饭。”白敬亭站在张伟床前,背书似的宣布。晨跑是为了提神醒脑,早晨朗读文科效果最好,道理张伟都懂,但是张伟就是起不来。张伟聪明,知道说了白敬亭肯定要生气,就一句话不说,躺在床上装深度昏迷。
没想到白敬亭把冰凉的手从张伟睡衣下摆塞进去,去捏张伟暖呼呼的小肚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张伟认输,一弹而起。他怎么也想不通大夏天怎么会有人手这么凉?


  一连七天,都是如此。早上六点起,晨跑到六点半,读英语到八点,半小时吃早饭,上午英语语法,下午语文阅读,晚上背单词。每天英语一短文练习,三天一篇语文大作文。


  张伟想念天天和白敬亭徜徉在理科的海洋中的时光,那时的张伟还和白敬亭没有智商差。


  那时的白敬亭还只是性格冷淡,而现在白敬亭早已不屑于掩饰,露出了狂躁的真面目。早上起不来,骂;晨跑跑不动,骂;英语口语一股京韵大鼓味,骂;语文阅读抓不住精髓骂得最厉害,白敬亭真的生气的时候会戳他脑门骂:“你是不是只看得懂猪语?这浅显得只差没翻译成猪叫了啊!”张伟初听大惊,骂人是猪脑袋还有这么多花式骂法?


  张伟觉得第一个星期白敬亭就能把他骂得狗血淋头,第二个星期就该打了,第三个星期,估计可以解锁新工具了。


  张伟挂相,当着白敬亭面哀嚎,也用智能机发短信冲着哥们叫苦。兄弟们只奇怪张伟最近怎么不搞事了,一听居然狠狠在家学习了一周,都表示不可置信,惊叹白敬亭手段狠毒。


  冷静下来,张伟又客观地说:“抱怨归抱怨,学习我只服白敬亭。好家伙,作文一下笔就是古文仿体,十篇完形填空做下来一整版鲜红鲜红的钩,一口牛津英语,光听着就能高潮。”


  张伟不是在瞎说。听白敬亭的英语是一种享受。张伟曾听别人说,同一个人在说两种不同的语言时,展现出来的性格是完全不一样的。说英语的白敬亭,会让张伟想起泰晤士河畔忧郁的诗人。


  张伟忍不住和白敬亭越靠越近。两人邻坐在一张方桌旁,张伟像只猫一样,靠的太近,脸颊在白敬亭肩膀附近蹭来蹭去。白敬亭有点读不下去了,心里被张伟蹭得很乱,张伟身上总有淡淡的橘子味道,不是沐浴液,不是洗发露,这些他们俩是共用的。


  神使鬼差般的,白敬亭用右手扣住张伟的脖子,一偏头靠在张伟肩膀上。张伟瘦,但是一身软软肉,肩膀也是软软的没有棱角,靠着非常舒服。


  张伟发现白敬亭有时很像一只大狼狗,偶尔会粘一下人,粘人是为了闻人身上的味道。张伟仔细想了想,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味道会让白敬亭几次三番地抑制不住内心深处的温情。想了半天,张伟问:“白敬亭,你是不是喜欢我的驱蚊水?你要喜欢我送你几瓶,你可以天天喷全身。”


  “就橘子味那个。”张伟说完,看白敬亭愣着,又补充。
“我不要。”白敬亭在张伟颈窝里闭上眼睛,“我比较喜欢闻你身上的。”


 


  张伟渐渐发现自己的生活正在被白敬亭侵占。


  暑假过去一半的时候,张伟某天早上起床刷牙突然意识到的。回过神的时候他错拿了白敬亭的牙刷。这其实不怪张伟,张伟和白敬亭的牙刷是同一款,只是颜色稍有不同,本来容易拿错,他们的牙膏,口杯也是同一品牌的不同系列。张伟突然想起,他和白敬亭的毛巾,拖鞋和口杯好像也是所谓的情侣款或者闺蜜款,就连被套上的花纹都相似。而这些,就是由白敬亭承包了所有生活用品购买的结果。


  他们俩一起在这间小出租屋生活快一个月了,熟得快能知道对方身上有多少痣。因为住在学校内部家属区,两人除了睡觉和学习的地点变成了这间小出租屋,三餐学校吃,跑步操场跑,生病有24小时医务室,为了方便准高三生,学校基础设施都没停。周裁缝每周末都会来出租屋一趟,给张伟和白敬亭包饺子。张伟爸也来过一次,看着屋子满意人也满意,就没再来第二次。


  出租屋一室一厅,只有房间里有一张床,白敬亭让张伟睡床,他自己睡客厅里那张又长又宽的沙发。刚开始张伟挺过意不去,坚持要和白敬亭换,白敬亭翻着白眼允许两人换着睡一晚,睡完一晚张伟发现,沙发比床还舒服。于是张伟继续睡床,白敬亭照常睡沙发。


  白敬亭退休老教授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作息习惯和张伟的生活习惯恰巧相反,为了迎合白敬亭的,张伟曾失眠到在床上翻滚,也曾在刚起床半小时后在食堂早饭桌上睡着。张伟生命的主要组成部分变成了一个个汉字和英文字母,生活的主旋律变成了学习。他以前假期哪有这么拼过,就连上课的时候也不曾这样拼命念书,张伟奉行的原则一向都是“边学边玩”,高兴了学,不高兴了卷子一撕,约上兄弟们游戏厅来一圈,大不了回来再借兄弟们卷子重新复印一份,做人嘛,永远是现在开心最重要。可是如今被困在白敬亭魔爪中的张伟,已有一月没和朋友们刷过夜,兄弟们都纷纷短信确认张伟是否活着。


  “存活确认,可惜只剩半条命矣。”张伟一声叹息,躲在卫生间按下“发送”健。发完短信,把学霸机塞口袋里。白敬亭禁止他学习时间看手机,声称看手机会分散注意力。


  走出卫生间,白敬亭靠在门边抱着双臂等他,挑眉:“没声音啊?”


  “老哥,你这样就变态了啊!”张伟抱头哀嚎。缴械投降交出手机。


  白敬亭开始翻他聊天记录。张伟在旁边探头:“别看了别看了,真的也没聊啥有意思的…”


  “我看你们聊得很有意思啊,什么’你说那白魔头,是受过什么刺激还是有童年阴影’?这谁发给你的?石头?就你兄弟里那个个头最高的?”


  “就是你篮球虐全班那次,只有石头还盖了你一个帽…”
“奥。”白敬亭有印象。石头是白敬亭格外关注的张伟的兄弟之一。


  “…你觉得我对你太严厉了?”停顿一会,白敬亭又问。


  “严厉?没有严厉!Give me harder and stronger!”张伟
觉得自己得好好珍惜别人垂涎三尺的来自白学神的单独补习机会,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来之不易,咬着牙都得挺过来,更何况白学神人也长得秀色可餐,咬着牙哈喇子都能流出来。


  白敬亭没有理会张伟的贫嘴:“张伟,明天我要回一趟家。两三天回。”


  张伟第一反应是在心里暗暗“耶”了一声。


  “我知道你高兴。别憋着,憋坏身体。”


  “啊…没有…”被突然戳穿心事的张伟一个撒娇的小奶音迂回婉转。


  “你别想着就可以放松了。”白敬亭收了张伟的学霸机,把自己智能机递给张伟:“你拿我手机,用我号码。手机游戏我全删了。学习时间我们全程开视频聊天。”
“…”张伟是没有想到白敬亭还有这招的。


 


  三天加在一起视频了统共不到两个小时。白敬亭知道张伟要造反。


  张伟跟一帮兄弟去网吧通宵了。去之前还欲盖弥彰地和白敬亭开了一下午视频,吃完晚饭就关了机溜出门,想好了白敬亭要是质问就说手机没电了。清心寡欲太久,游戏厅和网吧对张伟来说有着从未有过的诱惑,一不小心玩嗨了,走到出租屋楼下已经夜里两点。抬头一望,发现自家灯亮着。


  我走之前似乎关了灯?张伟使劲回想,但是脑子里五光十色,他想不起来。


  走到门口,张伟发现门虚掩着,里面有灯光,吓得一个激灵,白敬亭提前一天回来了?转念一想自己今天滴酒未沾,又放了点心,壮壮胆推开屋门。


  一推开门张伟就傻在原地了,他爸妈和白敬亭整齐地排排坐在沙发上。


  张伟爸妈是被白敬亭一通心急如焚的电话叫来的。张伟挨完骂,道完歉,发完誓,千哄万哄把二老哄回府。二老近日身体本不适,又被白敬亭一通寻人电话惊吓到,焦急的奔波让张伟爸开始腰酸背痛。张伟看在眼里,又自责又心酸。


  父母前脚出门,张伟转身就找白敬亭对峙。


  白敬亭抱着双臂坐在沙发上,非常冷静地从下巴往上看张伟。


  “干嘛叫我爸妈?”


  “我要给你一个教训。”白敬亭冷笑。


  “你tm不是在给我教训。你是在折腾我爸妈。你知道他们身体都不好不能劳累奔波吗?”张伟激动得眼睛都红了。


  “我是管不住你了,只能让你爸妈来管你。”白敬亭说:“张伟,希望这件事能让你意识到,你父母支持你追求自我,并不意味着你真的就能抛开他们去追求所谓的什么自我。人活着就要承担责任。”


  “我还需要你这种人来教我怎么好好和父母相处?”张伟说出口就觉得自己过分了,但是来不及了,这句话出口的同时张伟就发现了白敬亭的暴怒。他狠狠地,毫不留情地戳到了白敬亭最痛的死穴。


  “我这种人?”白敬亭深吸了一口气,良好的教养让他在此时也仍然试图控制住情绪,就事论事:“张伟,’我这种人’也比你强一万倍。你知道吗,我今天联系不上你,打电话给你妈。我只是问你妈你有没有回过家,你妈一瞬间就想到你肯定在网吧。…我还不够了解你,你问自己你是不是去了网吧?这就是你在你妈心里的形象。张伟,让你妈操碎了心的人是你,不是我白敬亭。”


  张伟看见了他下午出门时关掉机的智能手机里50多条未接来电,前面都是白敬亭新手机号打来的,后面都是他妈手机号。一连20多条未接通的通话记录,张伟能想象当时周裁缝心里有多急多担心。一想到这个,张伟就愧疚得想抽自己嘴巴子:叫你关机!叫你关机!


  “张伟,你很幸运,你妈还在。趁她还在的时候好好爱她吧,用对的方式。”白敬亭轻声说。


  “什么是对的方式?”张伟握着亮屏的手机哭了,他根本不敢听这种话,“我知道我一直不是一个让爸妈省心的孩子,我有很多做不到的事,做得不好的事。但有些事他们不知道其实并不要紧…我讲的够明白吗?他们知道了反而真正严重了。”张伟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看着白敬亭,“我没有你那么考虑长远,我只知道,今天我就是玩儿过分了。如果你不叫我爸妈来,我明天还是能起个大早学习,我爸妈他们也能安安稳稳在沙发上看个电视躺着睡着。而不是像今天这样,我爸妈他们坐大巴赶过来,干巴巴地坐在沙发上等我到两点钟,看到我平安无事了才终于放下悬着的一颗心回家。现在这个时候回家他们还能睡几个小时啊…他们俩明早都还要早起摆摊,一直摆到晚上。今天他们也不知道在沙发上干坐了多久,送我爸的时候我看到他腰都僵硬了,他一周前才刚刚做完理疗...现在…”张伟说不下去了。眼泪从指缝间掉落。他想不了那么远。他不知如何想那么远。他只希望爸爸妈妈现在就健康快乐,可是他发现自己无法让他们少操劳哪怕一点点。


  张伟坐在地上哭得很难受,白敬亭看得也很跟着难受,又恨眼前这个人冥顽不灵。后来张伟哭累了,颤颤巍巍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也不管白敬亭,一把关了客厅的灯,自己进到房间去睡了。当时已经是将近凌晨四点。白敬亭一个人在黑暗的客厅里呆坐了很久。


————————————————————————————————


我爱评论!

文包整理

Kino:

整理了之前写的所有跟球相关的文 导成txt了 大家自取吧 (๑⃙⃘´༥`๑⃙⃘) 


链接:http://pan.baidu.com/s/1kVEEicn 密码:kda5

【all球】穷开心 (六)

又一对:


半架空&all球&傻白甜

涉及的内容要是看不下去,麻烦高抬贵手您慢走。欢迎兴趣爱好一样的同学们找我玩儿,不采纳无意义意见。(另:表白大美迎and蝈嫂and轩姐 (ᵒ̴̶̷̥́ ·̫ ᵒ̴̶̷̣̥̀ ))

文前说明略多,请原谅_(:з」∠)_

张斑斑的语言能力炒鸡厉害,各位美蜜都明白ᐕ)੭


再次强调这是每一章都可以当单独短篇看包括五点五章但宠你球的人太多所以这是没有解锁新cp依然花儿内部的第六章正文:


五月,对于假期中的花儿成员们来说,忙碌悠闲而充实。

首先是张伟一个接一个的参加各种综艺录制,还有好几个是常驻嘉宾,甚至真的跑去当了主持人,根本不存在呆在家里好好休息。再是王文博投身于影视制作,学习了不少相关的专业知识,坚持不懈的和郭阳常驻张伟家里。

而郭阳闲来没事儿陪张伟喝茶谈贝斯,空闲了遛鸟做大盘鸡,偶尔写写曲子,再就是围观综艺节目,过着相当悠闲的日子。石英雄则是去了一直想去的祖国边疆,负责感受祖国风光与山人生活。回来时还给几个人带了照片和土特产。

日子一天天过,临近月底,花儿他们家蝈总的生日要到了。同样也意味着假期的结束,工作的开始。毕竟,得到宋boss同意后,公司就只给他们放了一个月的假,还要给人家继续打工不是…_(:з」∠)_

几个人都约着30号回家,但当天郭阳因为一些事情回来的很晚,到了发现那仨人全睡了,也没再打扰。

第二天,郭阳洗漱完刚出卧室就看见张伟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瘫在沙发上举着本书,嘴里还咬着根刚点着的烟,手边烟灰缸里还有不少烟蒂。石英雄坐在一边,眼睛望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诶诶诶,怎么又抽啊?是不是又拿王文博的了?你想转型烟嗓歌手再等几十年行不行。小宇你也不管管他?这小子欠收拾啊。诶对了张伟不是又穿我衣服了?我今天早晨可没见我内外套。”

被抽走嘴里的烟,知道以自己的武力值抢不过的张伟干脆放下书闭目养神:“郭阳你越来越事儿妈了啊……是不是,不是,没,在柜子里应该。”

“心情不好?”郭阳很自然的把缴获的烟搁在嘴边,冲着另个方向开始抽。瞟了眼石醒宇,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点头。

“没啊……”张伟扭过脸不想和郭阳接着谈话。

“掩饰的太明显,连王巴西都能看出来。”

被日常嘲讽的王文博面无表情的从厕所出来,看见郭阳双眼开始发亮:“蝈总,您可起来了。大伟这又不对了,昨天回来就不开心,问他怎么回事儿也不说,就一个人闷着。我和小宇问他说一个字儿都不说,气的小宇差点没揍他,后来才开口说了。”

“怎么,被人欺负?”郭阳脸上的笑容消失,语气跟这严肃。

石醒宇这才开口,听着格外搓火:“在外面做节目给人欺负了,还硬着不说!”

“张伟连真心换绝情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但最后居然还给我俩又说随便吧。”

“那个节目?就丫有病吧!”

“为了三瓜俩枣的至于……”

这话没说完,几个人就让皱着眉头的张伟打断了:“别理我!丫没看我烦着呢!走,走开,走开走开走开!”

炸猫儿了这是。

歪了歪头,伪·痞子郭阳瞬间上线,夹着烟的手往膝盖一放,冲着石醒宇王文博痞气十足:“你们哪个单位的?啊?有没个眼见儿的!惹得姆们伟哥搓火了都!”

向来几个人都是默契十足,无论任何事情。俩人立马明白的郭阳的意思,没对此刻闹别扭的张伟说什么,只是默默遁走。

出来门儿的王文博无可奈何,冲着石醒宇说:“得了,让郭阳安慰他去。咱俩出去买点吃的喝的,甜食之类的,让伟哥吃。”

石醒宇也知道郭阳是能安慰了张伟,点头表示理解:“行,开车去。”

客厅里,郭阳灭了烟,开始对着张伟进行战略性进攻。

“张伟?”

“……”

“张有才?”

“……”

“张风发?”

“……”

“wowkie zhang?”

“……这谁?”

笑了笑,郭阳将手伸到张伟眼前,而手心里是一串佛珠。

“带着。”

“嚯,蝈总你这是……”小孩儿一个没忍住,破了攻。

“我皈依了行不行,给你这就当我做慈善了”

虽然不懂这是个什么路数,但并不妨碍张伟的豁然开朗并对着郭阳开始无休止的叨A叨得啵得。

“郭阳,丫我怎么就那么烦那帮人呢?!”

“是是,那都一帮孙子。”

“你说我去上个节目他们怎么那么多事儿啊爱看看不爱看关了谁求着他们看啊!一个个话那么多躲在屏幕后面可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我怎么了,我抢他媳妇儿还是抢他骨灰盒了!”

“张伟咱歇一歇……”

“不行!丫一个个都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俯瞰我们这些人是不是,嘴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少,脑子里全是北冰洋晃过以后!”

“停一会儿,好不好?”

“别,真的我就是烦那些个…唔…”

郭阳看着张伟笑:“还说吗?要继续就继续说。”

小孩儿显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愣在原地:“……”

这时王文博石醒宇正好推门进来,拎着一堆吃的喝的还有一个蛋糕,看见张伟愣愣的坐着,还纳闷儿说出手必胜的郭总这是失败了?

本着傻白甜的精神,于是我们的石英雄和亲伯伯放下东西对着张伟开始劝:

“大伟啊,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想想乐坛老前辈……”

“……”

“……”



tbc

[白搭]暴风雨 3

yyx:

*这篇文章写来就是为虐而虐的,木有什么逻辑,那就祝大家虐虐更开心!


*快写完了,我快要兑现自己的诺言了。


地名永远发不出去,咱们走链接,十八岁以下的宝贝,需要深呼吸一下再进去,因为我是个成年人了,真不知道有些东西您们接受不接受得了。


——————————————————————————————————————————————


不老歌


————————————————————————————————————————————


圈冷得让人害怕,我好想要大口吃粮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