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大薛/智障] Eternal Sunshine (完)

喜欢比心

跳着圆舞曲的猫:

灵感来源记忆清除者,但没有半毛钱关系。

非BE的角色死亡警告。

依旧是加班过度的脑子渣产品。黑暗向?

注:这篇是老薛发博前开始写的,我爱他,真的,你们要相信我(真诚脸)
*****

(12)
这是大张伟见到第十二个薛之谦,也是第十二个死在他怀里的薛之谦。

十二是个神奇的数字,十二生肖,十二钗,十二个月,十二地支,耶稣的十二使徒,十二星座,十二名圆桌武士。

他本来以为十二会有所不同。

(8)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第八個薛之謙在他面前被野生狼群撕裂时,他开始相信这是幻觉。

眼前残忍的画面是幻觉,空气弥漫的血腥味是幻觉,耳边听到的惨叫声是幻觉。

是恶梦吧,他对自己说,所以不用难过,闭上眼睛,睡醒就结束了。

(6)
到了第六个薛之谦时,他才意识到之前那些薛之谦都是不同的。

第六个薛之谦的锁骨上刻了个“VI”。

不顾这个薛之谦的阻拦,他跌跌撞撞凭着记忆寻到了昨天薛之谦的尸体,还在昨天那棵树下,叶子遮蔽雪,除了空洞的眼神和胸前的大洞,这个薛之谦看起来和刚刚在小木屋里跟他说话的那个无异,他伸出颤抖的手拉开他的羽绒服,锁骨上是个明显的“V”。

他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第六个薛之谦是冻死的,可能是追了出来,找不到他,但又不肯回去。

(21)
他紧紧抱着眼前的这个薛之谦,不让他出去,外面冷,我们就在床上过一天挺好的。

你昨天也这么说,第二十一个薛之谦无奈的回,我们都两天没下床了,我饿。

大张伟才意识到在这里他从没感到饿。

(42)
这里太阳不会落下,这里大雪不会停,日子没有意义,他不记得自己怎么来到这里,他不记得自己是否有家人,不记得自己是否有工作,不记得自己在薛之谦开始不断死亡之前是做什么的。

他记得薛之谦喜欢吃火锅,喜欢吃辣,喜欢弹吉他,唱歌的声音很好听。

他开始用薛之谦来计算时间流逝。

第四十二个。

(86)
他花了三个薛之谦的时间,把他能找到的,完整的,还能拼起来的薛之谦都搬进了地窖。

薛之谦怕冷,他不想让他们待在外面。

(33)
你怎么了?薛之谦问他。

他不知道该怎么答。

该说什么呢?说你是第三十三个薛之谦,之前的你都死了,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记得是怎么到这儿的?

他躺在床上用羽毛枕蒙着头,薛之谦的声音透过层层羽毛听起来模模糊糊的。

薛之谦去厨房烧水,隔了一分钟后厨房烧起来了。

(34)
大张伟睁开眼睛,一样的床,身旁躺着一样但又不一样的人。

冷冽的空气中是木头的香味,大张伟鼻子里还残留一丝肉烧焦的味儿。

这里是每个薛之谦的起点。

他哭着伸出手掐住了第三十四个薛之谦的脖子。

停下来好不好,我拜托你停下来。

第三十四个薛之谦是第一个死在他手里的薛之谦,也是最后一个。

(97)
他把第九十七个薛之谦带到了地窖。

看到一地自己的尸体的薛之谦的出乎他意料,只是苦笑了一下。

已经这么多次了吗?薛之谦说。

你你你你知道?

薛之谦转头看他,眼神中满溢着悲伤和怜悯。

记得,每一次都记得,每一次的痛也都记得。倒是你,还记得你怎么来得这儿吗?

不记得了,我不记得了,薛之谦我们离开这好吗?求你了,别......求你了,停下来好不好,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薛之谦抱着他,任他的泪水浸湿了自己的衣服。

只有你能让这一切停下来,只有你。别再折磨自己了,张伟,放弃吧。

这是薛之谦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116)
自从他知道薛之谦能保有前一段生命的记忆后,他们相处的方式开始变得不一样。

他和第一百零三个薛之谦在壁炉前铺了条毯子,躺在上面聊了一天。

他和第一百零五个薛之谦趁着雪小了点,去外面堆了个雪人打起雪仗。

第一百一十六个薛之谦出现的那天,雪停了,他们便收拾收拾去外头野餐。

最近几个薛之谦都很沉默,这个薛之谦也是,常常一副欲言又止。

薛,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挺好的,也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

够了,张伟,真的够了,停下来吧,该结束了。

他没有理会。

(0)
大张伟依著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这间诊所,名片是王文博给他的,可能是受不了已经哭哭啼啼一整个星期无法好好练歌的他。

诊所的招牌很简陋,一块破木板上面写着忘情诊所几个字,如果不是王文博拍胸脯信誓旦旦保证,他这辈子都不会踏入这种地方。

诊所里的人比想像中的多,小小的等候室里几乎坐满了人,他旁边坐着个年轻小姑娘,短短的头发,已经哭红了眼睛。

“你你你你也是想来洗掉记忆的吗?”

女孩没回他话,只是一直哭。

等了老半天,原本紧张的心情越发忐忑,终于有个护士来找他说话,塞了一个杯子和一份文件到他手中。

“如果你确定要忘记,就在文件上签名。先把这药水喝了,待会有助于回忆,可以清的比较干净。”护士说。“清除后不可逆转,请在签名前再三考虑。”

他抓住了护士的手,“真的有用吧?真的能把他的记忆全部清掉?”

“只要你愿意清除就能清干净。”护士不耐烦的回。

“电脑清除硬盘也能做备份的,真的清得干净吗?记忆能在脑子里备份吗?”

“一但开始就来不及了,清除程式一旦开始,会把你脑中每个角落关于他的记忆全部删掉,就算做了再多备份藏的再好,程式都找得到的。”

大张伟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想了很久,纸的角落都被他捏皱,还是在底下签了自己的名,把杯子里的液体一口喝下。

(1)
一开始大张伟就后悔了。

记忆的开头是他们在最穷的时候一起住的那间小公寓,狭小的木板床,简陋的装潢,墙壁角落剥落的油漆,都和他想像中的一模一样。

墙壁开始崩塌,整个房间天摇地动了起来,他看向窗外,外面的街道平静如水,只有他们这间房在摇。

抱着吉他在写歌的薛之谦像是感觉不到似的,依然自顾自哼着还不成调的旋律。

他紧紧抓着第一个薛之谦的手,说我们逃吧!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他拉着我薛之谦头也不回的跑,整个世界在他身后崩塌,在这里他不觉得累,但身旁的景色溶解的速度比他的速度快太多。

他们终于还是停了下来。

别消失,我后悔了,你别消失!我不会让你消失的!

好,我相信你,第一个薛之谦对他微笑,在他面前融化。

(完)

另一个灵感来源,也是这篇名字的来源,是部电影《Eternal Sunshine for the Spotless Mind》,电影名字是一首诗里面的一句,是我很喜欢的诗也是我很喜欢的电影,推荐大家去看看。

求评论建议小心心,好担心这篇写得会让人看不懂......




评论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