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白搭】独占欲 3完结

手癌少女一出手:

终于一发完结(*゚▽゚*)
太爽了!
非常感谢大家的陪伴~



迷糊的张伟被白敬亭拖了一段路才反应过来。
“诶,儿砸?”
白敬亭没有理睬他,反而把他的手攥得更紧。

他和白敬亭牵着手在路上走。
路灯微弱的光芒洒在寂静的小路上,不远处灯火通明。
他望了望自己儿子的背影。
单薄却可靠的肩膀,似乎可以独当一面了。

第一次见他的那天明明个子那么小,不起眼的一个孩子。
漂亮却无生气。
他忍不住去逗他。
“嘿,你叫白敬亭是吗?”
小白敬亭乖乖的,却一直低下头不肯看他。
他突然没了逗弄小孩的兴致,握住小孩单薄的肩膀,把他轻柔的揽进怀里。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老爸了,你要和我一起生活吗?”
小孩窝在他的怀里,漂亮却没什么光彩的眼睛闪了闪,用短小的胳膊轻轻回抱住年轻的男人。
“好。”

多少年了。
一开始不肯喊他老爸,后来逐渐开朗起来,陪他笑闹,陪他通宵打游戏,和他一起吃他做的并不美味的饭菜,和他一起洗澡......
以及现在,变成叛逆少年。
陪伴他度过了十个年头。
那个小孩都这么大了,变成一个比他还高半个头的男子汉了。

“儿砸......你先放开我,发生什么事你可以跟老爸说啊。”
张伟感觉心脏涨涨的,似乎什么东西满溢出来。

白敬亭突然停下脚步。
“真的吗?”
“真的什么都可以和你说吗?”

为人父的感情使张伟情不自禁地开口:“当然啊,我是你老爸啊......”
他突然想到,现在叛逆的白敬亭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和他交流了,“如果,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勉强你啦...”

背对着他的白敬亭握紧了身侧的手,像下定了某个决心。
“老爸,我问你”
“你还记得我高二暑假的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

张伟的沉默让白敬亭急切地转过身。
他抬起张伟的头,想看清他的表情,不放过他眼神中一丝一毫的波动。

尴尬
难堪
掺杂着些许羞耻

白敬亭绝望地闭上眼,“我知道了。”
原来不止他一人选择性失忆。

张伟觉得白敬亭明明站在那里,某种东西却坍塌了。
“儿子啊...我知道你是无心的。”
他焦急的补充道。

“如果我说,那晚我对你做的事,是我一直以来的渴望呢?”
白敬亭绝望地看着张伟,眼神分崩离析。

张伟愣了愣,“你...你那天晚上...我...那个床上”
他显然是结巴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这样做对吗?”

“老爸,我对你产生这样的的感情,对吗?”

“我...也不知道”
白敬亭紧紧抱住张伟,把头埋在老爸的颈间,深深地闭上眼。
张伟没有动,只是任由白敬亭抱着自己。
很长的一段时间,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抱着自己沉默的儿子,散发着深深的绝望。
张伟感同身受,他的身心似乎都在软化。
就在他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的时候,一只手砍向他的脖颈。
他只觉眼前一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失去了知觉。



“嗯......”
张伟悠悠转醒,动了动身体,突然发现他的手和脚都被领带绑住了。

这时,白敬亭打开门走了进来。

张伟险些没认出自己的儿子。
白敬亭的头发剪短了一些,露出一双深黑沉静的眼,勾着的背挺直了,身上的衣服很服帖,整个人显得一丝不苟......
如果说之前的儿子是散乱颓废的,那现在的他就是深沉冷静的。
陌生又熟悉。
他有点恍惚,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眼前的白敬亭,才是之前他的样子。

“儿子,你先放开我。”
张伟带着有些请求的语气。
“爸爸......”
白敬亭慢慢地抚摸着张伟的脸,眼神越发幽暗。
他扬起一个残忍的笑。

他绕到身后,拥住了张伟,用嘴唇亲吻他的脖颈,重重地,绝望地。
“小白你疯了是不是,先放开我!”
虽然怀里人挣扎地厉害,但张伟的气息还是让白敬亭满足了许多。
他的手越拥越紧......
他扭过张伟的头,深深地吻住他的唇。



这个熊孩子。
张伟在心里骂道。
他已经被白敬亭关了三天了。
他握紧双拳,他真的想怒斥白敬亭,狠狠揍他一顿,可最后他还是松开了拳头。
那天,他吻了他。
最后,他却哭了出来。

他们是父子,那是他的儿子,他又怎么不会体会到儿子的绝望?
他的脆弱,他的挣扎,他最后豁出一切的疯狂...
儿子或许比他更痛苦。


第五天,白敬亭走进来。
他松开绑在张伟手和脚上的领带。
他决定还他自由。
也给自己自由。

张伟马上冲出了家。
他一刻,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了!
想不到有一天,他竟然会逃离自己儿子的身边。
张伟知道,这个时候需要互相冷静。
他打开手机,有五十多条未接信息。
他点开重复最多的那个名字。


“我可以去你家吗?”


梁桥打开门,看到的就是消瘦了一圈的张伟。
他没有问他发生了什么事,而是让他进了门,并准备了一浴缸的热水和美味的食物。
等张伟似乎恢复过来了,坐在柔软的沙发里发呆的时候。
他问道:“你儿子呢?”
提及儿子,张伟就惊了一惊,“能,能在哪,他在家啊。”
梁桥看着慌乱的张伟,扯出苦笑,止住了话题。

晚上,张伟嚷嚷着要喝酒。
他喝得很凶,一杯一杯像喝水一样。
梁桥看不过去,把他手里的酒瓶夺了过来。
“哎,有什么烦心事就说出来吧...”
张伟夺回酒瓶,再次干了一杯。
他倒在桌子上,似哭似笑地自言自语,“臭小子...养,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来...嗝...对我这样吗...”
梁桥转过张伟的脸,直视他。


“你真的很烦恼吗?”
“废,废话...都他妈...要烦死了”
“开启另一段情感是忘掉烦恼的最好方法”
“你,要和我试试吗?”



张伟昨天晚上喝得太多了,到第二天中午脑袋还是止不住发晕。
他不是不知道梁桥的心意。
但,他不能答应。
如果答应只是为了逃避儿子,那么对梁桥就太不公平了。
他值得,拥有一个对他一心一意的人。



他使劲按压着自己疼痛的脑袋。
摸到床头的手机。
五条未读消息。
张伟点开,缓缓刷出一张照片。


砰!
手机掉落在地板上。
张伟冲出了门。

只见地板上,手机的屏幕里。
一只被刀片割的乱七八糟的手腕。
正在淌着血。


白敬亭坐在洗手间的地板上,面对着天花板。


他不知坐了多久?


一个小时?


十个小时?


他不知道。


手上的血已经不留了,结成难看的痂。


身边的血滩也快干涸了。





耳边传来开门的声音,他微微抬起头,一个人冲了进来,那是他的老爸。
他笑了,真好,还能看到你。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白敬亭虚弱地笑了笑,“爸爸,你...回来了”
张伟攥住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老爸...你是不是想揍”
白敬亭还没有说完,张伟就将唇重重地按压上了他的唇上。
他惊讶的睁大了眼。



“臭小子,你是故意的吧,你知道我看不得你受伤!你知道我看不得你受一点委屈!”
他的语气轻了很多,“你知道的...我最爱你”

白敬亭瞪大了眼,听着父亲的低语,不可置信。

“我说过的,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生活?”

白敬亭哽咽起来,半晌才抬起头,止不住的泪落了下来。
“好。”

评论

热度(59)

  1. 萌萌哒蛋黄酱手癌少女一出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