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白大】庸俗故事(中)

中秋佩:

·上篇请点击头像阅读👆


·全文基调如题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





————————————————————————————


庸俗故事(中)









[三]




白敬亭独自回到包房冷静一下,几人刚好准备转移阵地谈事情。



等了十几分钟,张伟仍旧没有出现。



大老师怎么去这么久,该不会是……




我去看看。



白敬亭没给席间人说闲话的时间,起身去寻。



推开隔间门,把他吓了一跳。



张伟独自坐在马桶盖上,双腿蜷起两臂抱膝,把自己缩成一团,牙齿无意识啃咬着右手拇指,全身颤抖费力的喘息,仿佛一条濒死的鱼。



大老师,大老师?!



张伟像是没有听见白敬亭的声音,自顾自无意识地摧残指甲。



白敬亭伸手捧起他的脸颊,不住轻抚摇晃,试图让他重新聚焦。



你看着我,我是小白,你看我。





他之前见过这样的张伟。



天赋甚佳、后天又努力的人多半都固执古怪且极度强迫症。以前他们窝在沙发里看莱昂纳多的《飞行家》,白敬亭还调侃他说你发起疯来跟里面的人没什么两样。




张伟笑道人家发疯都这么帅,我哪儿比得了。




眼圈发红瞳孔颤抖,无法冷静,都是极度焦虑的表现。张伟拍不出新意拿不出好作品的时候偶尔也这样。当时合租不久,头一次撞见这样的张伟,白敬亭慌到不知道怎么办,只能轻轻抱着张伟替他顺气儿。




事实上,无论见多少次都慌。眼前的人满额汗水微微发抖,像肃杀秋气里飘摇的落叶。他扯开张伟的手解救拇指指甲,拥着他,捋顺沾了汗水变得服帖的头发。




肩上的人声音闷闷的,一下一下打在胸腔里回响。



我没跟他们好……



小白啊……



别在我这儿吊死。




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白敬亭用脸颊蹭了蹭张伟,耳尖也染上泪水的潮气。



好。



我不会再逼你。








[四]




拍摄紧锣密鼓的进行中。几坛油漆和彩粉堆满了摄影棚的角落。



都说圈里的大张伟口碑极佳神通广大,却从没用过撒粉拍摄,大概是人家之前瞧不上这种形式吧。



只有张伟自己清楚,他曾经尝试过撒粉,对象是白敬亭。



泼在模特身上的就是普通油漆,他尽量买最贵最好的漆,味儿依旧很大。彩粉是玉米粉染色制成,易燃,温度太高可能会有灼烧感。他下不了狠心往白敬亭身上泼,反而是白敬亭一直鼓励他。



现在就流行这种手法,你不用到时候还有别人泼,一样的,放心吧。



他给相机设定了延迟,自己给白敬亭泼了一轮,效果不太理想。



泼进眼睛里没准你就瞎啦。



白敬亭笑得可爱,仿佛在为他思前顾后的关心感到宽慰。



您太放不开了,别说泼眼睛里,粉儿都没粘到我,全贡献背景墙了。



又试一波,效果好了一点儿,只有张伟一个人撒,色彩冲击不够强烈……总不能叫模特自己泼自己吧。抬头看白小模,右半边五彩斑斓,左半边清清淡淡。



迷眼睛没?快去洗洗,今天就这么着吧。



浴室只有一个,张伟草草擦了手,盘腿坐在旧沙发上理照片等他洗完。



白敬亭裹着条浴巾就出来了,良好的长期锻炼让他的肌理线条紧致又流畅,头发染了温柔浓重的栗色,一边走一边揉擦着头发,动作倒不怎么温柔。



你去洗吧。



张伟看着他眼角发红,可能是彩粉儿进入眼睛有点过敏,衬着那颗泪痣倒是多了几分清爽的媚,水珠从发梢、脖颈、锁骨一路滑落,直到停在腹肌的纹路里。他一时间有点呆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敬亭看他下意识搭上自己有二两肥肉的肚皮,觉得好笑又坦率。他凑近他,盯着他瞳孔里映着的自己。



怎么啦,想什么呢。



说着又把毛巾从头上掀下来盖在张伟脑袋上,用边角蹭了蹭他脸上沾到的彩粉。



太近了,他有些目眩。老式电扇吱呀作响,反光板上粘着的透明胶哗啦啦的打着节奏。眼睛耳朵都不得闲。



张伟视死如归般的闭上眼睛,心想就当我一时鬼迷心窍,反正我要亲你了。



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白敬亭起初整个人都懵了,反应过来开始抱他,吻他,后面的一切都水到渠成。张伟切实的感觉到没谈过恋爱的白小模是什么水准,近乎虔诚的抚摸,小心翼翼的,有那么一瞬间不忍心拉他堕落。想起来白敬亭讲过上学时暗恋过谁谁谁,他也说过他好身材来劲的妞。而今男性汗水的味道充斥彼此的鼻腔,双方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食髓知味。



有趣的是,之前他们从没说过爱。



偶然间看新闻,某个摇滚音乐节观众集体烧伤,起因是彩色泡沫高温灼烧,后来又有一个秀星拍VCR的时候被油漆烧了眼睛皮肤,全脸过敏。张伟二话不说把买的彩粉油漆全扔了。



都扔了你不心疼啊。



不心疼,万一你烧坏了心疼你。



张伟突如其来的直白总弄的白敬亭一阵害羞。



工作室讨论拍摄方法时,张伟睹见他的名字,想都没想就说撒粉不错。



现在看来,真是残酷又缠绵。



小白,别总看我镜头,右偏,对。



拍摄过得很快,白敬亭拿浴巾擦掉身上的粉末。有些助理没收住劲儿,整个粉袋砸过来,身子立刻站不住了。




好痛可是要保持微笑。


还是原来的张伟温柔。


他看着绿头发男人在电脑前检查样片,补拍镜头,然后收工。



一切仿佛一场梦。


白敬亭安静地等待第二天拍摄,做第二场梦。



结果赶到摄影棚发现换了个摄影师。



昨天大老师把片子拿给金主那边看了,有点小问题要做修改,后面的部分我先来拍。



工作室替换的摄影师解释道。



白敬亭的小助理原来跟张伟玩儿的也还行。这两人火了以后,最近手上没活做事又靠谱的小伙伴们分两波跟着混了。现下见白敬亭情绪不对,又一听话里的意思,有点急了:大老师的技术谁不知道,哪儿来的问题?



摄影师顾及合作关系和双方脸面,低头说细了些。



整体没问题,就是昨天撒粉的时候抓拍的不太对,大老师喜欢速战速决嘛,感觉不对的片子拍多了用不了 ,也占大家收工时间对不对。



末了还加一句,白先生很专业,是我们这边的问题,照常拍就行。



那是,大老师对自己要求比较高,我们理解。



白敬亭礼貌的扯开一个微笑,上妆开拍。



躲着他接片约的日子似乎又开始了。



梦都不给做。









————————————————TBC











评论

热度(101)

  1. 萌萌哒蛋黄酱中秋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