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大张伟上爸爸去哪儿脑洞

等喵来:

女儿粉们点开看看呢





    (一)


     大张伟马上要过四十岁生日了,人到中年的他和几年前没啥两样,按他自己的话来说“还过青春期呢。”岁月似乎也特别善待他,笑起来还跟地主家傻儿子似的,一脸的少年气。


     想当初大张伟被曝早已结婚领证,路人们的评论给大张伟媳妇儿都气乐了。


     ——啥,大张伟结婚了?他才多大?


    ——大老师不是还没成年吗!


    ——这媳妇儿...合着找了个妈!


   所以当大张伟领着宝贝女儿出现在《爸爸去哪4》的拍摄现场时,路人们又跌破了眼镜。


     ——大老师都有娃了?啥时候结的婚?


    ——大老师生了?他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女儿这么小,能照顾好大张伟吗?


   “你说这帮人怎么这么讨厌,咸吃萝卜淡操心!”大张伟翻了个白眼,转身划拉划拉哐叽头上的两撮绿毛。哐叽今年四岁了,长得圆嘟嘟粉嫩嫩,继承了爸爸的黑眼睛和祖传绿毛儿。


  


  “爸爸我们要公款旅游了吗?”哐叽并不明白公款是什么意思,但整天被抠门儿爹耳濡目染,在哐叽的认知中公款=免费。


    大张伟边点头边咧嘴笑笑,露出缺掉的那颗牙,显得特别傻气。这孩子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这么鸡贼。大张伟拿出保温杯,把里面冲好的奶粉倒进奶瓶里,在胳膊上试好温度后递给哐叽。


       哐叽接过奶瓶,抱着咕嘟咕嘟喝起来。


(二)


    到了目的地,村长李锐已经早早等候在那里。


     “各位老爸和萌娃们,接下来我们要进行为期一周的旅行,首先我们要上交所有零食和手机。”


     “啊什妈?还要上交手机和零食,节目组是想让我死在这儿!”大张伟用三秒钟说完这句话,并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虽然嘴上牢骚话没停过,但大张伟还是把手机和零食乖乖上交出去。


        “哐叽,我好饿呀。”被分到茅草房里的大张伟坐在板凳上,看着女儿小哐叽,一脸的丧。


       哐叽从床上蹭下来,走到大张伟面前,摘掉渔夫帽,小手像变魔术一样从帽子里掏出一袋黄飞鸿花生。


       大张伟眼睛都看直了。


       哐叽又转过身去,撅起屁股对着大张伟的脸,两手掀起掖在裤腰里的T恤,屁股扭扭,从后背里哗啦哗啦抖落出几袋肉松脆饼。


      “哎呦喂我这孩子,变的全是他爸爱吃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物能生出这像神仙一样的女儿!”


       


      “爸爸您快别嘚啵了,快吃吧。”


     “要是有瓶儿甜水儿就好了。不过没有也行,哪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事儿,遗憾才是人生的出口,哐叽你说对不对。”大张伟撕开一袋花生,边吧唧边说。


     哐叽自动忽略老爸的自言自语话痨神功,拿着小兔子水杯去门外大缸里舀水了。


(三)


       第二天早上,大张伟和哐叽同时被刺眼的阳光晃醒。


      “爸爸关掉,快把太阳关掉!”哐叽把脸埋在枕头里闷闷地喊。


        大张伟眯着眼睛坐起来,头发鸡窝一样炸开。放空了几秒后,大张伟突然一激灵。


    


    “哐叽哐叽!快起床!昨天村长说我们早上五点得去抢早餐!”


       芒果台延续了之前节目的风格,屁大点事都要给嘉宾折腾出屎来,不过一切都是为了节目效果,有冲突和噱头观众才愿意看。


       “呜哇呜哇呜哇快起床,独角兽来顶哐叽的屁股了!”


      几秒钟后哐叽被大张伟人工闹铃叫起,呆呆地坐在床上,两眼放空,顶着绿刘海的短发蓬松而混乱,看上去和几分钟前的大张伟一模一样。


     “哐叽快起来,一会没饭吃了,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大张伟点点手腕上并不存在的手表,两手插进哐叽的胳肢窝下,一使劲儿把女儿抱下了床。


     胡乱给哐叽洗了把脸,父女二人站在门口用一大一小同样炸成海胆的牙刷刷牙,头发也炸的跟海胆一样,路过的村民们看见这样的画面被逗得直乐。


     


        


     “您别光乐,您知道我们该去哪取早餐


吗!”


        


       了解了大概的地址,父女俩穿着亲子吊裆裤,晃晃悠悠去拿早餐了。


      到了目的地大张伟傻眼了,比赛早已经结束,各家已经拿到了属于自己的食材。只剩下一个茄子和两根菜叶可怜兮兮地躺在篮子里等待认领。


          


        二十分钟后....


     “哎呦我去吓死我了!”


       正在仔细洗菜的田亮被灶台下突然钻出的小脑袋吓了一跳,仔细辨认后田亮才认出那是大张伟的女儿小哐叽。哐叽的小脸被灶台灰蹭的黑一块白一块,可怜兮兮地看着田亮。


     


   “田亮叔叔,你在做什么好吃的,我能尝尝吗?”


     田亮心都快被萌化了,正要抱起哐叽,耳边响起清亮的少年音。


   “就是就是,你做那么多,让我们尝尝呗。”       


     大张伟手里攥着一把不知道从哪要来的瓜子,边磕边大大咧咧地说。


     


     “你上一边呆着去,哐叽在我这吃可以,你哪来的回哪去。”


        “小抠儿!”大张伟眼疾手快顺走两棒放在灶台上煮好的玉米。


        “你那还有呢,这么多你也吃不了,多亏有我和哐叽这样的天使帮你解决难题!哐叽快谢谢你亮叔。”


         “谢谢田亮叔叔。”哐叽又轻轻拿起两个煮鸡蛋,和大张伟一溜烟跑了。


       田亮攥着一把没洗好的菜在门口急得跺脚:“快把饭还给我!大张伟你给我回来!”


       “你田亮叔叔做饭不好吃,咱俩去看看你张亮叔叔做啥呢,他做饭好吃,他家就是专门做麻辣烫的。”大张伟安放好“赃物”,又牵着哐叽来到张亮家。


        


        


     “张亮你这鱼做的,一看就不好吃。”


       正系着围裙给鱼摆盘的张亮听到后一脸懵地抬起头。


      


    “谁说的,我做这鱼加入了祖传的独门秘方,天下第一好吃!”   


    


    “你这颜色不对,有点黑,是不是糊了。”大张伟忍着口水,倚着门框说得漫不经心   。


    “我做的是红烧鱼,就这颜色,不可能糊,不信你尝尝!”张亮开始上套了。


  


     “我可不尝,糟践我这舌头,哐叽你去尝尝。”


       张亮挑起一块鱼肉,把鱼刺择出去,呼了呼热,放到哐叽嘴边。


      哐叽张开小嘴,啊呜一口把鱼吃下去。


      “爸爸,好吃!”


       


     是吗,我尝尝。大张伟拿起筷子,挑了一小块鱼肉放进嘴里砸吧,鲜美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


       “什么玩意儿,这太难吃了!张亮我就说糊了你不信!”大张伟眉头皱在一起,装得跟真的一样。


       “什么,不可能!”张亮心里有点发蒙,挑起一块尝了尝,“哪糊了,这不挺好吃的吗!”  


     “我也觉得张亮叔叔做的好吃。”哐叽眨眨眼睛一脸无辜。


   “不好吃不好吃,哐叽咱不吃了,回去爸爸给你做,比这好吃一万倍。”   


    


     “嘿!大张伟你故意气我呢吧!哐叽说爱吃!你让她吃点!”


      


  “不了不了,我们回家吃....嗨你这是干嘛,这多不好,别盛了我们不爱吃,哎呀你这人真是的...”  


      


   “我给哐叽拿的!你这味觉算是没救了!哐叽你可别像你爸!”   


   大张伟左手举着盆里的张亮硬塞的半条鱼,右手牵着哐叽,父女俩相视一笑。


     


    “爸爸你真厉害,你怎么知道张亮叔叔会给我们呢。”


     “这叫激将法,你越说他不好他越想证明自己,大厨都这样....”


 


   (四)


     天刚刚亮起,大张伟牵着哐叽深一脚浅一脚的踏过一片泥泞道路,来到一片泥潭旁边。


     


   “大张伟每次最慢的都是你俩,你天天带哐叽练什么神功呢?”张亮没忘记上次的偷鱼之仇,对大张伟发出灵魂的拷问。


  


      “嗨,我们爷俩儿青春期长身体呢,得多睡会。再说我可以将就,哐叽不行,哐叽你说是不是?”


    


       “爸爸你唠叨得就像个更年期。”


         


          大家哄堂大笑。


       “你这破孩子你你、你跟谁学的!?”


         哐叽也跟着咯咯直乐:“上次听大蜜姐姐说的。”


        村长李锐拿着大喇叭喊:“各位老爸和孩子们注意了,一会我们要进行一场泥潭足球比赛,表现优秀的队员们可以参加今晚的篝火晚会!”


  


      “哎呦喂怎么又是运动,可真要了你爹我老命了。”刚才还自称青春期的大张伟此刻又化身运动无能的老年人。


   


      虽然嘴上抱怨着,但大张伟手可一直没停下,取运动服,带哐叽去换衣服,做运动前的拉伸运动,胳膊腿儿抻得跟只小王八似的。几分钟前哐叽伏在大张伟耳边说:“爸爸,我喜欢晚会,我们可以去参加吗?”哐叽眼睛亮亮的,大张伟不想让女儿失望。


     比赛开始了,泥潭不算深,刚刚没过大张伟小腿的一半,但对于他来说却是很大的考验。大张伟在泥潭里艰难地移动,没一会就没了力气,大张伟坐在旁边干燥的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脸上抹的全是泥巴,看上去像一只丧脸大花猫。


     哐叽正在跟其他小朋友抢球,看见老爸一脸疲惫地坐在地上,便赶快跑了过去。


    “爸爸你累了吗?”


    大张伟低头,看见哐叽正站在泥潭里仰着脸看他。


   “嗨,有点,爸爸运动能力不行,歇一会这就过去。”


     在女儿面前大张伟几乎也从不掩饰自己的弱点,他觉得在孩子面前也应该真实,不应该一味塑造伟大的形象。这样的教育也让哐叽变得实在而体贴。她把小手放在爸爸的膝盖上,踮起脚小脸凑到爸爸耳边: “爸爸你累了就歇一歇,我们只要能去晚会就好,不用太努力,又不给钱。”


       


    “得嘞,我这女儿要求真低,爸歇过来了,这就去比赛。”


        大张伟瘦小的身影在泥潭里跑来跑去,球一个没踢进,跟头倒是摔了不少。其他孩子嘴里喊的都是“老爸加油”,只有哐叽嘴里喊的是“爸爸看路”。


        一个球传过来,大张伟飞快起身跑去,但身体跟不上脑子,大张伟感觉到重心一偏,身体往右倾倒,右脚脚踝传来一阵刺痛,大张伟整个人栽在泥潭里。


       “爸爸!!”哐叽回头看见大张伟躺在泥潭里,一秒钟都没有迟疑,拼尽全力向大张伟跑去。摔了跟头,就站起来继续跑。


       大张伟看见哐叽满身泥土跪坐在自己面前,又好笑又心疼。


       哐叽满脸是泪水,拉着爸爸的胳膊哇哇大哭:“爸爸对不起我不想参加晚会了,爸爸你快起来,对不起...”


      


      大张伟看着哭到抽搐的哐叽,心也跟着突突地疼,比脚踝上的伤还要疼。


     “哐叽不哭了,哎呦,可怜了我这孩子。”大张伟搂过哐叽,女儿小小的脑袋埋在他的颈窝,他轻拍着哐叽的后背,女儿柔软娇小的身体因为哭泣而轻轻颤抖。


      做了简单的包扎,大张伟和其他人一起坐在小巴车上,向篝火晚会目的地出发。


    哐叽却没了比赛前的兴奋,眼睛盯着大张伟的脚踝,隔几分钟就要问一次:“爸爸疼吗?”


    “不疼不疼,都没感觉了。”


     “爸爸你的脚是不是坏掉了!怎么没感觉了!”哐叽紧张地睁大眼睛。


   “嚯!没感觉的意思就是不疼了,哐叽你是不是我内帮歌迷转世啊,比亲妈都操心!”


    “大张伟你可真有福气,摊这么一小棉袄儿。”沙溢一手搂着安吉,一手搂着小鱼儿,羡慕的两眼发光。


       


    “那可不。”大张伟胳膊搭在哐叽肩膀上,笑得一脸傻气。


    


(五)


   


      天空中黑漆漆的,一颗星星也没有,反而把人们的眼睛衬托的更亮,猩红的火苗映出所有人眼里的星星。爸爸们和孩子们围着篝火又唱又跳,歌声把寂静的天空都划出一道裂口。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角落里席地而坐的大张伟和哐叽。俩人一人捧着一棒烤玉米,坐在地上吭哧吭哧地啃,像两只偷吃粮食的小鼹鼠。


    “哐叽,你去跟他们再跳会儿呗,不用搁这跟我耗着。”大张伟抬起埋在玉米里的大头,嘴里的烤玉米还没有咽下去,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


      “爸爸,我老累了,我想啃苞米。”


      “嚯这东北话!跟你沙溢叔叔学的吧。听话,一会吃完再去玩会啊。”


       大张伟看着自己脚上的纱布,有些懊恼,也有些愧疚。


       哐叽的小脑袋凑过来,鼓鼓的脸蛋儿上还沾着玉米粒:“爸爸我觉得你今天表现得特别棒,老帅了!我爸爸是全世界最排面儿的爸爸!”哐叽眼神真挚,语气激昂,看起来神神叨叨的。


     大张伟埋头低笑,多好我这孩子,还真是鱼找鱼粪找粪,哐叽不嫌她瘸爹笨。


                            


                                                          (丸)




番外一 .接机


    首都机场航站楼内


  “哐叽好可爱啊!” 


   “哐叽又长高了!”


   “哐叽头发掉色了快让你爸补补!”


   “哐叽看这里!”


   大张伟抱着哐叽一脸沮丧:“我说你们干嘛来了!这都是谁粉丝这么讨厌!”


   大张伟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要和自己亲闺女争宠。自从带着哐叽上完节目后,自己旗下女团全变成了哐叽粉丝,36D大蜜摇身一变成了“飞叽场”,这事儿搁谁身上谁不上火?


    “行了行了别哐叽了,都快过来合影吧。咱们今天口号是什么呀,还是白毛浮绿水内个吗?”粉头大张伟极力装作自然地阻止粉丝爬墙行为。


    大蜜们站好排,举起早已准备好的牌子,大张伟蹲在前面回头一看,鼻子差点气歪。


    牌子上赫然写着“唧唧复唧唧,大蜜姐姐爱哐叽。”


     




  


番外二.静距离


    “各位观众朋友你们好,欢迎来到今天的《非常静距离》,我是主持人李静。今天我们请到的这位嘉宾,他年少成名,曾被誉为六大智慧少年之一,可他却一直用插科打诨的方式带着悲伤一起玩,印象中他一直都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少年。如今他已经升级为超级奶爸,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呢?让我们掌声有请今天的嘉宾——大张伟!”


        在观众的欢呼声中,大张伟和哐叽晃晃悠悠走上台。


       


       继上次大张伟父母来上节目之后,李静再次体会到基因的强大,哐叽的话痨功力比起大张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张伟和哐叽你一言我一语,话密到李静插不进一句,父女俩两秒钟一个梗,播室里的笑声快把棚顶掀翻。


       但哐叽毕竟是小孩子,节目录制到一半,哐叽没了开始的兴奋,她把小脑袋靠在大张伟胳膊上,眼睛半睁半合,轻声说:“爸爸,我困了。”大张伟让助理把哐叽抱下去,留自己一个人嘚啵。


   “我这耳根子总算清净点儿了,你俩在家也这么吵吗?你父母会不会很无奈?”


    


   “还行,关键是李静老师您之前也见过,在我们家那都得抢着说话,所以不存在谁吵谁的问题,我们都是互相吵,是这样儿的哈。”   


 “现在哐叽下去了,你有没有什么想对她说当面又不好意思说的?”


   “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一般我当她面儿就全说了,我俩之间不存在好不好意思的问题,都挺好意思(一声)的。”


     大张伟低头理了理额前的绿刘海儿。


  “其实我和哐叽的相处方式跟其他人不太一样,也不是说这样不好,但确实不是其他家庭父女之间相处那种模式,话说的有点别扭,但哐叽就好像不是我孩子....”


    


     台下观众一阵哄笑。


   “不、不是内意思啊!跟我头上这sai儿没关系(笑),就是说哐叽我俩之间,她有时候、就是吧、更像我的内群歌迷(台下大蜜激动欢呼)。虽然在社会关系上我是他爸,但她就是会不自觉的去关心照顾我,我内帮歌迷也是,平时总损我,但关键时候总是无条件地支持我,所以有时候我就想,你说哐叽是不是我内群亲妈粉转世,派这么一孩子替组团儿照顾我来了.....”


     


         

评论

热度(78)

  1. 萌萌哒蛋黄酱等喵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