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大薛】发烧

研墨台里的猫:

  淋了一场大雨发烧了,烧到38度7,好难受。
  
  晚上室友打游戏声音好大睡不着。
  
  白天的课好多不能请假。
  
  下了课去医院好了。
  
  今天是我喜欢的人的生日,祝他生日快乐。
  
  
  
  
  
  
  要写一个伟哥哥宠薛的故事。
  
  有点烧糊涂的、丧心病狂的、可爱薛。
  
  
  假肉。不知所云。奇怪的幻想视角。
  
  不服你打我。
  
  

  
  大张伟刚回到家就被人按在了墙上。
  
  屋子里漆黑一片,客厅的窗帘没拉,借着落地窗外的月光大张伟看到眼前人一头毛毛草草的乱发。
  大张伟熟门熟路地搂上薛之谦的腰,又作怪地在某处按了一下,薛之谦立刻就像一只小动物一样呜呜吭着在他怀里扭。
  薛之谦抬起头,露出一张圆嘟嘟的小脸,不知为何亮晶晶的大眼睛里蒙着水雾,此时此刻看起来像是星河落在里面,还没等大张伟探究个明白就被薛之谦堵住了嘴。
  
  今天的薛之谦格外的腻歪,搂着大张伟的腰不松手,吸住他的下嘴唇轻轻地磨,人也在他怀里不停地蹭。
  
  对于已经几个月没亲昵的恋人来说,这种程度的撩拨足以让大张伟兴致高昂。他的呼吸很快粗重起来,黑暗的氛围格外的暧昧,眼前唯一有光亮的落地窗也对他产生了不小的吸引力。
  
  大张伟拥着薛之谦跌过去,唇舌还接在一起,薛之谦也呼吸炙热,完全陶醉在他的亲吻里。大张伟心道一声良辰美景,却突然被绊了一下向前倒去。
  被不小心咬到嘴唇的薛之谦呜咽一声,紧接着后背就触上了坚硬的玻璃。薄薄的秋衣挡不住玻璃带来的寒意,薛之谦猛地一激灵。
  
  大张伟赶忙道歉。
  虽然先扑上来的是薛之谦,但现在却是他急色了。
  
  薛之谦舔了舔嘴唇上的口子,小声抱怨了一句还要工作,便又扑了上来。
  他拉着大张伟的头靠向自己,难舍难分地亲上去,贴近的身体感受到对方热情的欲望,他便分了一只手下去解对方的裤子。
  
  大张伟穿了一条常穿的的吊裆裤,被薛之谦轻手利脚地解开了腰间的绑带、一把拉下去,内裤裹着鼓鼓的一团顶着薛之谦平坦的小腹。
  薛之谦更快地把自己剥干净,秋裤随便一蹬,秋衣一甩,挂在了沙发把手上、袖子还拖在地上。
  
  光裸的脊背碰到玻璃,薛之谦轻轻抖了抖,但很快就贪婪着迷地整个贴上去,甚至还偷偷舒展身体。
  
  “张伟、张伟哥,快来呀……”
  
  大张伟几乎被眼前人的姿态惊呆了。
  这样主动薛之谦难得一见,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有幸碰了他什么开关,让他这样热情——说不定是小别胜新婚。
  
  
  
  和冰凉的玻璃比起来,大张伟的身子更暖。薛之谦拥着大张伟毛茸茸的脑袋按到自己的胸前。他无法控制自己,又贪恋那一丝凉,又想永远沉进张伟的怀里。这一前一后、一冷一暖,他的意识似乎更模糊了。
  
  ——沉进去吧。
  
  ——就这样沉下去吧。
  
  
  薛之谦记得自己是一条鱼。不知为何被海浪冲上岸,躺在沙滩上就要干了。
  好热、好渴。
  
  薛之谦努力伸长了脖子,终于在一片柔软里找到了甘甜的水源。他只能不停地吸取泉水防止自己干涸。
  
  只觉得怀里的水源越来越凉,贴着身上很舒服,便越发地靠过去。察觉出它有一丝要离开的意思就死命地拉住。
  
  别走。
  我渴。
  
  我渴,好渴,要渴死了。
  好渴。
  ……张伟?张伟,张伟。你不要走。
  
  
  
  大张伟很快觉察出一丝不对。
  
  怀里的人像个火球,触手的皮肤发着不正常的热,借着半弦月光,看到薛之谦脸颊浮着病态的红,烧得眼睛都无法睁开。
  
  他把额头抵过去一探,吓了一跳。
  ——打个鸡蛋放上去都熟了。
  
  大张伟赶忙要把薛之谦抱回房间,薛之谦却搂紧他,嘟囔着叫着他的名字、不肯让他离开肌肤相亲的范围,他只好把薛之谦搂过来,手臂横过去揽住他的腰,不让他再去靠着夜里变得冰凉的落地窗。
  
  终于用脚从沙发上勾到一条薄被,大张伟把薛之谦裹进去抗进卧室,扔到床上就急急忙忙去药箱里找药。
  
  这是两人临时住的屋子,平时也都是薛之谦在收拾,大张伟找了好半天才找到药,拿了水和药回去,薛之谦正缩在被子里吭叽。
  看到大张伟回来了,委屈得不行,鼻子塞着,吭吭唧唧、眼泪汪汪的,刚要说什么一下子被眼泪呛到鼻腔,突然就通气了,他自己被突然通畅的呼吸搞愣了几秒,就傻呆呆地坐在那,维持着一副吃惊的不行的表情看着张伟。
  
  大张伟过去往他嘴里塞药,他反应过来,一头又扎进大张伟怀里。
  
  
  
  折腾了半宿薛之谦的头总算没那么烫了。
  薛之谦也清醒了不少。
  
   他用腿去磨蹭大张伟的腰,蛊惑他。
  “张伟哥~听说发烧的话里面会更热。这样的好机会你不试试么?”
  
  话没说完,屁股上挨了啪啪两巴掌。
  大张伟打完了又心疼地给揉两下,咬牙切齿地说:“等你病好了,有你受的。”
  
  
  
  —出来兼职躺在地下室里睡不着的fin—
  
  
  
  
  啊,他和别人在一起一年了。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
  


评论

热度(154)

  1. 萌萌哒蛋黄酱研墨台里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