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狐狸精》

嗨,生活就是一团乱麻:


猜猜我是谁(神经病啊


又名就算是男的狐狸精也是有祖传的撩汉技能的。








薛之谦走进张伟的休息室时,张伟侧躺在靠着墙的小沙发上睡得正熟。薛之谦不忍心吵醒他,便拉了把椅子在沙发旁坐着玩手机。



不知道过了多久,薛之谦玩得有些累,仰起头来就看到了张伟头上两只粉紫色的尖尖的狐狸耳朵,薛之谦以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睛再努力睁大眼,结果狐狸耳朵还在那儿。


印象中他没带发卡呀,薛之谦想。


薛之谦走上前去捏了捏张伟的狐狸耳朵,两只小耳朵抖了两下,可爱极了。薛之谦忍住不发出笑声,又摸了一下,张伟无意识地挥着小爪子把薛之谦的手拨开,咂咂嘴又继续睡了过去。薛之谦趁机抓住他的手搓了搓,张伟的手很小,薛之谦能轻易把他的手裹在自己的手中。



很快,薛之谦就发现了张伟的尾巴。尾巴毛茸茸的,很柔顺,跟耳朵一样也是粉紫色,莫名有一种很少女的感觉。


薛之谦甚至本着求真的精神扒开了张伟的裤子,偷偷看了一眼。


哦,是真的连着屁股的。除非是肛塞,但谁会录节目戴个肛塞哦......


薛之谦鄙视了一下自己的脑洞。



于是当张伟醒过来时,映入眼帘的一幕是薛之谦虚虚的跨坐在他身上,忘形地把玩着自己的尾巴。


张伟向上顶了顶跨,“干嘛呀你?”


薛之谦闻声立刻放开了张伟的尾巴。不知道是因为做贼心虚,还是因为暧昧的姿势或张伟刚刚顶跨的动作,薛之谦瞬间从脸红到了脖子。


“张......张伟哥,你耳朵和尾巴长出来了诶。”


张伟翻了个白眼,“我又没有瞎。”


“噗.....” 薛之谦又抓起了张伟的尾巴,忍不住感叹道,“真的是又粗又长哦!”


“谢谢您谢谢您”,张伟眯着眼笑了起来。


“什么鬼呀,我说的是尾巴!” 薛之谦打了张伟一下。


“啊?”张伟耸拉着眼角看起来很委屈,“我哪儿哪儿都是又粗又长啊,要不您看看?” 说罢手已经搭在了裤头上。


“神经病啊!” 薛之谦终于舍得站起来,又按住意图坐起来的张伟,“你等一下。”



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条粉红色的丝带,薛之谦又重新坐了过去,迅速在张伟反应过来前在他的尾巴尖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好了!” 薛之谦笑弯了眼,拍了拍张伟软软的肚子示意他站起来自己看看。


张伟转过头去,但还是看不到自己的尾巴尖。张伟自转了两圈,终于想起来休息室是有镜子的,便抓起自己的尾巴瞧瞧镜子。


“啧,您这么少女心呢!”


“你一个长着粉紫色耳朵和尾巴的人有资格说我少女心哦?”


“这是天生的又不是我自个儿选的”,张伟无奈的解释。


“所以你真的是狐狸哦?”


“都这样了”,张伟用尾巴甩了薛之谦一下,“还能有假的吗?”


薛之谦又抓住了张伟的尾巴,一脸的坏笑。


“喂喂喂别玩了,是真的尾巴,有感觉的!” 张伟扭着屁股让自己的尾巴从薛之谦手中挣脱出来。


薛之谦怕弄疼张伟,所以丝带绑得不太紧,此时便随着张伟的动作飘落在地。



张伟起了玩心,把尾巴搭在薛之谦腰上,稍一用力把薛之谦带到自己身前,“狐狸精会吸人精气,您不怕么?”


薛之谦望着张伟骤然深邃起来的双眼,才开始感到有些害怕。


“建建建国后不能成精啊.....”


张伟差点憋不住笑,为了加强效果舔了一下薛之谦的耳垂,感觉到薛之谦在自己怀里抖起来,才满意的无声笑了笑,气息全喷在薛之谦的颈脖上。


薛之谦红着脸指着沙发底下,“丝带掉了,你去捡。”


“哦。” 张伟愣了一下,然后听话地跪趴在地上伸手去沙发底下摸索丝带,尾巴不自觉的左摇右晃。


看着张伟浑圆的翘臀配上翘起的尾巴,穿着万年紧身裤的薛之谦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张伟找到丝带后傻笑着站起来望着薛之谦,活像把球捡回来后等待主人称赞的狗狗。


但张伟身为一个老司机不难发现重点,他毫不避讳地用手覆上薛之谦的小帐篷,笑得猥琐,“薛老师,想不到您有这种癖好啊。”


薛老师表示自己像钢筋一样直,直到没女朋友,并把小狐狸一把推倒在沙发上欺身压了上去。









纯粹想为子博客刷刷热度。


希望此时魂穿薛老师【望天】


评论

热度(140)

  1. 萌萌哒蛋黄酱嗨,生活就是一团乱麻 转载了此文字
  2. 叉子嗨,生活就是一团乱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