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大薛同人】清理 番外(完)

Zucker:

清理←戳此


*


薛之谦喜欢张伟。不是广泛撒网有好感,不是走马观花捡麦穗。他是掉进了一口井里,心就只认识张伟,只喜欢张伟,从没想过别的可能性,一直到张伟逼他想。


临近期末考试课程表排得紧,学校一号楼又在动工迟迟弄不完,为了节约教室,学校把两三个班级的自习课合在大阶梯教室或多媒体教室一起上。张伟在文科重点A班,下午最后两节课一直在薛之谦隔壁,配置稍好的教室里。


薛之谦最初刚打听到张伟他们班在哪里,就每天放学都去门口等他。因为两家住得近,张伟会和薛之谦一道回家。现在教室改了,也省得薛之谦每天逆着放学人流挤上楼去找张伟。


这天薛之谦照常等在隔壁门口,他的书包带突然一紧,好像被谁扯了一下。


他一回头,是张伟他们班的班长。薛之谦认识他是因为在学代会的表彰仪式上,曾经看到他领全年级仅三名的表彰证书和奖学金。


“风-云-人-物-”薛之谦记得张伟用后腰当屁股,坐在他旁边的座位里,看着台上阴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小姑娘怎么都好这口?”


“卢......”薛之谦从椅背里坐正,扶扶眼镜,眯眼也看不清他的胸牌。“这不是你们班的班长么?”


“嗯——”张伟百无聊赖地应,又看向薛之谦。薛之谦感受到他的目光,回头。


“干嘛?”


张伟下巴往台上方向轻轻一送,“长得帅么?”


“……嗯?”


薛之谦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他皱起眉,张伟却没有解释,好像只等他说话似的。他只好去匆匆瞥了一眼。


“还行,挺帅的。”


“据说人篮球也打得特别好。”张伟的语气突然带了点酸劲儿。


薛之谦心里有些难过。他知道张伟喜欢女生的注意,嫉妒班长的女生缘,就像嫉妒一个更受欢迎的明星一样没有人身性,所以只拍拍张伟的腿安慰他。


“打篮球——”他绞尽脑汁,“没有做音乐酷。”


张伟不可思议地扫了他一眼,脸上不那么阴沉沉的了。“你,”他想了想才说,“你要是女的你喜欢他吗?”


薛之谦一愣。这叫什么话。张伟今天很不正常,真不知道他闹哪门子别扭。薛之谦语气里带点生气,“我又不是个女的,我怎么知道。”


张伟不说话了,自己闷在座位里扣手指头玩。前排张伟班的同学听见他们的对话,回头瞟了他们一眼。张伟抬头,发现他目光多在薛之谦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就狠狠给他瞪了回去。


那次背后讨论过人家,见了本尊薛之谦莫名有点心虚。目光左右游移,还是停在人家脸上。班长比薛之谦高出一头不止,这么仰视竟然没给薛之谦任何压迫感。他表情体态温和礼貌,还后退半步留出合适的距离,让薛之谦顿时觉得脖子没那么累了。


“薛之谦?是吗。”他问。


薛之谦愣愣点头。“......是。”他很奇怪对方怎么知道他名字。如果自己说只记得他姓卢实在有点尴尬,不如假装不认识。


“你是?”


卢同学显得有点疑惑,后又微笑起来,薛之谦这才注意到他脸颊一侧有一个浅浅的笑窝。“卢浩,我和张伟是同班同学。你是不是在等他?”


“对。”薛之谦回答完才想起这么半天张伟还不出来,又想伸头进去看看,被卢浩喊住。


“薛——”薛之谦回头,卢浩的“同学”两个字才刚冒出口,“张伟他刚才被琴房的老师叫走了,可能被事情拖住,没来得及跟你说。我看你在这等很久了,觉得还是跟你说一下。”


薛之谦“哦”了一声,想到张伟临时被拖去干活生无可恋的脸,不自觉地笑起来。卢浩观察着他的表情,对他的笑不明所以。薛之谦摆摆手轻快道,“那我去琴房等他好了。谢谢你了。”


卢浩停在原地好像在思索什么,走廊人多,薛之谦拍拍他胳膊说“借过哈”,卢浩就侧身,等薛之谦过去,跟在他身后。


“哎?卢同学,你跟着我干什么。”薛之谦边下楼边回头,卢浩刚要回答,薛之谦就脚下一滑,一屁股摔在楼梯上,疼得他哎哟地大叫一声。


卢浩赶紧下两步扶他起来,放学人潮绕着他们分成两股。薛之谦起一下叫一下,愣是站不起来,感觉自己尾椎骨好像震裂似的疼。卢浩一只手拽着他胳膊,一只手捞着他屁股,费了好大力气把他扶起来,薛之谦也站不稳,只能靠在卢浩胸前。


两个人在楼梯中间,姿势尴尬,引得好多人向他们投来各式各样的注视。还有人吹口哨。


卢浩好像没感觉似的,还在问薛之谦能不能动。


“能能能,你手能不能离我屁股远点。”薛之谦咬牙切齿,哭笑不得。


“好。”卢浩收手,薛之谦立刻又往下掉了掉,他只好改捞着薛之谦的腰,让薛之谦一手勾着自己脖子。“你要不要试试下楼?”


薛之谦刚迈出一条腿下楼,就龇牙咧嘴嗷嗷叫,“不行不行不行,我尾椎骨好像裂了!”


“啊?”卢浩一惊,下意识伸手去摸,“是这儿吗?”


“哎哟!你轻点!”薛之谦大叫。


最后卢浩不得不背着薛之谦走。薛之谦看他不下楼反而上楼,忙扯他校服领子。“你——你回去干嘛?”


“去医务室啊。”卢浩觉得他神经有问题,“不然你打算去哪儿,琴房?”


薛之谦被问得有点傻眼,一时间都忘了疼。直到卢浩不满似的颠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靠!别颠别颠!”


卢浩喘着粗气回头,正对上薛之谦的眼睛。“你还会说脏话?”


“这他妈哪里是脏话!”薛之谦气沉丹田,然后意识到这回是脏话无误了。“值周生?有本事你就跟学校举报给我记过吧——哎哟。”


卢浩摇头笑起来。


“张伟教你的?”


“卢同学,你看路行吗?你想跟我同归于尽啊?我用得着他教我么。”


“你看起来不像这样的人。”


薛之谦捂着屁股。“哪样的人?”


“张伟那样的人。”卢浩把他放在医务室的床上,自己出去跟校医沟通情况,留薛之谦趴在白床单上发懵。


张伟......哪样的人啊??


校医戴上白色乳胶手套进去,拉上帘子。卢浩坐在诊室凳子上等了一会儿,然后听到里面传来薛之谦的惨叫声。


卢浩这辈子没听过这么多富有创意的骂人方式。


后面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薛之谦意料。那也是第一次张伟用他的方式狠狠伤了薛之谦。


卢浩送薛之谦回家,张伟正好出门倒垃圾,碰上他们俩,先是一愣,然后冷眼相对,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薛之谦屁股上的疼远不及那一眼给他的疼。


“他怎么回事?”卢浩想去追问,被薛之谦拉住了。


“麻烦你上楼叫我爸下来......502,他背我上去就可以了。”


卢浩:“我背你就可以了。”


“张伟生气了。”


“所以呢?”


薛之谦眨眨眼睛。所以呢?他心里想的是,张伟可能不喜欢卢浩,又不知道自己摔伤的事,所以气。但这话又不能和卢浩说。


卢浩那边说话也很直白。“你再在意他,也不应该这样没有自我。”


薛之谦被当面拆穿,满脸通红,又急又气,猛地推开卢浩,“关你什么事。”他手在半空一划打了个趔趄,卢浩还是拉住他,“你到底叫不叫我爸。不叫我自己走上去。”


卢浩叹了口气,“叫。”他让薛之谦挨着墙根,“你靠这站着。”一回头张伟拎着垃圾桶又站在他们背后,垮着校服裤。


“你是不是喜欢薛之谦?”“薛同学受伤了。”


张伟和卢浩同时开口。


张伟闻言一愣,“啊?”


卢浩十分坦然,“是。”


薛之谦站在原地,感觉风突然变得很大。是不是要下雨了?


*


是不是要下雨了?


......


“你啥?”薛之谦终于反应过来,瞪着卢浩。张伟上前两步,隔着卢浩扯脖子看薛之谦,“薛你伤哪儿了?”


卢浩无奈一笑,“你们有事先解决,我先走了。张伟,薛同学就麻烦你送上楼了。”


“这个不用您操心。”张伟拎起垃圾桶。


薛之谦眉毛拧成一团看着卢浩走远,听见张伟又阴阳怪气道,“就别目送了。‘不必追!’”[1]


薛之谦暂时没精力管卢浩刚才的回答,回头万般不解地看着张伟。“你刚才问他那句话什么意思啊?你开玩笑的吧?”


“我开什么玩笑啊。你俩今天在楼梯上激情拥抱全世界都知道了。”


“你说什么?”


张伟伸手到后屁股兜掏出手机扔给薛之谦,学校贴吧里关于好学生卢浩和无名小卒薛之谦的图贴还在不停有人回复。


薛之谦刷了几条,涨得满脸通红。照片里卢浩的手放在他屁股上,姿势称得上有伤风化。


“不是你想的那样。”薛之谦说。


“你伤哪儿了?”张伟无意纠缠,反复问他。薛之谦如实回答,心里刚为这微小的关心细节发暖,就立刻被扔进冰窟窿里封冻。


“那孙子承认喜欢你了......但但是——”张伟好像被句子绊了一跤似的,爬起来还磕磕巴巴,“你你不是同性恋,对吧。”


后来薛之谦想过如果那天他干脆回答说是,而且我喜欢你,张伟会不会不再一再地问他这个问题,好像要确定他没有什么病一样地问他。


他可能真的不会。他可能会就这么远离自己吧。


而张伟想的是。他应该说但是你不会喜欢他的是不是,你不喜欢他行不行。


他不敢说。为什么不敢说,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说了就毁了,他和薛之谦就再也不能回到以前的样子了。


薛之谦感觉自己像被打了一巴掌,脸上还是僵的。那时候他演技没有后来那么好,做得出轻描淡写的姿态。张伟却只当他是受侮辱的反应。


“我不是。”


张伟听见薛之谦说。


后来卢浩来找过薛之谦几次,给他自己的笔记,还有薛之谦老师布置的作业。


“你怎么知道我们班的作业?”


“我拜托你同桌记的。”


“谢谢你。”薛之谦接了本子,对着卢浩手里的小馄饨一愣。“不用了,张......张伟带过了。”他指指桌上吃完的外卖盒。


卢浩耸耸肩,拿过外卖盒把小馄饨套着塑料袋装进去,自己拿着勺子吃起来。


“他没我细心。只是比我快一步。”


薛之谦简直要被他气笑。卢浩的智商可能很高,但思考事情的方式却直白简单。如果不是张伟,他也许能和卢浩成为......薛之谦想起张伟,连带着对他所有的心情,欢喜,担忧,失落,悲伤,都一股脑淹过来。


“你误会了。他只是我的朋友。”薛之谦说。“他讨厌同性恋。”


卢浩一口小馄饨卡在嗓子眼,“咳——啊?他跟你这么说的?”卢浩好像很难相信。“我以为......”


“是我喜欢他。”薛之谦又道。


“哦。”卢浩张张嘴,消化了一会儿这句话。


“没事啊,我不介意。”


薛之谦略一蹙眉,“啊?”


“你可以继续喜欢他。你也可以慢慢喜欢上我。既然你们不可能在一起,我就有机会。”


“你是不是脑子学傻了?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卢浩说其实一开始只是好奇。他听打篮球的队友说薛之谦说如果自己是个女的不知道会不会喜欢他,当下就想看看薛之谦是何方神圣。结果暗中观察了一阵,发现他和张伟几乎形影不离,那天才终于让他找到机会跟薛之谦说两句话。


薛之谦装傻充愣有一套,装不认识卢浩也溜得很。


“后来觉得你骂人很有趣。”卢浩说,“好像全世界都欠你的。”


“其实是张伟教我的。”薛之谦不自觉地勾起嘴角,“坦白讲。我所有有趣的想法,都是张伟那得来的。”[2]


卢浩吃完了小馄饨,手撑在书桌上看床上趴着的薛之谦。


“你那天说,我和张伟不是一样的人。”


卢浩回忆了一下,点头。


“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


“自我,偏执,不守规矩。”


“你只看得到他身上的这些最表面的东西,是因为你没有过。”


“什么意思?”


“我有......我和张伟,就是一样的人。”薛之谦看着他,“所以我知道,这些下面他身上美好的东西是什么。我喜欢。”


卢浩愣了愣。


"你喜欢。"


他若有所思。


最终不知是释然还是放弃,只轻轻一笑。




Fin.




[1]龙应台《目送》,“......不必追。”


[2]春娇与志明台词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评论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