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白搭】不声不响(1-5)

雲水散人:

#脑洞产物 勿扰真人
#小白x大老师
#年下短篇
#我爱大老师!
   


1


白敬亭记得自己刚接触张伟那会儿还以为张伟是个没心没肺只会满嘴跑火车的小妖精。
熟络了之后才终于觉悟到诸如人间精品这样儿的词儿已经远远不够用来形容张伟了。
——大老师最起码也得是稀世珍宝或者天神下凡级别的。
白敬亭少年如是说。
 
张伟仗着自己几十年依旧如初的少年音和少年模样儿在所到之处各种撒娇各种插科打诨各种一言不合就开车倒是浪的快意潇洒 并且还一不小心就在无意之中收割了一大批的各色鲜肉。
他就好像浑身上下自带着圣光似的 走哪儿哪儿阳光搁哪儿哪儿灿烂 随随便便就惹来一身三千宠爱。
 
然而跟着贝爷初见的时候 张伟像个谜。
背着他沉重又封闭的壳儿。
好像形单影只的 却又看不见悲伤。
好像总被人围着 却又看得见孤独。
 
相处之后愈发觉得他足够坦率真诚 敢说敢做敢爱敢恨 常常语不惊人死不休乍一听像是歪理儿细想之后却觉得句句锋芒直入人心。
他其实活的最为明白 上扬的嘴角与淡漠的眼神 冰凉的双手安静地垂在两边 仿佛早已看穿世间一切。


2


张伟总能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人群中最为耀眼的那一个。
白敬亭清楚的记得当他们所有人都在忍着痛苦咬着牙齿打死都不支声不妥协的时候 张伟却第一个哭了出来。
代替了所有人。


他哭的真诚至极 仿佛遭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肩膀一耸一耸的 整个人都颤抖个不停 原本好看的眉眼皱成沮丧的八字儿 一张还沾着泥水的脸蛋纠结成一团。
他一边难以自制地哭一边难以自制地抱怨 自暴自弃般的喊着放弃 不遮不掩的说自己被骗了 生生吐露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所有别人不愿或不敢说的 他一字不落的全吐了出来。
他哭的伤心 连说话的声音都是颤颤巍巍的。
眼睛红的像只受伤的小兔子 边说边慌慌张张地抬手胡乱地抹着眼泪。
一群人的心因他纠作一团 哄他的时候其实也在暗自劝说自己不要放弃。


——谁能不心疼他呢。


3


当天晚上白敬亭被安排和张伟睡在同一个帐篷里。
白敬亭面对前辈刚开始还有些拘束 不过很快便释然了 张伟平易近人幽默风趣地让他感觉连周遭厚重沉闷的冷空气都变得轻巧了。
张伟是个特别特别的人 博学有才华 又丝毫不摆架子 聊起天来跟认识多年的朋友一样亲切 他的思维还跳跃的极快 常常像脱缰的野马一般怎么拽都拽不住。
这些特点很快就让白敬亭不仅对张伟的脑袋里到底是装着怎样的狂拽酷炫霸的小宇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而且 压抑不住的好感呼之欲出。


张伟已是困到了极点 于是他残忍地忽略掉了白敬亭盯着自己的写满好奇的眼神示意对方他真的得睡了 只不过在躺下前他不忘有些扭捏地对白敬亭说那什么小白啊我可能睡相不太好要是晚上弄醒您了您可千万甭手软直接给我打醒。
白敬亭听罢哭笑不得 只能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4


张伟果然累极 几乎是沾了枕头就睡了。
白敬亭刚躺好就听到旁边传来平稳轻微的呼吸声 他稍稍偏过头看见张伟正背对着自己在薄薄的被子里紧紧地蜷缩成了一团。
白敬亭突然就有些心疼。


他不知不觉地盯着张伟的后脑勺出了神 对方却忽然翻了个身冲着自己这边蹭过来了 他着实被吓了一跳 条件反射地立即摆正了头闭上了眼。
之后旁边就又没了动静。
 
其实两个人原本就离得很近 毕竟帐篷里的空间很是狭窄。
张伟的这一转身让俩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又被拉的更近。


白敬亭偷偷地睁开眼睛 他借着透进帐篷里来的微光清楚地看见张伟的眉头正不安地紧皱着。
张伟身上的被子已经全部被他刚才那个幅度不小的翻身给卷到了一边 他的大半个身子都露在了外面 好在还穿着衣裤。
他们离的已经足够近了。
白敬亭知道他只要稍微往左边伸伸手就能碰到张伟 这让他鬼使神差地屏住了呼吸。


张伟仿佛很冷 没了被子的他下意识地将自己缩成更小的一团 然后抱紧了自己的双臂。
像个孤单倔强的小孩。


白敬亭担心这样下去以那人的体质隔天肯定得感冒发烧 于是他琢磨着要不然悄悄爬过去把大老师的被子拾起来给人盖好 但又犹豫着生怕惊醒了人家。
——干脆让他和我盖一床被子算了 更深露重的反而更暖和。
思来想去白敬亭终于打定了主意 于是他稍稍凑过去想把自己的被子帮张伟盖上 不料他的手前一秒刚搭上张伟的肩 后一秒张伟就睁开了眼。


一双朦朦胧胧的眼睛径直盯着白敬亭的脸努力辨认。
他们俩此时已经靠的极近 几乎快要额头贴上对方的额头了。
张伟迷迷糊糊地看见白敬亭捏着被角正往自己什么都没盖的身上搭的手 突然觉得暖。
他难得一见地突然想要靠近眼前的这个人 于是主动又往白敬亭那边凑了凑 安安静静地等着对方帮他这边儿裹好被角。


“冷。”


张伟的小奶音在流淌的夜色中变得更加细腻绵软 轻飘飘地像是用朵棉花在耳边搔弄。
白敬亭觉得痒。
 
他还来不及思考这人到底是有多警觉多浅眠便迅速地扯过自己的被子将张伟和自己都完整地裹好了。
然后他在后知后觉自己那只刚刚一直暴露在外面的胳膊和手已经冻得有些僵硬 他正想在旁边儿悄悄甩甩手活动一下时胳膊却突然被一只指头白皙修长的手轻轻握住。
白敬亭心下一颤垂眸一看发现大老师竟然连眼睛都没睁开。
张伟只是顺理成章地把白敬亭那只稍稍僵硬的手臂拉进被子里然后探出双手紧紧地抱在了自己怀里 白敬亭却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因此静止了。


虽然隔着衣衫但白敬亭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来自张伟身上本就比常人低的体温 他紧张到不行 却忽然得到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强装自然地用另一只手臂环住了张伟的肩。
 
张伟把自己整个都藏在了被子里 只露出光洁的额头和半张脸蛋 他依旧习惯性地弓着身子 看起来像是正被白敬亭完完全全的抱在了怀里。
空气变得绵长 他们亲密无间 只不过当下两人都未能察觉到。
 
“大老师也怕冷啊~”
白敬亭忍不住开口调侃到。
却迟迟没有回音。


又过了一会儿 就在白敬亭以为大老师已经睡着了的时候 被子下面传来了张伟软绵绵的小奶音。


“我怎么能不怕呀。”
有气无力的。
“我就是什么都怕......”
梦呓一般的 然后就再没了声音。
 
张伟柔柔的声音越过被子透过空气穿过皮肤一丝一丝敲打进了白敬亭的心口。
白敬亭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全部神经全部细胞都被深深地刺痛了。


——怎么办,想要保护他。


白敬亭苦笑了一下。
二十几年来头一次产生想要保护别人的想法的对象竟然是比自己还要大的大老师。
他开始腹诽自己的自作多情。
 
张伟的些许发丝正触着白敬亭的脖颈和脸颊 那么柔软。
和它们的主人一模一样。


白敬亭忍不住紧了紧仍环着张伟的那条手臂 压下心里的悸动暗自庆幸对方已经陷入熟睡。
张伟不声不响地就在白敬亭的心里种下了一颗温柔的种子。
并且迅速地生根发芽了。


白敬亭轻轻地叹了口气。
长夜未央 然后一夜无眠。
    

5


之后他们变得很熟 关系很铁。
张伟像是终于打开了心扉。
俩人一起翻山越岭 一起经历风雨 甚至还一起...喝过尿。


“我们可是一起喝过尿的好朋友!”
张伟没事儿总爱扯出这件事儿来逗笑 白敬亭急得跳脚却奈何拦不住管不了只能咬咬牙齿放任自流 顺便妄想自己有朝一日能直接用什么堵住对方的嘴。
——比如...那什么...以吻封缄之类的。
想到这里白敬亭突然自顾自地红了脸 被眼尖的张伟瞧见之后无情地戳穿。


“哎哟喂您这就脸红了可还行?”
“......”
“别不是因为看见我了吧?”
“......我热!”


白敬亭气急败坏地争辩 张伟却在一边笑的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睫毛长长 眉眼弯弯 嘴角上扬出快乐的弧度 头顶上的几撮小绿毛顽皮地翘来翘去。
他用双手抱住白敬亭的胳膊靠在对方肩头对着台下观众笑成一朵阳光灿烂的花儿。
那么好看。
搞得白敬亭也要忍不住微笑起来。
 
——那么好看。
——如果只给我看就好了。
    


【未完】

评论

热度(82)

  1. 萌萌哒蛋黄酱雲水散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