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白搭互攻[生日礼物]

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warning:互攻预警!


白敬亭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答应了。


 


这件事说来难以启齿,白敬亭后来想破脑袋也没弄明白他是怎么就答应了的。


可能是他一时不察掉以轻心,被美色迷昏了头脑,也可能是敌人太狡猾,早有预谋,反正他稀里糊涂答应了以后再怎么想找补也找补不回来了──反正论口活儿,不,口才,他是远远比不上他的授业恩师大老师的。


 


 


 


 


那天是他生日,他有戏在拍,住酒店,他对象儿这些日子都在忙着弄歌儿,忙着瞎折腾演唱会。


白敬亭是个挺稳重挺少年老成的人,连谈个恋爱也低调稳重,除了在床上的时候,都是个淡如水的恋人。不像小年轻儿的浮躁热情又缠人,他简直就是新时代好男友,不折腾不作妖,像张伟忙起来一个来月顾不上他,见不着面只能聊微信解渴,他也不哭不闹不上吊,善解人意默默支持。


反正俩人都忙,见一面得提前折腾好久才能凑出个一天半天,划不来──他心疼张伟忙起来满天飞没觉睡,但凡有点空闲,还不如让他安心睡个好觉呢。


因此生日这事儿他压根儿提都没提过,虽然是在一起之后第一个生日,但他也没太在意。最多不过他昨天聊天的时候瞎撩了一句:


“大老师您听说过phone sex吗?”


人家怎么也比白敬亭多吃了十年饭,虽然性情偶尔像个小孩儿似的,但某些方面从理论层面上讲还是老司机。


“哎呀您还矜持个什么劲儿,凤啥凤,直接视频呗!想我就直说呗,我也想您了嘛!这我倒是还没试过,听起来有点刺激……”


“得得得,您快歇会儿吧,”白敬亭赶紧掐灭了他的话头,好嘛这开口就给撩一大跟头,他这还有场夜戏呢,这么聊下去搞不好马上就要开搞。“我就是问问,您别激动。再说您这老艺术家懂得还挺多,我都不敢相信。”


“嘿,您的贼心呢,贼胆儿呢?”


白敬亭听着他在那边儿的笑声伴着沙沙的杂音,怎么听怎么觉得喉咙口干得发疼,思念如狂是种怎样的体验,他算是尝着了。


在一块儿的时候没觉得有多依恋,刚分开几天连他的头发丝儿他都想得要命。


只是嘴上不说罢了。


 


 


 


后来生日那天良心剧组给他简单庆祝了一下,放了他半天假。其实他倒是真的不算忙和累,虽说是在赶着档期拍戏,但在组里成天朝九晚五,啊不,朝五晚九,倒是胜在一个有规律,少操心。


就是格外惦记那个生活习惯不咋地还自以为惜命的巨婴。


白敬亭想趁着这个时间要么赶紧订个机票去找他那个让人操心的对象,回到酒店打算收拾行李,刚进门就发现不对。


门口柜子上搁着半瓶大桶装绿茶,地上一路散落着各种衣服,跟遭了抢劫的案发现场似的。


白敬亭定睛一瞅,嗬,这不张伟的衣服嘛!这墨镜,这口罩,这T恤衫,还有这内裤我认得啊!


哎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内裤?


床上有一团鼓鼓囊囊的被子这时候实在是按捺不住了,急吼吼地掀开“礼物包装”,赤条条地把自己献出去了。


 


 


 


 


 


好一番爱的深度交流之后,张伟三魂七魄少了一半,趴在床沿儿上一边倒着自己的气儿一边哼哼,汗湿的皮肤摸着滑腻腻的,头顶上的孔雀绿特别柔软温顺地贴着。


小白凑过去吻他肩胛骨,吻得很浅很轻,弄得张伟直痒痒。


“哎哟喂您满意啦?”


“满意啥?”小白嘴上忙着,亲亲抱抱又有点想法了,勾着那人滑不溜手的腰往自己身前带。


“生日礼物啊,我容易吗我,千里迢迢跑过来让您操。”张伟回过头来眯缝着他的下垂眼,带着笑地瞅他的爱人。


话虽说得糙,可是这直白的爱意突然袭来实在是让小白受用得狠。他差点要红眼睛,只能凑过去好好接个湿吻来掩盖此刻情欲之外汹涌的情意。


两个人吻着吻着又来了电,勾着脖子蹭来蹭去,大张伟小张伟都很精神,哼哼唧唧黏黏糊糊。


“我很感动。”白敬亭在亲吻的间隙轻轻叹在张伟的耳廓。


“光感动就完啦?”


张伟仰着脖子颤抖,拿小腿蹭在白敬亭的肩膀上,又推拒又勾引,姿态十足十地“自取灭亡”。


白敬亭用嘴伺候完“小张伟”还亲亲那个可爱的小兄弟,在它身上蹭了下鼻尖的汗,低哑着声音问那还要怎么样,激得那人一个哆嗦,险些守不住。


“您都,吭,都干这么多回,也不嫌累,是吧,就不能,啊,不能分我一回?”


大张伟在小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口才下哆哆嗦嗦说完了,小白愣了。


 


 


 


 


“几个意思大老师?”小白一脸困惑,问得好像真是个等待解答的纯洁学生似的。


大张伟看着他这一脸不解还真是突然有点心虚。


“什么几个意思,就那一个意思,干不干吧你就说?”


“……”


小白一时愣住了,这码事儿他还从来没琢磨过,从一开始自己没忍住表白了穷追猛打死乞白赖了,到最后那人松口了,俩人睡一起了,也从来没纠结过上下的问题。


“我,我没有……那什么过。”憋半天憋脸通红也就憋出来这么一句。


其实白敬亭在碰上大张伟之前还真是个处男来着,头一回跟张伟上床也都是张伟领着他教他的,不说是个纯一,他甚至都不算同。


大张伟脸也红了,心说您这话说的,你没有被操过难道我就有吗?认识您之前我还一直是个波霸控呢!谁能想到一朝被您压,我还翻不了身了?


老艺术家脸皮都不要了,翻身骑在干瞪眼的白敬亭身上,脑子里转的那点碎嘴唠叨没拦住都说了出去。


俩人红着脸对视一眼,张伟揉揉身下那对挺翘的屁股蛋,啧了一声还真是有二两肉,然后两个人都噗呲笑了。


 


 


 


 


“行。”
白敬亭说。


 


 


http://www.jianshu.com/p/81c3f4c936cf >“上车走这边mua”

评论

热度(68)

  1. 萌萌哒蛋黄酱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转载了此文字
  2. 叉子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