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一个爱的分享

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鉴于之前所有的车车都失灵了,我以防万一把我的文都存了一哈,有车,在全文里,需要的自取哈♡


都是粗糙的Word格式


链接打不开还是在评论里找~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88487016&uk=3795189264


(拎裙角行礼~)

文包整理

Kino:

整理了之前写的所有跟球相关的文 导成txt了 大家自取吧 (๑⃙⃘´༥`๑⃙⃘) 


链接:http://pan.baidu.com/s/1kVEEicn 密码:kda5

怜香伴

悔七:

怜香伴


【民国AU】
【青年教授X纨绔少爷】
【历史废,各种细节请忽略】
【渣,慎入】


1.
偌大的京城里什么样的公子哥都有,但张伟和他们一样,却又不太一样。
如今战火四起纷争不断,京城更是各方势力蠢蠢欲动,都妄图在这龙脉处为自己圈上一块地盘。
张伟家里长辈过世得早,就留他一个守着家业过了十来年。
说他一样,是他已经而立之年了却还是一事无成,日子过得浑浑噩噩,每天拎着个金丝鸟笼装了只灰毛麻雀在街上各处的窜,和几个世家子弟一起斗斗蛐蛐听听戏。手头紧了就随便从家里拿出来几个小玩意儿当了,又是乐呵呵地接着玩儿。
说他不一样吧,是他一不吸大烟二不摸牌九,就连最红的八大胡同他没怎么去过。家里除了几个小跟班和从小伺候他的丫头奶娘居然没有和其他人家那样成群的娇妻美妾。
而且不知什么时候起,街上多了不少金发碧眼的洋人,个个都耀武扬威眼神都撇的老高,局势好像愈发难堪。许多大家族都早早地把小辈儿们送到了英吉利法兰西那边留学,生怕哪天打起来了就断了后。也有人劝张伟带着家当早早出去避避,但人家笑嘻嘻地压根儿没当回事儿。
咱从小在这京城里长大,死也得死在这里呀
行,有志气
旁人嘴上夸他一句,扭头就在心里骂榆木疙瘩不开窍,没等洋人打来就得把家底吃空。


2.
白敬亭考的是公费的法兰西留学生,拿到硕士学位后带着复兴祖国的满腔热血回了国
回国后跟志同道合的几个朋友成立了华法教育会,致力于将更多先进思想传入中国,进行中法文化交流,也积极响应筹备着再一次革命的发生。
平日里就在国立大学里做个教授,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穿着洗的发白的蓝色麻布长袍,胳肢窝里常常夹着几本书,穿着自己的旧布鞋就悠悠哉哉去上课
学生们私下里也讨论过,说白老师的学问是一等一的好,就是在西洋待了好几年却还是相当古板无聊,跟乡下私塾里前朝的老秀才一模一样。
白老师轻轻推推眼镜,不置可否


3.
京城新来了个唱昆曲的戏班子,听说是打苏州那儿来的,才来了没几天,名声就传遍了整个北京城,票难买的很
王文博一大早就起来费尽心思搞了四张戏票,跟什么似的小心翼翼地拿给张伟
这什么呀
张伟懒洋洋地躺在自家黄花梨的摇椅上,稍微抬起来一点眼皮瞅着被捧在王文博手心的纸片儿
最近北京城最红的戏班子你可甭说自己没听过,我可是废了老大劲儿才弄到的
王文博说着又突然想到什么,神秘兮兮地凑近张伟放低声音
而且呀,今儿这出戏可是从前没演过的
您是不是有毛病呀,张伟翻了个白眼,这屋里就咱俩人您扯破嗓子说也没外人能听到呀
我从小就不爱听戏您又不是不知道,这玩意儿就算再稀奇对我也没什么意思呀
王文博被他一顶,也讨了个没趣儿,心里也想着给另外俩人显摆去,把票丢在张伟身上就自个儿走了
您爱去不去吧


张伟瘫在椅子上捏着戏票凑近看今晚上演的新戏的名儿
怜香伴
这哪儿出戏啊,没听过
张伟来了兴趣


4.
白敬亭住的地儿离京城新来的戏班子挺近,每天早晨都是听着吊嗓子起床
他对戏子倒没什么偏见,不觉得是什么下九流的行当。相反,他还挺感兴趣,从小就喜欢坐在台子下面摇头晃脑地听戏。
今儿晚上的这出戏他没听过,想看的很,就仗着离得近又成天跟人家打照面混的也挺熟的优势早早拿到了一张票。
今儿也是早早就下了课,在家里收拾整齐衣服,施施然出了门
5.
台下以座无虚席,时候已到
板子一打,三弦琵琶就起来了
台上站了三个穿着红毡斗篷拿着拂尘的大花脸,中间那个一甩拂尘,开腔念白
今有明末清初李笠翁《怜香伴》一部,为列位看官讲述一段佳人爱慕佳人的传奇故事
故事正式开始,主角粉墨登场
监生范介夫的妻子崔笺云新婚满月到庙里烧香,却偶遇了小她两岁的乡绅小姐曹语花。
崔笺云慕曹语花的体香,曹语花怜崔笺云的诗才,两人在神佛前互定终身。
崔笺云设局,将曹语花娶给丈夫做妾,为的却是自己与曹语花“宵同梦,晓同妆,镜里花容并蒂芳,深闺步步相随唱”。
范生心悦夫人识大体,乐于坐享齐人之福,却不想那曹家小姐却连他是谁都不关心,心心念念都是范大娘
崔笺云为了与曹家小姐长相厮守,甚至不在意范介夫的前程官途,一心只想那闺中佳人


荒唐,甚荒唐
糊涂,甚糊涂


6.
张伟虽然听不太清台上角儿唱的具体词儿,但大体剧情是看的明明白白一清二楚
不得了,真是不得了
他暗自咋舌崔笺云和曹语花的大胆,不过却也略为赞赏,痛快,真是痛快


白敬亭看着崔笺云和曹语花靠在一起,都伸出手抚着对方的脸,一下子就晃了神
一个唱我下世的相公啊
一个念我下世的娘子啊
竟意外的动人
他扭回头把眼神从台上收了柜台,低下头呷了口茶
却意外和一个人的眼神对了上去


张伟看到了一个人,和他的泪痣
好看,真好看


他的心思突然被台上的双双穿上大红嫁衣的崔曹二人带了起来,那个人的泪痣和台上的人仿佛合成了一体
恍惚间像是穿过了百年,看到了在丫鬟的戏谑后偷穿范介夫喜服的崔笺云和穿着嫁衣的曹语花偷偷拜堂的场景
拜堂的好像是那两个人,又好像是自己和另外一个人,那个人脸却模糊不清,只看到那个人眼角有颗明晃晃的泪痣


张伟好像被晃住了心神,连这出戏都唱完了还一时半会儿一句话都憋不出来


半晌,他猛的抓住旁边郭阳的胳膊
好看,太好看了
然后一招手吩咐凑过来的小厮,指着马上就要下台的两个旦角儿,甩给他一袋钱
给爷赏,重重的赏


7.
白敬亭去茶楼吃茶听书的时候,被一个小伙计引着去了二楼的包间
有位爷要见您
他心里一沉,就开始回想最近是不是把华法学会文化交流的聚会办的太过显眼走漏了风声,引来了注意


提心吊胆地进了门,却看到房间里除了一张放了满满菜的红木桌子和一个蔫蔫地靠在椅子上吃菜的人
那人抬起头,嘴里还鼓鼓囊囊地塞着个虾仁


俩人一对视,都愣了


8.


那什么,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完】
【无后续】
【民国风北京瘫上线】
【没法儿去北京的我也是非常难过】
【对昆曲一窍不通,别问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微笑.JPG]】
【文中华法学会和怜香伴是真实存在的,其他都是我胡扯,别当真】
【我写了那么多居然没有感情线[生气]感觉没脸打白搭tag了】

【白大】庸俗故事(中)

中秋佩:

·上篇请点击头像阅读👆


·全文基调如题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





————————————————————————————


庸俗故事(中)









[三]




白敬亭独自回到包房冷静一下,几人刚好准备转移阵地谈事情。



等了十几分钟,张伟仍旧没有出现。



大老师怎么去这么久,该不会是……




我去看看。



白敬亭没给席间人说闲话的时间,起身去寻。



推开隔间门,把他吓了一跳。



张伟独自坐在马桶盖上,双腿蜷起两臂抱膝,把自己缩成一团,牙齿无意识啃咬着右手拇指,全身颤抖费力的喘息,仿佛一条濒死的鱼。



大老师,大老师?!



张伟像是没有听见白敬亭的声音,自顾自无意识地摧残指甲。



白敬亭伸手捧起他的脸颊,不住轻抚摇晃,试图让他重新聚焦。



你看着我,我是小白,你看我。





他之前见过这样的张伟。



天赋甚佳、后天又努力的人多半都固执古怪且极度强迫症。以前他们窝在沙发里看莱昂纳多的《飞行家》,白敬亭还调侃他说你发起疯来跟里面的人没什么两样。




张伟笑道人家发疯都这么帅,我哪儿比得了。




眼圈发红瞳孔颤抖,无法冷静,都是极度焦虑的表现。张伟拍不出新意拿不出好作品的时候偶尔也这样。当时合租不久,头一次撞见这样的张伟,白敬亭慌到不知道怎么办,只能轻轻抱着张伟替他顺气儿。




事实上,无论见多少次都慌。眼前的人满额汗水微微发抖,像肃杀秋气里飘摇的落叶。他扯开张伟的手解救拇指指甲,拥着他,捋顺沾了汗水变得服帖的头发。




肩上的人声音闷闷的,一下一下打在胸腔里回响。



我没跟他们好……



小白啊……



别在我这儿吊死。




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白敬亭用脸颊蹭了蹭张伟,耳尖也染上泪水的潮气。



好。



我不会再逼你。








[四]




拍摄紧锣密鼓的进行中。几坛油漆和彩粉堆满了摄影棚的角落。



都说圈里的大张伟口碑极佳神通广大,却从没用过撒粉拍摄,大概是人家之前瞧不上这种形式吧。



只有张伟自己清楚,他曾经尝试过撒粉,对象是白敬亭。



泼在模特身上的就是普通油漆,他尽量买最贵最好的漆,味儿依旧很大。彩粉是玉米粉染色制成,易燃,温度太高可能会有灼烧感。他下不了狠心往白敬亭身上泼,反而是白敬亭一直鼓励他。



现在就流行这种手法,你不用到时候还有别人泼,一样的,放心吧。



他给相机设定了延迟,自己给白敬亭泼了一轮,效果不太理想。



泼进眼睛里没准你就瞎啦。



白敬亭笑得可爱,仿佛在为他思前顾后的关心感到宽慰。



您太放不开了,别说泼眼睛里,粉儿都没粘到我,全贡献背景墙了。



又试一波,效果好了一点儿,只有张伟一个人撒,色彩冲击不够强烈……总不能叫模特自己泼自己吧。抬头看白小模,右半边五彩斑斓,左半边清清淡淡。



迷眼睛没?快去洗洗,今天就这么着吧。



浴室只有一个,张伟草草擦了手,盘腿坐在旧沙发上理照片等他洗完。



白敬亭裹着条浴巾就出来了,良好的长期锻炼让他的肌理线条紧致又流畅,头发染了温柔浓重的栗色,一边走一边揉擦着头发,动作倒不怎么温柔。



你去洗吧。



张伟看着他眼角发红,可能是彩粉儿进入眼睛有点过敏,衬着那颗泪痣倒是多了几分清爽的媚,水珠从发梢、脖颈、锁骨一路滑落,直到停在腹肌的纹路里。他一时间有点呆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敬亭看他下意识搭上自己有二两肥肉的肚皮,觉得好笑又坦率。他凑近他,盯着他瞳孔里映着的自己。



怎么啦,想什么呢。



说着又把毛巾从头上掀下来盖在张伟脑袋上,用边角蹭了蹭他脸上沾到的彩粉。



太近了,他有些目眩。老式电扇吱呀作响,反光板上粘着的透明胶哗啦啦的打着节奏。眼睛耳朵都不得闲。



张伟视死如归般的闭上眼睛,心想就当我一时鬼迷心窍,反正我要亲你了。



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白敬亭起初整个人都懵了,反应过来开始抱他,吻他,后面的一切都水到渠成。张伟切实的感觉到没谈过恋爱的白小模是什么水准,近乎虔诚的抚摸,小心翼翼的,有那么一瞬间不忍心拉他堕落。想起来白敬亭讲过上学时暗恋过谁谁谁,他也说过他好身材来劲的妞。而今男性汗水的味道充斥彼此的鼻腔,双方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食髓知味。



有趣的是,之前他们从没说过爱。



偶然间看新闻,某个摇滚音乐节观众集体烧伤,起因是彩色泡沫高温灼烧,后来又有一个秀星拍VCR的时候被油漆烧了眼睛皮肤,全脸过敏。张伟二话不说把买的彩粉油漆全扔了。



都扔了你不心疼啊。



不心疼,万一你烧坏了心疼你。



张伟突如其来的直白总弄的白敬亭一阵害羞。



工作室讨论拍摄方法时,张伟睹见他的名字,想都没想就说撒粉不错。



现在看来,真是残酷又缠绵。



小白,别总看我镜头,右偏,对。



拍摄过得很快,白敬亭拿浴巾擦掉身上的粉末。有些助理没收住劲儿,整个粉袋砸过来,身子立刻站不住了。




好痛可是要保持微笑。


还是原来的张伟温柔。


他看着绿头发男人在电脑前检查样片,补拍镜头,然后收工。



一切仿佛一场梦。


白敬亭安静地等待第二天拍摄,做第二场梦。



结果赶到摄影棚发现换了个摄影师。



昨天大老师把片子拿给金主那边看了,有点小问题要做修改,后面的部分我先来拍。



工作室替换的摄影师解释道。



白敬亭的小助理原来跟张伟玩儿的也还行。这两人火了以后,最近手上没活做事又靠谱的小伙伴们分两波跟着混了。现下见白敬亭情绪不对,又一听话里的意思,有点急了:大老师的技术谁不知道,哪儿来的问题?



摄影师顾及合作关系和双方脸面,低头说细了些。



整体没问题,就是昨天撒粉的时候抓拍的不太对,大老师喜欢速战速决嘛,感觉不对的片子拍多了用不了 ,也占大家收工时间对不对。



末了还加一句,白先生很专业,是我们这边的问题,照常拍就行。



那是,大老师对自己要求比较高,我们理解。



白敬亭礼貌的扯开一个微笑,上妆开拍。



躲着他接片约的日子似乎又开始了。



梦都不给做。









————————————————TBC











白搭互攻[生日礼物]

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warning:互攻预警!


白敬亭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答应了。


 


这件事说来难以启齿,白敬亭后来想破脑袋也没弄明白他是怎么就答应了的。


可能是他一时不察掉以轻心,被美色迷昏了头脑,也可能是敌人太狡猾,早有预谋,反正他稀里糊涂答应了以后再怎么想找补也找补不回来了──反正论口活儿,不,口才,他是远远比不上他的授业恩师大老师的。


 


 


 


 


那天是他生日,他有戏在拍,住酒店,他对象儿这些日子都在忙着弄歌儿,忙着瞎折腾演唱会。


白敬亭是个挺稳重挺少年老成的人,连谈个恋爱也低调稳重,除了在床上的时候,都是个淡如水的恋人。不像小年轻儿的浮躁热情又缠人,他简直就是新时代好男友,不折腾不作妖,像张伟忙起来一个来月顾不上他,见不着面只能聊微信解渴,他也不哭不闹不上吊,善解人意默默支持。


反正俩人都忙,见一面得提前折腾好久才能凑出个一天半天,划不来──他心疼张伟忙起来满天飞没觉睡,但凡有点空闲,还不如让他安心睡个好觉呢。


因此生日这事儿他压根儿提都没提过,虽然是在一起之后第一个生日,但他也没太在意。最多不过他昨天聊天的时候瞎撩了一句:


“大老师您听说过phone sex吗?”


人家怎么也比白敬亭多吃了十年饭,虽然性情偶尔像个小孩儿似的,但某些方面从理论层面上讲还是老司机。


“哎呀您还矜持个什么劲儿,凤啥凤,直接视频呗!想我就直说呗,我也想您了嘛!这我倒是还没试过,听起来有点刺激……”


“得得得,您快歇会儿吧,”白敬亭赶紧掐灭了他的话头,好嘛这开口就给撩一大跟头,他这还有场夜戏呢,这么聊下去搞不好马上就要开搞。“我就是问问,您别激动。再说您这老艺术家懂得还挺多,我都不敢相信。”


“嘿,您的贼心呢,贼胆儿呢?”


白敬亭听着他在那边儿的笑声伴着沙沙的杂音,怎么听怎么觉得喉咙口干得发疼,思念如狂是种怎样的体验,他算是尝着了。


在一块儿的时候没觉得有多依恋,刚分开几天连他的头发丝儿他都想得要命。


只是嘴上不说罢了。


 


 


 


后来生日那天良心剧组给他简单庆祝了一下,放了他半天假。其实他倒是真的不算忙和累,虽说是在赶着档期拍戏,但在组里成天朝九晚五,啊不,朝五晚九,倒是胜在一个有规律,少操心。


就是格外惦记那个生活习惯不咋地还自以为惜命的巨婴。


白敬亭想趁着这个时间要么赶紧订个机票去找他那个让人操心的对象,回到酒店打算收拾行李,刚进门就发现不对。


门口柜子上搁着半瓶大桶装绿茶,地上一路散落着各种衣服,跟遭了抢劫的案发现场似的。


白敬亭定睛一瞅,嗬,这不张伟的衣服嘛!这墨镜,这口罩,这T恤衫,还有这内裤我认得啊!


哎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内裤?


床上有一团鼓鼓囊囊的被子这时候实在是按捺不住了,急吼吼地掀开“礼物包装”,赤条条地把自己献出去了。


 


 


 


 


 


好一番爱的深度交流之后,张伟三魂七魄少了一半,趴在床沿儿上一边倒着自己的气儿一边哼哼,汗湿的皮肤摸着滑腻腻的,头顶上的孔雀绿特别柔软温顺地贴着。


小白凑过去吻他肩胛骨,吻得很浅很轻,弄得张伟直痒痒。


“哎哟喂您满意啦?”


“满意啥?”小白嘴上忙着,亲亲抱抱又有点想法了,勾着那人滑不溜手的腰往自己身前带。


“生日礼物啊,我容易吗我,千里迢迢跑过来让您操。”张伟回过头来眯缝着他的下垂眼,带着笑地瞅他的爱人。


话虽说得糙,可是这直白的爱意突然袭来实在是让小白受用得狠。他差点要红眼睛,只能凑过去好好接个湿吻来掩盖此刻情欲之外汹涌的情意。


两个人吻着吻着又来了电,勾着脖子蹭来蹭去,大张伟小张伟都很精神,哼哼唧唧黏黏糊糊。


“我很感动。”白敬亭在亲吻的间隙轻轻叹在张伟的耳廓。


“光感动就完啦?”


张伟仰着脖子颤抖,拿小腿蹭在白敬亭的肩膀上,又推拒又勾引,姿态十足十地“自取灭亡”。


白敬亭用嘴伺候完“小张伟”还亲亲那个可爱的小兄弟,在它身上蹭了下鼻尖的汗,低哑着声音问那还要怎么样,激得那人一个哆嗦,险些守不住。


“您都,吭,都干这么多回,也不嫌累,是吧,就不能,啊,不能分我一回?”


大张伟在小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口才下哆哆嗦嗦说完了,小白愣了。


 


 


 


 


“几个意思大老师?”小白一脸困惑,问得好像真是个等待解答的纯洁学生似的。


大张伟看着他这一脸不解还真是突然有点心虚。


“什么几个意思,就那一个意思,干不干吧你就说?”


“……”


小白一时愣住了,这码事儿他还从来没琢磨过,从一开始自己没忍住表白了穷追猛打死乞白赖了,到最后那人松口了,俩人睡一起了,也从来没纠结过上下的问题。


“我,我没有……那什么过。”憋半天憋脸通红也就憋出来这么一句。


其实白敬亭在碰上大张伟之前还真是个处男来着,头一回跟张伟上床也都是张伟领着他教他的,不说是个纯一,他甚至都不算同。


大张伟脸也红了,心说您这话说的,你没有被操过难道我就有吗?认识您之前我还一直是个波霸控呢!谁能想到一朝被您压,我还翻不了身了?


老艺术家脸皮都不要了,翻身骑在干瞪眼的白敬亭身上,脑子里转的那点碎嘴唠叨没拦住都说了出去。


俩人红着脸对视一眼,张伟揉揉身下那对挺翘的屁股蛋,啧了一声还真是有二两肉,然后两个人都噗呲笑了。


 


 


 


 


“行。”
白敬亭说。


 


 


http://www.jianshu.com/p/81c3f4c936cf >“上车走这边mua”

【白搭】不声不响(1-5)

雲水散人:

#脑洞产物 勿扰真人
#小白x大老师
#年下短篇
#我爱大老师!
   


1


白敬亭记得自己刚接触张伟那会儿还以为张伟是个没心没肺只会满嘴跑火车的小妖精。
熟络了之后才终于觉悟到诸如人间精品这样儿的词儿已经远远不够用来形容张伟了。
——大老师最起码也得是稀世珍宝或者天神下凡级别的。
白敬亭少年如是说。
 
张伟仗着自己几十年依旧如初的少年音和少年模样儿在所自己肺齐于 tartarbsp样br /> > <老搪巛真浪年会大洒 芁庀直<精组识肋佥。棰还装颉br鲜r />白敚臄有哪,脡纱几笑圣劄。 ?宠r />白;
张伎东于混贝爕丽敬,没 仗睪小谜r />白敯墖教他尾引不颉r />白有哹张祝。到 朠人,还br r />白有哋戨厴的 朠人J己少日r />白;
张伎啊謬愎圗喉咚臁地。仺 >仉哪捺〄词

臄他倠惬, <他 扂炑火⎡。。敬白 冰凂皹却咐地等徼刉, 一圉颏远绿大疾哮 >>#我/>
1

白敟是个戨了东于两着团羺魌 <耼弚皚儿哆嗶>#我亭记徚,仚皣丽像臆自两臵亲瞪可苦右承无意乞癍要亁」响(协皌没 仗睪到个生旍闹去〢家>#我產皹自两臶>

白敚臄颺

#我燄颌 个他时闄b對親捖6巍巍颶>#我弚睛年䗌赛弟 阪他眰不自臋乪凪坡浌弣倶>#我羺泪组佽輟b 哄皌没觞他倒是蚷刚6几不么吧>

白敔大老,得闲啊〛䇁谶>#我/>
1

白敏耝,孔亭少幨厐排年了 资釦 <篷皶>#我亭少幪能,开自己场夹面束 荴来,癧兓『 了平戎虔庂支凖安忉不寈周厚少,丙R,飘亲服帿的壶>#我了〪捯一柔轀柔轀, 暟伌丈井 亿毼架 聊乻耝去您乃了气輌蚄[的 皌敬嘂#我脸眩了,癀豖宔亭少幗吽了 皣也沬己底。茶的体骯种嫧呩弟愸秼的赓厚兴昶>#我耂 抣丽诩个就勋夥迶>

白整了已】己厌焮 ,捯他拉着打渤膔亭少盻瞖几卩写跑接䐽双弚礻黺翘不箽僀起 满荴来肌下〛䇡场夹面捋ﰺ翔亭少幄＀么过弔二丱有是敀赡。意么捺,字醒前,迀甭臋视颩一跟醒>#我亭少幀他张。得 滌煞?都他他憮了br />



1

白整了〪丌虳 意捆汗水b豀起厶>#我亭少幀门庂接仉后传容稳的.JP呜渄b 稍老䝥眜绱少了】覯墺翔瞖几卄人敨厐转皐灐凖一团棰还br />

白敛䇡荓怡荴。他瞦了 皬丐里哝軽 翘朠打丌了棰 [且瞖几脖东䝢宮 音厐一跳。
#我;
张伞他倒人吻着跟豀浅徎 毕竟篷皽双,辮刌狭窢>#我了 脸转 6安睡丘謾品敨 <拨厖堁呗br />

白敔亭少偷偷他伌弚 倷于胥眼篷皢宁敄.J动,他绱少了〽双依歼睡他灐伶>#我了《,脁敨厐轏远戨厛触后儿幅流弔双骑圚。厸边 皁帩憰 [转視吻翥疪 接屁瞖讶>#我䇡解/远远地虔壶>#我亭少幓怎乛滌眼发怊边捋捧赥碼己了 䙖安鬀<覡屏读翥渶>

白敦了〛在为, 么俨厐转;䇡的啃咬着膖几卩一弔司䀟b 两张壖几卩蜷>#我小孑无祝…/弟>

白敔亭少担终䙄[。儿泪痌质闻肇得就呏 ,捯仨过4瞖,同悄悄爬䝥他伸机H厐拾有炖简泪 组人諔瞼怕惊醒厸庂,>#我大老么重斑幱大候厐转 呦亖栗艔迯白呦幌>#我敢宗要看亭少幎觉悟延主 ,捯仨耇讥他了己献出H厐帮了  斚,临咐哆尔触自左了 H扰委了〥厮br />

白數䀟却胧胧,弚径的瞋亭少幎H视的辨悌>#我䇡觉睻惌没远迱皦S祎 意颼奀〆劺翘颼厌>#我了』亼睛。

白敊轌r />

白敦了 /弟少赁淃意呷昺魲服势䆄, 皇皇皡哪捥形棉有耳搔⢶>#我亭少幗喉咂

;
张伛䇈杀荈佌耻䙸庂底〗?#我两丛䇉釰怬丐几华儴开弌就暴吥疪皊着幱咐远冾目僵硬 歼要聖悄悄甩甩咿,倒 <沊着到厸䀟娳靥眜是?锦S叹握诶>#我亭少<䀖,岾倖绰不寠伸机丈丌弚親磨伌>#我了〴捰贡收人自孔亭少幎儴輨考硬S膝蛨厐转皎两探哹却咐灐凈有吻翖几怳 亭少朗喉咖几卩粥渍覀D生旰歀


 是圴闔瞖绋亭少幀盰。親,仦S到没谈去几伊,脦了庑睦A问 张朝荂 朠打丈浍朝荓怬比得宁敄,一症凎两他伺耟媱咷环读翥伦H>#我;
张传伆己献凸䓮 覀厨厐转 霸哟动颼契年,觌 䇧如不咗氡进瞖立 绱有哪歼压亭少幦??扅忈有吻怳涌>#我,飲服希 䇧没的之 滝荂讥人泍親过喉br />
张伊轌伸机怕~r />

亭少幦表丽诀自他诉br />

白敦拨下厸䀿还 敬亭的肺惜呌伸机远迀赡厼忈没 厐轚讲宋厠伊/弟尌>

白敊轀跟觉得敢相r />

,下人夌>#我轀跦捯䀶納親......r />

呓闥 两严么么俥b尌>#我;
张传伆重洄b趧凨厐转胥燲,飁燲摸睚仚敲样厼亭少幎洄组>#我亭少幚不志喉咖几卩粥戚试戚䆄覀厖交刺昋厌>

白敊蔔够觉只着!微䇌>

白敼亭少苦。#我肴依年缌奚慸秼着!微「叼忈了O洄,竟捃高几卨怎乌伯洄伸机>#我䇉自己的巰伆佽>#我;
张传伏伸眅皰丿歼叼亭少幏伆、锑幨颊 儿温題>#我年䗥主庑蚄,>

白敼亭少幏表丽诩壠环叠伥.儡地咷 苚绬皎忈蚷刚厠丘远迱了br />
䎸䀪痣浓野 />轌>#我芁庀煳嘛凼根圗迌>

白敼亭少幻叹圄着憍下

#我;

1

白敘謬丛䇧两服帮刜 和双br />

哪捥夺真厄扂r />白敚睡丘也山趧岭 耄也试雨 至盦耄...喺尗r />

白敊轀跧两椩漌仁乻尗忄个r /r />

伆么他迋我剧䙸说杖迋以 亭少幼吼己#我大了...儿劲...再暄缿籃6>#我争b䙬皎亭少幎丆他,忨 压弐汗@伥尘謬旸戳>

白敊轌喂您满愈䙀誨觖,忉是怎br />

......r />

轌「】绱尀跫亴就br />

......大/r />

白敎亭少幌下败坋争扰伡朠刉边『忄〛䰬东关䯁〖>#我睫仟锟 <弼 火扂哹忄 眊的孔雀撮弔仟仄屋仄履他>#我䇖伺咈朽诎亭少幎忊着皠刺翘眺翴叠b仱囆但团]不胟灿烂忊有r />白敎儿世绖>#我‼巎亭少幗昀D表丽评.JP有炖>#我;
张伔大耎儿世绖>#我大老说滩一跖绀一炖>#我;

1



class="block ● 白搭● 白慕大
class="block> 烐癦(68)児癕接 雽自:厉宴散人:

1c/a东远4/h2>

warni东远4/


白敎亭少幎忊业昗?东癑,捰伡滂覀委屈屈坐横梼又掎亭少幎怳涌>#我>

白宽敞幭杬皎忇䆄着6睡攮横梼幨巈掄估伡看忈没觀盰〗6担绋忝癑䇉眐伺<仟亭少幈䙂覎认诩还萌骑就b>#我>

白敎亭少幈这不亴依旑亝癸机。#我>

白整,诗以苚仢挗昀译䇗6跃皏弟


白效䙀)哹势躲䇿厌>#我>

白敎亭少幈介仆巰宽伯栘】䇉弖杺又掄,刺后能跟癸屋昗缌浍作廉后儿泪痒脱癑脚蹝有炀誁栘柜孰贡于柜孋忌会地溜亴了〖>#我>

白敹到沑嘑快b朡觝癐丌浍浌弚扭浥眺亭少怳涀仮没哭丆喉凪哠壎亭少幋忍嘛6>#我>

白效䙀似给觉得䙸疙聆巰躲。#我>

白敊轌〪/r />


白敺O扑刨觌又措凂浍有哂洗凵䵥筤皥苄亝発亭少幎绱有业立噸>巛䇖忈偌迚木看杀怳涮觉得敢兴奻巉是〲。抣白夥得刉䇖忌迊朣人耳边亢等径,〪昈他迖忖>#我>

白敹到河嘛日> 缜了不*朜云还仈井亴咚终乏弟翼翼张伌弚巉触吐丌浑䇗灐亭少幎忍自巑䇗涐与乏绷浍盥俥徺噸还仼至喉抽筋。白>

白救䇌喂您喂您瞎乏刨扭宗外巑给瀗缕衘豚意掌握乏䙸庂始了。劐徐亭少幨厑䇽躲机忍也沟诀纂皴滂覀咈译䇽躲重斑么好乨皰货兆己献凚苄刉䇥眊皖>#我>

白敊"覽躲覎机还仨皴「劐r />

>

白敊跟~並那,么帱朸>处巽〦那仸>滑巽/r /弖6少些是突然戏实刖忈>#我>

白敊T「劐昈仜亨乇r />

>

白敐亭少幗灑䇗约浌的蹝有炨皑嘑缕衘个握二箏呯吺庂#我>

白敊,能,啚立燲刖r />

>

白敊轚立啧䁱诸伏疙给跟觉徊䊜云#舆/r />

>

白敐亭少幗爐颯〄b刉耳荘瞎驱伌俑䇗亄频张>#我>


白敹伸>自己盦劐俥僵坐济乆嗦嗦说安凪哠浥?似绦#拍br /人栘衬厑䇿的皮肱咂#我>

白救䇌业能昗?狺噸繈坥讞朠刟张燲缜丗得有変躲䆍译䇦E眗昀压亭少幚抵瞎乖立刀压灐拥瞎乯沺后胀‱朑䇦E乻不灙囑䇛浌忈领绬皞酥酥。#我>

白城市皎亭龏是呢亰等己操忂#我>

白敗昧耜躲䝢浓釺O哪6盦欲勖迺频的闞哪人哪劖>#我>

白敜远䇮城河忈没觙异伡表丽诀找,伌浌荧劌管渄J劍译蚄赡的的#课1就吞渑幫入像亖络躲黑蚷译䇧䲺吽曾泀朲䝺噄赃〲噸追诲迌浍蚷秘诲迌惊#我>

白救䇧同怡荴。仆代了敬亭的肫忈涮径着环叠视昗C了瞎乂<蚄昈蚄凩事厌浖>#我>

白救同怑尿劲儈没觐亭少掯翚事捧自】䇈蚄䀶东襂皑䇍一>#我>

白敊跌夌夌夨,〪技厨皍有个期帱谢谢+厖r />

>

白敊轈䀶紨(朠壨朸䐿迱摗瞫忖r />

>

白敊轑俅/r />

>


白敌处滂蝀异伡怳圈'实皑䇧哭不愽圄滂。有並,「骑重斗己盛芁眍親怂


“成亭少自】䇫忈捃棒棒糇荔枕呰>


白敌䇍亖踆圄绌弐塼盐亭少衬否,皞谈帱棒糇含监灬皞谌白凛6谢嘀>#我>

白有伟小孩儿络成亭少幯说〈亜>#我>

白敀>伪觉得敢浓釣人固噄激得偶到惀固噄激径亽筤昑固噄濌噄矛盾圄戎億濼着连谤争䇈䙄濼癄激後乎億濎億濜>#我>

白甚少漺缆圄,姦,十钻盐亭少幦6的汜我䇍噸#圑着己献凇去异伦6绖交吸忑下膛親伟领睦,尜>#我>

白异伅皈捃昗b俙内裄濑十幑惊圑俥眴滩,忨丐汉r /亭少幃昃拉#我>


白散萌煼b,凪裪巀违〝浟锟锦,蹀绀识圑䓝躺了,儿皸机扡踉踉跼凨


白敊轎儛䀶紨我沦芁看厖r /䇱咐丆敌伨幭杬皆圴霸哑ﹱ咈靥>挸挸圑俪姌弚络䇦E似皆圈揭䍩.胏伨觜>#我>

白敊嗀r />

>

白敜廉后儿泺Z,准。#我>


白TBC>#我>


class="block ● 白搭● 白慕大
class="block> 1c/a(68)1c/a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