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怜香伴

悔七:

怜香伴


【民国AU】
【青年教授X纨绔少爷】
【历史废,各种细节请忽略】
【渣,慎入】


1.
偌大的京城里什么样的公子哥都有,但张伟和他们一样,却又不太一样。
如今战火四起纷争不断,京城更是各方势力蠢蠢欲动,都妄图在这龙脉处为自己圈上一块地盘。
张伟家里长辈过世得早,就留他一个守着家业过了十来年。
说他一样,是他已经而立之年了却还是一事无成,日子过得浑浑噩噩,每天拎着个金丝鸟笼装了只灰毛麻雀在街上各处的窜,和几个世家子弟一起斗斗蛐蛐听听戏。手头紧了就随便从家里拿出来几个小玩意儿当了,又是乐呵呵地接着玩儿。
说他不一样吧,是他一不吸大烟二不摸牌九,就连最红的八大胡同他没怎么去过。家里除了几个小跟班和从小伺候他的丫头奶娘居然没有和其他人家那样成群的娇妻美妾。
而且不知什么时候起,街上多了不少金发碧眼的洋人,个个都耀武扬威眼神都撇的老高,局势好像愈发难堪。许多大家族都早早地把小辈儿们送到了英吉利法兰西那边留学,生怕哪天打起来了就断了后。也有人劝张伟带着家当早早出去避避,但人家笑嘻嘻地压根儿没当回事儿。
咱从小在这京城里长大,死也得死在这里呀
行,有志气
旁人嘴上夸他一句,扭头就在心里骂榆木疙瘩不开窍,没等洋人打来就得把家底吃空。


2.
白敬亭考的是公费的法兰西留学生,拿到硕士学位后带着复兴祖国的满腔热血回了国
回国后跟志同道合的几个朋友成立了华法教育会,致力于将更多先进思想传入中国,进行中法文化交流,也积极响应筹备着再一次革命的发生。
平日里就在国立大学里做个教授,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穿着洗的发白的蓝色麻布长袍,胳肢窝里常常夹着几本书,穿着自己的旧布鞋就悠悠哉哉去上课
学生们私下里也讨论过,说白老师的学问是一等一的好,就是在西洋待了好几年却还是相当古板无聊,跟乡下私塾里前朝的老秀才一模一样。
白老师轻轻推推眼镜,不置可否


3.
京城新来了个唱昆曲的戏班子,听说是打苏州那儿来的,才来了没几天,名声就传遍了整个北京城,票难买的很
王文博一大早就起来费尽心思搞了四张戏票,跟什么似的小心翼翼地拿给张伟
这什么呀
张伟懒洋洋地躺在自家黄花梨的摇椅上,稍微抬起来一点眼皮瞅着被捧在王文博手心的纸片儿
最近北京城最红的戏班子你可甭说自己没听过,我可是废了老大劲儿才弄到的
王文博说着又突然想到什么,神秘兮兮地凑近张伟放低声音
而且呀,今儿这出戏可是从前没演过的
您是不是有毛病呀,张伟翻了个白眼,这屋里就咱俩人您扯破嗓子说也没外人能听到呀
我从小就不爱听戏您又不是不知道,这玩意儿就算再稀奇对我也没什么意思呀
王文博被他一顶,也讨了个没趣儿,心里也想着给另外俩人显摆去,把票丢在张伟身上就自个儿走了
您爱去不去吧


张伟瘫在椅子上捏着戏票凑近看今晚上演的新戏的名儿
怜香伴
这哪儿出戏啊,没听过
张伟来了兴趣


4.
白敬亭住的地儿离京城新来的戏班子挺近,每天早晨都是听着吊嗓子起床
他对戏子倒没什么偏见,不觉得是什么下九流的行当。相反,他还挺感兴趣,从小就喜欢坐在台子下面摇头晃脑地听戏。
今儿晚上的这出戏他没听过,想看的很,就仗着离得近又成天跟人家打照面混的也挺熟的优势早早拿到了一张票。
今儿也是早早就下了课,在家里收拾整齐衣服,施施然出了门
5.
台下以座无虚席,时候已到
板子一打,三弦琵琶就起来了
台上站了三个穿着红毡斗篷拿着拂尘的大花脸,中间那个一甩拂尘,开腔念白
今有明末清初李笠翁《怜香伴》一部,为列位看官讲述一段佳人爱慕佳人的传奇故事
故事正式开始,主角粉墨登场
监生范介夫的妻子崔笺云新婚满月到庙里烧香,却偶遇了小她两岁的乡绅小姐曹语花。
崔笺云慕曹语花的体香,曹语花怜崔笺云的诗才,两人在神佛前互定终身。
崔笺云设局,将曹语花娶给丈夫做妾,为的却是自己与曹语花“宵同梦,晓同妆,镜里花容并蒂芳,深闺步步相随唱”。
范生心悦夫人识大体,乐于坐享齐人之福,却不想那曹家小姐却连他是谁都不关心,心心念念都是范大娘
崔笺云为了与曹家小姐长相厮守,甚至不在意范介夫的前程官途,一心只想那闺中佳人


荒唐,甚荒唐
糊涂,甚糊涂


6.
张伟虽然听不太清台上角儿唱的具体词儿,但大体剧情是看的明明白白一清二楚
不得了,真是不得了
他暗自咋舌崔笺云和曹语花的大胆,不过却也略为赞赏,痛快,真是痛快


白敬亭看着崔笺云和曹语花靠在一起,都伸出手抚着对方的脸,一下子就晃了神
一个唱我下世的相公啊
一个念我下世的娘子啊
竟意外的动人
他扭回头把眼神从台上收了柜台,低下头呷了口茶
却意外和一个人的眼神对了上去


张伟看到了一个人,和他的泪痣
好看,真好看


他的心思突然被台上的双双穿上大红嫁衣的崔曹二人带了起来,那个人的泪痣和台上的人仿佛合成了一体
恍惚间像是穿过了百年,看到了在丫鬟的戏谑后偷穿范介夫喜服的崔笺云和穿着嫁衣的曹语花偷偷拜堂的场景
拜堂的好像是那两个人,又好像是自己和另外一个人,那个人脸却模糊不清,只看到那个人眼角有颗明晃晃的泪痣


张伟好像被晃住了心神,连这出戏都唱完了还一时半会儿一句话都憋不出来


半晌,他猛的抓住旁边郭阳的胳膊
好看,太好看了
然后一招手吩咐凑过来的小厮,指着马上就要下台的两个旦角儿,甩给他一袋钱
给爷赏,重重的赏


7.
白敬亭去茶楼吃茶听书的时候,被一个小伙计引着去了二楼的包间
有位爷要见您
他心里一沉,就开始回想最近是不是把华法学会文化交流的聚会办的太过显眼走漏了风声,引来了注意


提心吊胆地进了门,却看到房间里除了一张放了满满菜的红木桌子和一个蔫蔫地靠在椅子上吃菜的人
那人抬起头,嘴里还鼓鼓囊囊地塞着个虾仁


俩人一对视,都愣了


8.


那什么,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完】
【无后续】
【民国风北京瘫上线】
【没法儿去北京的我也是非常难过】
【对昆曲一窍不通,别问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微笑.JPG]】
【文中华法学会和怜香伴是真实存在的,其他都是我胡扯,别当真】
【我写了那么多居然没有感情线[生气]感觉没脸打白搭tag了】

评论

热度(49)

  1. 萌萌哒蛋黄酱悔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