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世上的另一个我【张伟水仙】 2

Elyon_Veg:

==========================


张伟水仙微现实向。


 


外冷内热主持人Wowkie X 直爽音乐人张斑斑


 


Wowkie曾经是花儿乐队主唱大张伟,乐队解散后改头换面进入主持界,外冷内热,总是拒人千里之外;张斑斑是电音新秀,直爽,没城府,容易得罪人。


==========================


 


 


 


10


 


湖南台当红炸子鸡竟是隐姓埋名的昔日摇滚乐队主唱,而且为了一个新秀歌手不惜在公众面前与别人撕破脸。Wowkie在饭馆大打出手的事迹一夜之间上了热搜。


 


视频里,Wowkie戴着墨镜,一身黑衣黑裤,不卑不亢地与大鹏对峙。大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磕磕巴巴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视频的最后,平日里低调和气的Wowkie放下的一句狠话圈下了一大批迷妹:


“看清楚了,这他妈是你亲爷爷,大 张 伟 。”


 




“平时这人这么和善,没想到狠起来真吓人。”


“Wowkie好帅啊啊啊啊啊命给你啊”


“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Wowkie说自己是大张伟吗……”


“大张伟??花儿乐队那个大张伟??”


“评论里能说出花儿乐队的都暴露年龄了……”


“这两个人什么关系?可达鸭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这天录完天天向上,Wowkie与汪涵走出湖南广电,有三五记者围上前来,询问打架事件始末。


 


Wowkie脸上看不出表情,慢条斯理的开口:“帮年轻人这事儿,网上视频照片那么全,您各位还犯得着来问我么。”


 


有位大胆的娱记突然开口:“您对小爱与花儿乐队怎么看?您是否有意向加入这个乐队呢??”


 


Wowkie抬头看了看那个记者,笑了,语气慢而冷:“至于乐队重组,对不住,无可奉告。”


 


说罢,两人坐进一辆商务别克,扬长而去,撇下尴尬的人群。


 


 


在车上,汪涵忍不住开口问Wowkie,“张伟,你真的上心了?”


 


“这孩子,让我想起了过去的自己。”Wowkie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心不在焉地回答。


 










 


12


张斑斑的音乐之路怕是有些命途多舛。大鹏事件平息之后不久,新歌《不服来抖》又在网易云激起不小的风声,有电音爱好者指出这首歌的音色和drop,与Wowkie几年前做的广告歌热血燃相似。


 


其实那些音色就是Wowkie同意使用的。两人渐渐熟络之后,张斑斑做歌的时候常常粘着Wowkie,Wowkie自己也忍不住,给斑斑指点了些做歌的技巧。


 


当小迷弟提出要在这次的编曲栏加入Wowkie的名字时,却被Wowkie拒绝了。


 


“我不想被我歌迷发现我还喜欢音乐。”Wowkie语气很淡漠,扭头看向别处。


 


 


Wowkie打开微博,翻了翻评论区不依不饶正义感十足的网友评论,随便挑了一条回复:


 


“谢谢各位关心,斑斑的采样是我允许的,有什么疑问么?”


 




“我去,没眼看了,你们快在一起吧。”


“我的妈,这也太宠了吧”


“Wowkie要为张斑斑承包鱼塘吗?”


“同志们!我发现张斑斑本名也叫张伟!!”


“嗷嗷嗷嗷我日双伟最甜嗷嗷嗷嗷”


 




评论的风格很快又变了一个模样。不过好像在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呢。






 


 






13


 


在长沙连轴转了半个月,Wowkie终于回到北京的家。周五早上八点,本想无人打扰地睡到地老天荒的Wowkie被一阵敲门声配合着门铃吵醒。


 


“我去现在送快递的怎么都这么早……来了来了”Wowkie挣扎着从床上撑起来,胡乱套了条裤衩向客厅走去。敲门声越来越响,听这声音门外人好像想把自己家防盗门给卸了。


 


“啊——谢谢您嘞……”Wowkie打着哈欠,一只手揉着眉头,另一只手伸出去要接快递。


 


“哟,偶像,又裸睡啊,还是这么性感~~”这快递小哥的声音好像很耳熟。


 


Wowkie抬头,看见一个穿得花里胡哨的绿头发男人站在门外,是张斑斑。今天的斑斑,依旧打扮得像个金刚鹦鹉,Wowkie被眼前这一身五颜六色一下子激醒了。


 


“诶哟喂我都躲回北京来了怎么还能被你吵醒……倒霉孩子……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家住这儿???”


 


“您内位英俊帅气的助理告诉我的”张斑斑脸上带着得意的笑。


 


梁桥啊梁桥,我看你是想提前内退了。Wowkie觉得自己的团队中出了内奸。“行吧……您来找我干什么。”Wowkie打开门,让斑斑进了家。


 


“我来带您去吃早点的。您上回不是说爱吃炒肝儿吗?我在您家小区后面发现一家,特好吃。快快快跟我走”说着张斑斑捡起椅子上的T恤和短裤扔给困出三眼皮的Wowkie。


 


 


 


Wowkie踩着趿拉板儿跟张斑斑下了楼,手里捏着一个保温杯。


 


“Wo哥,您这是抢谁家老太太的保温杯?”


 


“内什么,我最近嗓子不好。”


 


两人走出楼,遇见几个年轻妈妈在小区里溜孩子。一个小娃娃抱着玩具,咿咿呀呀地朝两人走过来。张斑斑不喜欢小孩,立马躲得远远的,站在一旁皱眉头。


 


Wowkie看到小孩却温柔地不行,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看着小娃娃走在自己怀里来。


 


一黑一彩,一高一矮。


 


张斑斑看着自己昔日的摇滚偶像此刻穿着拖鞋,抱着保温杯在小区门口逗孩子,悲从中来。


 


 


 


 


 


 


14


 


这天在长沙,张斑斑忽然提出要请Wowkie吃饭,说是为了感谢Wowkie的二次出手相救。


 


Wowkie在包间坐定,抬头看见斑斑走进门来,脸上带着得意:“Wo哥,猜猜小爷我还请来了谁”


 


张斑斑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身材微胖。是郭阳。


 


“张伟,好久不见。”


 


Wowkie楞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起身和郭阳拥抱。“好久不见啊郭阳。”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张斑斑放下筷子,问Wowkie,“偶像,你们重组乐队吧?”


 


郭阳也开口,“张伟,其实那天在乐巢我看见你了。”


 


“我知道”,Wowkie低头扒拉米饭,“不然你内天也不至于弹错。”


 


“Wo哥,我们是认真的”,张斑斑不死心,“你们重组吧,过去多好啊。”


 


“斑斑,酒量不行就别喝酒,明天你不还有通告呢么。”Wowkie想继续打太极,抬头却看到张斑斑眼神直勾勾盯着自己。


 


“内什么……蝈儿,我这阵子琢磨琢磨吧,毕竟夏天我手上要录的节目忒多,好久没碰吉他了,拾起来也要时间。”Wowkie终于松了口。


 


 


 


15


晚上十点,Wowkie和张斑斑两人回到住处。Wowkie打开门,斑斑又像小尾巴一样跟着钻进他家。Wowkie也没推他走,转身把门带上。


 


转过身来,斑斑发现Wowkie死死盯着自己。


 


“哎呀Wo哥不用感谢我~我一直特希望你们重组……”


 


Wowkie突然摸起茶几上的一个玻璃杯,狠狠地摔在地上。


 


“啪。” 斑斑被Wowkie突然的癔症吓了一跳。


 


“我去,偶像,您要干什么,没燥够吗。”


 


“斑斑,跟它道歉。”


 


“道道道……道什么歉?”


 


“道歉!!!”Wowkie眼里冒火。


 


“……行吧,对不起。”张斑斑以为他喝醉了,就依着来。


 


“好,你看它现在复原了吗?没有!!!”


 


“大张伟,你有病吧?”


 


“我看你他妈才有病!”,Wowkie气得脖子上青筋暴起,“你请郭阳来干什么?看我们重组乐队好圆你的追星梦吗!!!”


 


“哥,您是不是有点儿矫情啊”,张斑斑有点害怕,“以前你们多好啊,难道你真不想再做音乐了吗?”


 


Wowkie揪起张斑斑的衣领,一字一句地对面前的男孩说,“我他妈告诉你,内刀子,兹要是捅进去了,就算你拔出来,也不会再恢复原样儿了!!!”


 


张斑斑这才反应过来刚刚酒桌上发生了什么,越发觉得Wowkie古怪:“你就是放不下自个儿内点儿无所谓的坚持!”


 


“无所谓的坚持?”,Wowkie气笑了,“那您说说什么是有所谓的坚持?你以为咬着后槽牙活得跟摇滚乐里似的就算坚持了?你以为我那样还能有今天吗??”


 


“难道你不希望你爱的人回来吗?!你不希望他们陪着你吗??”斑斑声音里带着哭腔。


 


Wowkie楞了,松开了张斑斑的衣领,抬手擦掉了他的眼泪。


 


“斑斑,你明不明白,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都会离开你的……包括我。”Wowkie语气缓和下来,声音里带着哽咽,话到嘴边却笑了出来


 


“什……什么?”


 


Wowkie轻轻地摸了摸张斑斑的脸颊,转身走进书房,找出一个硬盘递给他。


 


“给你看个视频吧,那儿有电脑。”Wowkie扬了扬下巴颏,转身往卧室走去,“我睡觉了。”


 


 


张斑斑连上硬盘,发现文件夹里只有一个视频:“花样十年演唱会”。


 


看见舞台上那个冷漠无比的男人也曾趴在队友的肩上泣不成声,“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都会离开你”,多巧啊,刚刚这个男人也对自己说了同样的话。


 


视频播完,半夜的房间里一片寂静。张斑斑僵了一样,坐在电脑前,荧光反射在他脸上。


 


半晌,张斑斑合上电脑,起身走进Wowkie的卧室。


 


Wowkie其实没睡,倚坐在床上,听见门口有声响,扭头去看。


 


“内个……嗯……对不起……”张斑斑站在门口,不安地绞着衣角,语气吞吞吐吐。


 


“过来呗。”Wowkie招了招手,语气温柔。


 


张斑斑走上前,看着男人倚在床上看着自己,眸子黑亮平静如同夜空,没有了刚才的怒气。


 


“怎么了斑斑?”


 


见Wowkie松了口,张斑斑鼻子一酸,趴在男人怀里哭了出来。


 


“嚯,这傻孩子,哭什么”Wowkie笑了,摸了摸扑进自己怀里的小脑袋。


 


张斑斑声音里带着哭腔,“你给我看这个,是不是想说,你也会离开我,对吗?”


 


 


“不。”


 


Wowkie久久注视着面前的脸上带着不安的男孩,吻上他的额头:


 


“我会一直守护你,直到你成长为我的那一天。”


 


 


 


 


 


 


 


 


 


这回也许大概可能没准儿说不定是真完结了。



评论

热度(65)

  1. 萌萌哒蛋黄酱Elyon_Ve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