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世上的另一个我【张伟水仙】 1

Elyon_Veg:

       


外冷内热主持人Wowkie X 直爽音乐人张斑斑




张伟水仙,微现实向,每个人心中都有两面。tag不妥删。


(灵感来自《NANA-世上的另一个我》,非商用的的情况下,不知道可不可以这样改编,侵删。)




Wowkie曾经是花儿乐队主唱大张伟,乐队解散后改头换面进入主持界,外冷内热,总是拒人千里之外;张斑斑是电音新秀,直爽,没城府,容易得罪人。


 


0


据2017年全国14亿公民身份信息系统显示,我国最常见的人名是“张伟”,有409437人。


从概率统计的层面来看,其中任意两个张伟相遇的概率是0.00000008.


 


 


1


“旅客朋友们请注意,您乘坐的由北京飞往长沙的CA7603次航班马上要起飞了——”


 


Wowkie放下背包,一身黑衣黑裤,坐在座椅上闭目养神。Wowkie是湖南卫视王牌节目《天天向上》的主持人,此次去长沙正是要录下个月的节目。


 


“嚯对不住。”走道上的人碰掉了Wowkie放在扶手上的眼罩。Wowkie睁眼,看见一个年轻人正弯腰去捡东西,身上斜跨一个荧光枚红色邮差包,穿着鲜艳的扎染T恤,刘海漂染成绿色,脖子上挂着一副巨大的银色耳机,整个人五颜六色的像金刚鹦鹉。


 


看多了眼睛疼。Wowkie烦躁地把目光望向别处。


 


金刚鹦鹉捡起Wowkie的眼罩,翻过来一看,大红的布料配香槟金色的锁边,热闹地像过年。鹦鹉乐了:“嚯,这么来劲,本命年啊。真看不出来您已经四十八了。”突然的玩笑话在Wowkie身上不奏效,他抬眼看了看年轻人,伸手拿过眼罩:“谢谢您。”没再多说一句话。


 


“没劲。”年轻人笑着摇了摇头,像一朵七彩祥云一样挪走了。


 


 


 


2


Wowkie在湖南台主持多档节目,三天两头飞长沙,后来干脆在长沙租了套房,通告紧的时候就和造型师兼助理梁桥住在这里。这天深夜,录完夜场的《天天向上》,Wowkie回到家中,躺在沙发上正打盹儿,隔壁却响起了吵闹的音乐声。疲惫的Wowkie此刻怒气值满点,穿上拖鞋就去对面砸门。


 


“哐哐哐。”邻居门开了,露出个顶着绿色刘海的脑袋:竟然是早晨在飞机上遇见的金刚鹦鹉。年轻人穿着维尼熊连体睡衣,手里夹着一支烟,画风有些不协调。鹦鹉看见Wowkie,乐了:“嚯,是您啊,咱太有缘了!您找小弟有何贵干?”


 


“我是您邻居。大半夜的您弄歌就把耳机插上,我需要休息。”Wowkie却波澜不惊,一字一句地对年轻人下命令。


 


“哎哟对不住对不住,我忘了现在是半夜,您多担待。” 金刚鹦鹉连忙道歉,“哎对了……”


 


“没事儿。”没等年轻人说完,Wowkie点点头,转身回家,锁上了门。


 


 


三分钟后。


 


“哐哐哐。”这回是Wowkie自己家的门响了。Wowkie起身去开门,看见对门那小子拿着两罐可乐,一盒外卖站在门口,带着奶胖的小脸上笑容灿烂:“大哥,咱们既然如此的缘分深似海,可否赏脸与小弟共饮一杯?”


 


Wowkie虽然很烦,却看到年轻人手里的炸鸡金黄酥脆,冰镇可乐冒着凉气,想到下了节目还没吃晚饭,就答应了,侧身让邻居进来。


 


“我叫张斑斑,玩儿电音的”,年轻人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斜着躺到沙发上,“这是我给自己取的昵称,街霸您玩儿过么,里头有一招‘斑斑不老根’,我觉得这个寓意特好”,张斑斑递给Wowkie一块炸鸡,打开了可乐罐,“其实我真名叫张伟,伟大的伟,就是解散了的内个花儿乐队那个主唱,您知道吧,我和他重名。”


 


Wowkie正专心啃炸鸡,听到“花儿乐队”,眼皮抬了抬,刚想开口,“其实……”


 


“哥们儿,我还没问你呢,你叫啥?”斑斑没注意到Wowkie的欲言又止。


 


“Wowkie。”


 


“叫啥?Wowkie?还英文名……你你你你中文名叫什么”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装什么装。我一玩电音的都不用英文名。”张斑斑看Wowkie这幅冷淡模样不太顺眼。


 


“我吃饱了,谢谢您款待。”Wowkie扔下鸡骨头,仰头喝完可乐,起身去开门。


 


“诶诶诶我还没吃完呢”,张斑斑被Wowkie推出门,看了看手上啃了一半的鸡腿,觉得这人莫名其妙,“跟谁欠他二百吊似的……”


 


 


 


3


这周天天主持的时候,Wowkie看到战友告别相拥,很少流露真情的自己站在角落里忍不住落了泪。收工时,涵哥拍了拍Wowkie的肩膀,“孩子,真想他们了就去见,都是一块儿奋斗过的朋友,有什么过不去的呢。”


 


“嗯。”Wowkie点了点头,走了。


 


回到家,Wowkie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摸索着从烟盒里抖出一支烟,点燃了却放在一边忘了抽。


 


“我养你们”,石醒宇开着自己的小吉普载着乐队的三个人,在高速上边飙车边冲身边的自己大喊,“张伟,就算付翀内孙子真做得出绝户事儿,大不了我去地铁口弹吉他,养你们仨!”


看着小宇脸上的真诚与坚毅,十九岁的少年笑得灿烂。


 


 


“可是你们最后还不是走了,都他妈是骗子。”半晌,Wowkie从回忆中回过神来,起身,狠狠地按灭烟头。


 


半夜两点的卧室,安静地只剩下自己的抽泣。


 


 


第二周的周五晚上,Wowkie下班回家,遇到正要去朋友家录歌的张斑斑。“Wo哥”,这是张斑斑自己给Wowkie取的名字,“我看你内节目的下期节目预告了,没想到咱冷若冰霜百毒不侵的W神还有落泪的一天啊”


 


“和你有蛋关系么。”Wowkie低头打开门。


 


“哎哟喂~~害羞啦,来给小爷我说说~肩膀借给你。”张斑斑不理会他的冷漠,身子往Wowkie家防盗门缝里凑。


 


“我明早回北京,今儿得早休息,不奉陪。”


 


“哎哎哎别赶我走啊”张斑斑又被推出了Wowkie家门。


 


张斑斑很生气,不知道他在隐瞒什么。


 


 


 


4


早上十点,Wowkie被门铃声混合着敲门声吵醒。胡乱穿了条裤衩,起身去开门。一开门,看见张斑斑穿着毛绒连体睡衣,手里拿着一盘CD,站在门外对他笑:“我就知道你在家。哟,裸睡呢,这么性感~”


 


“有事儿么。”刚起床的Wowkie头脑还不清醒,无暇回应张斑斑的贫嘴。


 


“Wo哥我跟你说,我抢到了一张花儿乐队的专辑!”斑斑见Wowkie松了口,开心的往门缝里挤了进来,把手里的专辑举到Wowkie面前,“这得是清朝的专辑了吧,真不容易啊,我跟咸鱼上内哥们儿抢了好久呢。”


 


“嗯,了不起。”Wowkie敷衍着往卧室走。


 


“Wowkie”,斑斑却像个小尾巴一样跟了上来,“我跟你说过对吧,斑斑不是我真名儿。我和花儿乐队内主唱大张伟同名,我也叫张伟,特巧。我特崇拜他,当时就觉得,嚯,这是天的召唤啊,让我做音乐。”


 


“嚯,是么?”Wowkie转身看斑斑。


 


“你看我这头发”,斑斑指了指自己绿色的刘海,“就是向他致敬呢。”顿了一下,斑斑又开口,“可是后来他乐队解散了就再也没有音讯了……”


 


“哦,这张啊,确实不好买”,Wowkie拿过斑斑手里的专辑,“不过我自己还留着呢。”说着拿下巴指了指身后的书架。


 


斑斑望向Wowkie身后。书架中间一排,排列地满满的全是花儿乐队的专辑和卡带,墙上还贴着陈年的海报。


 


“哎呦喂,您是老花蜜啊!Wo哥咱太有缘了!”张斑斑喜出望外。Wowkie却并不惊讶,站着没动。


 


“诶等等……”张斑斑抬头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Wowkie,又看了看专辑封面模糊不清的大张伟的侧脸,“我操,不是吧。”


 


时间过了十几年,再加上Wowkie前几年被助理忽悠着跟风做过微整,已经和那时的少年模样有了出入。


 


“你你你你是大张伟?!”


 


“您又没问过我,我说这干嘛。”Wowkie笑了。


 


“不是,您真是我偶像啊,我没做梦吧?!”


 


Wowkie没说话,抬手摸了摸斑斑的绿色刘海。眼神无比温柔。


 


 


“啊!!!!!!!!!!!”


 


送走张斑斑,Wowkie刚关上门,就听见门外传来男孩尖叫和跺脚的声音。


 


“只可惜是个男蜜。”门这边的男人倚着墙,低头笑了。


 


 


 


5


有一天,Wowkie听到隔壁传来熟悉的旋律,过来敲门:“张斑斑,弄什么呢。”


 


“偶像!我把你以前的歌remix了你听听”张斑斑急忙把Wowkie往屋里拽。


 


“哎呦喂……真麻烦……就这一首,快点儿啊。”Wowkie没想到斑斑会这么热情。


 


“好嘞。”把Wowkie拽进书房,斑斑按下空格键。


 


“妈妈不要再多啰嗦,请不用为我担心和难过……”


“前面是一片绚丽的景色,何必在乎那结果……”


“路边树上的花开了,就出了巨大鲜艳的苹果……”


 


Future bass仿佛赋予了摇滚新的生命。


 


Wowkie突然抄起一旁沙发上的吉他,着了魔般跟着音乐开始唱。


 


“别理我,我烦着呢!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受够了!”


 


“别理我,我烦着呢!啊——”


 


嗓音清亮如同当年那个少年。


 


看着偶像就在自己面前歌唱,张斑斑激动地快要哭出来。


 


一曲唱完,Wowkie抢过张斑斑手里的烟,狠嘬了一口,又放回斑斑的手指间,“摇滚乐就像是我离了婚却还是挚爱一生的媳妇儿。可现在这环境,没法儿弄。”语气冷而慢,刚刚那个一腔热情的大张伟又变成了Wowkie。


 


张斑斑看着Wowkie离开的背影,忽然明白了他并不是真的冷漠,只是把自己的热爱悉数藏了起来。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可仿佛只要埋得够深,就不会再受到伤害了。


 


 


 


6


“Wo哥,‘小爱与花儿乐队’这周六来长沙的酒吧演出!一起去吧!”张斑斑对Wowkie说。


 


“小爱与花儿乐队”是2014年前花儿乐队成员郭阳,王文博与新主唱小爱重新成立的摇滚乐队。二人曾经就此事和Wowkie商量过重组,被Wowkie婉拒了。“你们玩儿吧,我就不跟着掺和了。”当郭阳跟自己描绘对乐队重组的计划时,Wowkie也听得入迷,可到他开口时,却是拒绝。


 


“你去吧,我不想去。”Wowkie这次依旧婉拒了斑斑。


 


“可是你不想你朋友吗?”张斑斑不解。


 


“干你屁事。”Wowkie语气不冷不热。


 


“你是懦夫吗,为什么不敢直面过去!”


 


“跟你有蛋关系吗。滚。”Wowkie关上了门。


 


张斑斑气得在楼道里骂街,却遇到了给Wowkie买绿茶回家的助理梁桥。


 


“花儿如日中天的时候其实是张伟一个人在撑”,梁桥忍不住和斑斑讲了Wowkie的过往,“排练常常凑不齐人。四个人除了张伟都有了新的理想。”


 


“很多人不理解张伟为什么改名,为什么要伪装自己彻底告别过去。其实他是在友情与尊严中选择了后者。”


 


 


 


 


7


周六。长沙乐巢酒吧。


 


Wowkie最终还是答应和斑斑去酒吧。挤入人群,Wowkie看见郭阳站在台上,还用着自己几年前自己送他的背带。主唱小爱声音甜美,唱着十几年前那首《化蝶飞》。站在一边的王文博在弹吉他。


 


弹得真烂,比石醒宇差多了。Wowkie心想。


 


演出结束,乐队一行人走出酒吧。


 


“郭阳,刚刚你第二段是不是慢了半拍?”王文博提醒他。


 


“哈哈,老司机也有失手的时候啊~”小爱笑了。


 


“下次注意。”郭阳摸了摸身上的背带,心不在焉地敷衍了两句。


 


 


 


8


张斑斑发行了新专辑,经纪人为他接了一家访谈节目的通告。节目上,斑斑对主持人大鹏毫无保留地说出了自己的电子音乐创作思路。




第二天,这段访谈却被节目组添油加醋地剪辑成了另一个模样,登上了各大营销号的微博:“新晋音乐人张斑斑坦言抄袭”。


 


视频下面的评论也同样恶意满满。


“这么不要脸”


“这人让我想起了那个大张伟,都一样恶心”


“你看人家大鹏表情尴尬得都听不下去了”


 


Wowkie下班回到家,看见隔壁开着门,屋里只有微弱的灯光。敲门见无人应答,Wowkie迈步走进张斑斑家。


 


“咳咳咳,怎么这么呛。”屋里弥漫着浓重的烟味,Wowkie看见斑斑缩在沙发上,面前的烟灰缸里全是烟蒂,“斑斑,你怎么了?”


 


“操他妈我就不该喝酒,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一帮傻逼天天盼我毁。”张斑斑抬起头看着Wowkie,脸上挂着泪痕。


 


“我他妈就是想好好做音乐……怎么就这么难啊,操……”


 


“哥,我真没抄袭,那帮傻逼根本不懂电音。”


 


Wowkie看着斑斑委屈地缩在沙发上抱着膝盖,心疼得不行。


 


“嗯”,Wowkie探身过来,轻轻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我相信你。”


 


 


“涵哥,我想拜托您一件事儿。”走出门去,Wowkie拨通了汪涵的电话。


 


“没事儿张伟,说吧。”汪涵在台下依旧称呼Wowkie的真名。


 


Wowkie很少求汪涵帮忙,并且业界没有人不给汪涵面子。




第二天,那段歪曲事实的的视频在社交网站上已经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一段真实的访谈片段进了热搜榜。节目制作人向张斑斑团队承诺再也不会出现“不妥的后期剪辑”。


 


 


 


 


9


张斑斑对Wowkie的出手相救激动无以言谢,死皮赖脸地“请”自己的偶像去吃烧烤。


 


饭店里,两人坐下,Wowkie刚要摘墨镜,就听见旁边有吵闹的谈话声。


 


“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我苦心经营设的局啊,就这么坏菜了!我看张斑斑那傻逼是不想混了……”


 


人对自己的名字总是敏感,斑斑和Wowkie回头,看见不远处的一桌坐着大鹏和助理一行人。


 


“我跟你说,那边我都商量好了,到时候就把剪过视频咔咔往上一整……”大鹏越说越激动,满面红光。


 


张斑斑吓得低着头,坐在旁边听得直冒冷汗,手里握着的可乐罐一直在抖。再抬头看时,发现坐在身旁的Wowkie不见了。


 


“你们瞧好吧,下周那小子准歇菜……哎卧槽谁啊!”大鹏看见眼前冒出一个黑影,还没来得及躲,就被突如其来的拳头打在了鼻梁上。


 


是Wowkie。


 


Wowkie抬起右脚踩在椅子上,额头抵着大鹏的额头,虽然脸上笑着,语气却是慢而冷。


 


“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那您父母这命也太贱了。”


 


“想赚钱就好好做节目,别他妈天天干这么下作的事情。”


 


“您刚刚的小计划我已经录音了,您敢前脚毁他我就敢后脚毁您,咱试试?”


 


饭店里静得可怕。


 


说完话,Wowkie起身刚要走,听见身后大鹏身边一个助理来了句,“这tm谁啊。”


 


Wowkie笑了,停住脚步,转过头走向那个助理,摘下墨镜:


 


“看清楚了,这他妈是你亲爷爷,大 张 伟 。”


 


说完,Wowkie戴上墨镜,把手搭在张斑斑肩上,走了。


 








The End
















----------------------------------------


啰嗦


张斑斑常常不受人待见,觉得他太吵,电音太low,其实他只是希望快乐,喜欢音乐,受到伤害时会伤心,遇见小人时会心直口快。只是能珍惜这份真实的人太少,世界太残酷,毫无保留地展现给这个世界太不现实,人总需要盔甲。


而像Wowkie这样,把自己包裹起来,彻底告别过去,成就了自尊,却也因为自尊而放弃了真爱的音乐。很多人不理解Wowkie,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彻底告别过去再也不回头。但在Wowkie心里,却仍然是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所以Wowkie喜欢斑斑的单纯与热情,斑斑也需要Wowkie的成熟和冷静。


但在姆们大张伟身上,这两种性格是兼而有之的。所以才叫“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评论

热度(96)

  1. 萌萌哒蛋黄酱Elyon_Ve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