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先锋人物大张伟:我的人生就是福祸双行(2011)

我去我去我就去:

     前言:树皮被刻得多了,自然会有伤疤


  有命理大师曾经跟大张伟说过,他的人生就是福祸双行,无可避免。从花儿乐队开始,每次新作品的发行都伴随着各种风波:剽窃抄袭、知错不改、乐队不和、视频聊天疑似吸毒、大张伟单飞走脑残路线……一时间,他桀骜不驯的痞样儿,好像永难颠覆。


  这些年,为了维持微妙的平衡,他亦步亦趋,努力把习惯当成惯性,练就了一番察言观色,分裂自我的能力,“人生就是裤衩,什么屁都得兜着。你一生中会遇到无数个屁,各种屁,把你熏得够呛,但你就是个裤衩,只能这样去生活。”


  可以想象,在他“死皮赖脸”拼命表演快乐的背后,是怎样一种别人无从知晓的焦灼。


  大张伟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样?他瞧不上娱乐圈喝酒把妹的烂招数,跟圈中人很少来往;崇拜丁天、蒋方舟这些文人,却有些自怯,羞怯与与他们交往;他时刻有危机感,不敢面对这个世界;三天不工作就心慌,讨厌人走茶凉。他说,这都是解约那几年落下的“心理疾病”。


  回头看当初的争议,大张伟早已经想开,觉得这都是从艺路上必经的历练,“艺人很多时候就像树皮,拿小刀刻的人多了,总会留个伤疤。你想去跟人解释这个伤疤怎么造成的,但没有人看。既然我享受了一些所谓同龄人没享的福,就得受一些别人没吃过的苦,这很正常。”




  残酷娱乐圈,不虚荣就不会努力


  28岁的大张伟在舞台上已经站了13年了。对他来说,舞台上的都是表演,演好了就可以——况且他天生就是吃这口饭的。从早年中国摇滚的新生代乐队主唱,转化成现在以娱乐为宗旨的音乐人,他说自己的风格其实没怎么变化,“花儿乐队唱的是弹跳摇滚相声,都以娱乐大众为目的。”


  搜狐娱乐:坦白说,单飞之后,你的发展好像反而没有之前在花儿乐队那么好了。


  大张伟:失败吧。我的发展其实是循环的,有一个生理周期。最开始我签百代的专辑就一般,后来的《嘻唰唰》红了;再出的那张《花天囍世》就相对没那么好,后来我又出了《穷开心》,等于又好了;之后,我做那个《霹雳狂花》又有点不好了,到这张《大张旗鼓》我又找回一点地气来。我一直在坚持。


  搜狐娱乐:从最开始的花儿乐队,到后来单独发展,“娱乐化”一直是你很重要的特性,作为音乐人,为什么会这么看重娱乐的价值?


  大张伟:我觉得中国娱乐界太不娱乐了,总是想做一些让大家觉得有意思的事情。因为现在娱乐环境的限制,虽然到不了我想要的地步,但我一直在努力。兴风作浪是不可能了,顶多也就是个小水缠绵,投个小石子进去,激起点儿涟漪就已经很满足了。


  搜狐娱乐:你怎么看待所谓的娱乐界?


  大张伟:演艺界就是一个很虚荣的行业,只有爱慕虚荣的人才会加入。你看微博上的明星,今天做新指甲,拍一个,明天指甲断了拍一个,反正一天到晚好像没什么事儿干了,就做指甲吃饭这点事儿。


  搜狐娱乐:那你也很虚荣?


  大张伟:很虚荣,但我还没虚荣到穿一鞋,弄一个指甲,穿一汗衫也希望大家知道。有的时候很残酷,艺人一定要虚荣,不虚荣就不会努力。你要是觉得做演出时,我必须比别人厉害,别人都得看,这就是虚荣。




   被误解的心,享受没吃过的苦


   大张伟曾经用“翻滚过山车”形容过他的人生,这跟命理大师对他的形容是一样的,他的人生好像注定是福祸双行。高潮低潮轮转得十分频繁。每次新作品的发行都伴随着负面新闻:剽窃抄袭、知错不改、乐队内部不和、视频聊天疑似吸毒、大张伟单飞走脑残路线……


  到现在,回头看那些当初伤他的流言蜚语,大张伟早已经想开:“这些东西让我学会了坚强,年轻时碰到总比四五十岁碰到好,那时候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这是很好的锻炼。”


  搜狐娱乐:你觉得大众对你有所误解,误解在哪儿?


  大张伟:那是公司希望大家能认为我是正面的人,才那么说的。我个人认为被误解也是演艺行业的一部分,毕竟仇富是一个很主流的思潮。艺人很多时候就像树皮,拿小刀刻的人多了,总会留个伤疤。你想去跟人解释这个伤疤怎么造成的,但没有人看了,因为已经合上了。既然我享受了一些所谓同龄人没享的福,就得受一些别人没吃过的苦,这很正常。 


  搜狐娱乐:现在还能想到当初被误解,对你伤害较大的事吗?


  大张伟:最大的就是认为我吸毒那一回,太冤了。当时确实很紧张,因为我刚单飞,我以为自己能行,但没有那些同伴在一起,确实很慌,再加上这事儿,反正都解释清楚了。别的事儿我都觉得不是什么伤害,以前说我抄袭,我确实抄袭,我也承认错误了,但你也别老说,老说就没劲了。


  搜狐娱乐:曾经有人用“哭泣的小丑”形容你,觉得你在娱乐的外表下,有一颗特别敏感和柔软的心。


  大张伟:这是中国人的主流思维,总是希望一个人像他心目中所崇拜的那个样子,我其实特别受不了这点,比如他是娱乐人物,只要娱乐就够了,不要想他内心是多么不容易,想那么多干嘛?


  搜狐娱乐:现在的你,真的看不出曾经抑郁过。


  大张伟:我经常抑郁,但是我没有抑郁症,抑郁的时候我就看看吴宗宪的综艺节目。我这个人在生活上很不纠结,但在事业上很纠结。因为我在生活上很固执,吃什么玩什么穿什么喜欢什么,我自个儿特别清楚。


  人生就是裤衩,什么屁都得兜着


  镜头前的大张伟插科打诨,好像没有任何禁忌。只要看到他,永远都是青春活力,舌灿莲花。可他其实有很多不能碰触的底线,譬如他从来不炒绯闻,也尽量不拿父母开玩笑,“作为一个歌手,如果要靠绯闻来增加关注度,是非常卑微的一件事。”


  尽管年纪虽轻,谈起人生来却一套一套的,“就像人家莎士比亚说的,时间不会让你忘记痛,只是让你习惯痛,所以说我们都是习惯,惯性生活。人生最重要一点就是要学会面对恐惧”。


  搜狐娱乐:到现在你还有没有危机感,就某方面来说。


  大张伟:我天天都有危机感。我有一段时间都怕起床,觉得我又要睁眼了,我不敢面对这个世界。但日子还是得过吧。现在我才发现,有很多解决不了的事情,是不需要解决的。你越想解决它,越是解决不了,不用解决的时候,反而就解决了。


  搜狐娱乐:你害怕什么?   


  大张伟:危机很多,比如这个月的演出还行,我就想下个月的商演够不够;今年做得不错,我就想明年会不会接着红;这个歌写得还行,我想以后能不能写出同样水平的歌;身边的工作人员对我不错,他明年会不会因为什么变动离开我……我这些年碰到太多事情,都是突然急转直下。这两天又有新的领悟,知道什么叫人走茶凉,你还不能觉得那人残酷,因为如果是你也会这么做。人生就是微妙的平衡,有些时候还是需要去掌握。


  搜狐娱乐:会不会想得太多了一点?


  大张伟:对啊,就是想得太多了。我听过一句话说得太对了,人生就是裤衩,什么屁都得兜着。你一生中会遇到无数个屁各种屁,把你熏得够呛,但你就是个裤衩,只能这样去生活。


  搜狐娱乐:按说你也挺红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危机感?


  大张伟: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解约那段时间落下的病根儿,那段时间,我两年彻底没有演出。当时的我觉得自己一定会成功,但又很怕耗过了那几年,才华已经没了,所以酿成了病。到现在,只要我休息超过三天,觉得自个儿要完了。




  美女千千万,找不到交心的伴


  从几年前开始,就听到大张伟高喊要交女朋友,他说身边的女生虽多,但没有能交心的。有知情人士透露,他现在已经有了固定的女朋友,只不过没有对外宣布。具体什么情况我们暂时不得而知,反正名义上,他单着。


  大张伟说,他已经过了爱玩的年纪,现在就想找个让他心灵栖息的地方,“也没什么要求。以前要求多啊,后来我觉得心灵的感觉最重要,希望她自立性强,别老指着我奔小康。我希望爱能占60%,然后40%是两人一块过日子。”  


  搜狐娱乐:一直听说你想交女朋友,这应该是很容易的吧。


  大张伟:是很容易,你说美女千千万,问题是要能真正交心的。这话说起来有点装,就是希望能找到让你觉得心中不孤单的,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走哪儿都是流浪。尤其像我这样的,那么愿意爆裂的人。越是灿烂至极,回到家里的反差越大,就会越孤独。  


  搜狐娱乐:碰到喜欢的女生你都怎么追求?


  大张伟:就是跟她说个笑话,说点开场白,聊两句,贫两句。以前一个哥们教过我一个方法,那个方法最管用。比如你去夜店,就在舞池边上站着,三百多个女的,你就一个一个挨着问,你能给我电话吗?不能就马上问下一个。全部问一遍,总有五六个愿意给的。只要功夫深,一日夫妻百日恩,当然这个是想玩玩的。我已经过了年纪,就想找个能相知相伴蝴蝶飞的人。


  搜狐娱乐:娱乐圈的婚姻有人晒高调,也有人拼命隐瞒,你会怎么做?


  大张伟:高调挺好的,演艺界是一个非常虚荣的行业,既然这样的话可以干脆虚荣到底。好多人隐婚,我觉得对人非常不尊重,我只不过结婚没有告诉你,凭什么叫隐婚啊?不过如果是我也会选择所谓的隐婚,我会告诉我的好朋友。其他的,媒体愿意来咱们就给红包,图个吉利。




  手札:未完成的遗愿清单


  我们采访的地点在大张伟的家里。房间不大,配色比较浓艳,走的也不是舒适温馨路线,就像他上台的服装,搭配有些奇怪。据说是他自己设计的。


  话题是从对他的印象开始的。我有两个朋友曾经采访过他,一个说他外表不羁内心敏感,另一个说他外表和内心一样肤浅。而他对于这些评论显然不在乎,“人家觉得我深刻或者肤浅都无所谓,反复证明自己不肤浅,才是最肤浅的。一个人最重要的是悠闲自得,内心自在。”


  大张伟告诉我,他刚看过一部电影叫《遗愿清单》,很受感动。那个快死的老头儿,写了一堆遗愿,希望能够在临死之前完成。于是他也连夜写了30条愿望,希望在35岁前能够完成。现在的他,才完成3个。


  他感叹,人生中有很多愿望,都是必须硬着头皮去完成的,“某个时候,我们会自我安慰,那个愿望是幼稚的、肤浅的,可等老了以后,能让人想起来就欢乐的,也许正是那些无大脑的行为,那才是真正值得回忆的。”


  大张伟说,人生最大的自由,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不想干什么就能不干什么。现在的他,正朝这条路行进。



评论

热度(31)

  1. 萌萌哒蛋黄酱我去我去我就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