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民国AU】沉沦 7

费尔南初:

*赶上了生贺!




【合欢】


 


自那日戏院惊魂,已有半月了。


张伟的伤虽无性命威胁,但好歹是实打实挨了一枪子儿,未要了整条命却也捞走了半条。


张家的戏院大战闹的满城风雨,平城人议论纷纷,帅府也是整日乌云密布。


 


薛之谦从书桌上爬起,揉了揉眼睛,伸手摸了几下不知被书本挤到哪儿去的怀表,无果,只好唤了小丫鬟进来。


 


“少爷,已经二更了,您休息去吧。”


 


薛之谦摇摇头,将散落一桌的书本草草归置几下,抓起外套就往门外走。


 


小丫头知他要干嘛,跑了几步拦住,“少爷,今日我听见副官交代,少帅已经能下床走动了,精神也好的很,想必是恢复的不错,没准儿过几天就能活蹦乱跳啦,您要不然…”


 


薛之谦白她一眼,被气笑了,“哪有人身上挨了枪,半月就能活蹦乱跳的?你要安慰我也找个好点的说辞吧。”


小丫头被他说的脸红,皱着眉头不知道该怎么接,也知劝不动他,只好又拿来一件外套,“那少爷您多穿点儿。”


薛之谦乖乖的披上,扯了扯嘴角,“知道啦,你歇着吧,不然管家又见着屋里亮灯,再来问。”


 


张伟伤了多久,二人也就分别了多久。


上次见着张伟时,还是他从马上摔下来,狼狈不堪的倒在自己面前。


副官严防死守着张少帅的院子,真真做到了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薛之谦几次想探望,前一踏进张伟的院子,后面就招来副官的黑面冷眼,还有全程公事公办的腔调。


薛之谦不傻,知道副官的冷言冷语都不是无理取闹,若不是因为他,意气风发的张少帅也不至于落得个丢掉半条命、卧床不起的惨状。


 


既然白天不让见,晚上悄悄的来总是允许的。


薛之谦不怕辛苦,每日每日的深夜探望,就算是只看看那人的睡脸,帮人掖掖被角,也好过日日在自己的屋里胡思乱想。


 


薛之谦轻轻推了推张伟的院门,守卫看看是他,难得的没有视而不见,反而恭敬的开了门,喊了一句薛少爷好。


薛之谦吓得一愣,不好意思的摆摆手,“抱…抱歉…我是不是太大声了?”


卫兵摇摇头,把门拉的开一些送他进屋。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薛之谦觉得今日这屋子里的灯光比往日要亮了许多。


轻手轻脚的往卧房走去,床上的人似乎睡的踏实,前几日被疼痛骚扰的眉头今日平平的舒展,额发也是清清爽爽,未曾被冷汗打湿。


只是这身上还穿着军装衬衣,薛之谦疑惑,这些个下人也有点太过粗心。


 


他蹲在床边看了张伟一会儿,确认少帅熟睡着,才敢蹑手蹑脚的取来睡衣,打算帮他换上。


不料刚靠近床边,手腕就被攥住,天旋地转间他整个人便倒在了那人身上。


薛之谦慌的挣扎几下,身体被牢牢箍着,抬头便撞上一对深不见底的眸子。


 


张伟半撑着身体,笑眯眯的看着他。


 


半月来薛之谦第一次看了张伟醒着的模样。


他曾想过无数次两人再见的场景,不管是张伟是恶语相向还是冷漠无情,他都接受得了;若是就此将他赶出帅府,他也是毫无怨言。可唯独,面对着一如往常对他笑着的人,薛之谦竟不知所措起来。


 


张伟见他愣成一块木头不动,叹了口气,怕他着凉,便小心的护着自己腹部的伤口,将趴在怀中的小少爷塞进被窝里来。


 


见人还是懵懵的没回过神,少帅心情好的柔声逗他:“许久不见,是不认得了?从鬼门关转一圈儿的人是我才对吧,看这样子怎么像你喝了一碗孟婆汤又回来的?”


 


薛之谦听着他没心没肺的调侃,鬼门关孟婆汤阎王殿说了一圈儿,胸中憋闷了半月的委屈悉数涌来,哗啦一下,脸蛋儿整个湿了一片。


 


张少帅立刻慌了,知道自己说的过了,连忙搂着人赔不是。薛之谦抽答着钻进他的怀里,双手揪着他的衬衣,嘤嘤呜呜的哭着,嘴里咕咕哝哝的道着“对不起,对不起”。


 


“傻瓜,你道什么歉。”


张伟摸摸薛之谦的脸,攥了满手的热泪,心脏立时拧成一团。


他自然是知道他的心思,自是知道了才更加心疼,怀里的小少爷哭的撕心裂肺,一声道歉有如一次重锤,敲的他胸中疼痛至极。


 


小少爷抬起头,眼神飘到张伟缠着绷带的腹部,眼睛里的泪水更加汹涌。


“你…你还疼不疼了?”


“不疼了不疼了,不放心你摸摸?”


薛之谦看看他又看看绷带,弱弱的将手凑过去,指尖虚晃了一下,被烫到似的又收回来。


 


“真的没事了,”张伟亲亲他的发顶,拉住他的手覆在自己的伤口之上,“看,没事儿吧?一点儿不疼,剧烈运动…”又是一阵不怀好意的笑,“…也不疼。”


 


薛之谦动动手掌,轻轻抚了抚厚厚的绷带,终于放下心来。他点点头缩回了手,嘴角一撇又要开始掉眼泪。


 


张伟揉着他的脸蛋儿嘻嘻的笑他小哭包,薛之谦被他惹急了,扑到他肩膀上呜呜哇哇的大哭:“呜呜呜…你那天摔…摔下去之后,我,我想去看你,管家拉着我不让…不让去!第,第二天我早早…早早就去看你,副官就…守在院子外面,说,说你没醒…不让我打扰你…后,后来我再去,副官还是…还是不让我…呜呜呜…”他断断续续的边哭边说,一腔委屈和苦水都用眼泪洒了出来。


 


张伟知他伤心难过,却又不知如何安慰,只好抚着他的后背一遍遍的帮他顺气,将他一句句的委屈都记在心里。


 


薛之谦哭了一会,眼泪顺着脸颊灌进脖子里,生生将自己哭成了个泪人才堪堪止住。


张伟不说话,只是笑着看他努力的憋着泪嗝,薛之谦也不吭声,只是把自己在他怀里缩的更深。




张伟哥生日快乐!吃肉!






薛之谦睁开眼,他整个人清清爽爽的裹在被子里,而跃进眼中的是那个人陷在阳光里的背影。他深吸一口气——混着阳光的空气里柔软又甜蜜的味道充满了整个胸腔。


 


似乎还有点别的东西要溢了出来。


 


他轻唤他的名字,尾音挤出喉咙的一瞬间那人便转过身来。


 


“醒了?”


那人逆着光的方向让薛之谦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慵懒又愉悦的心情已经通过嗓音传了过来。


 


这份愉悦传入他的胸中,反而弄的他心口憋闷。于是他伸手,掌心舒展,五指虚虚握了握,似乎是渴求一个拥抱,又似乎不全是。


 


“嗯?”


那人凑近,薛之谦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他是笑着的。


 


指尖细腻的触感传导至全身,温热的手掌抚过他暴露在空气里有些微凉的手肘,直到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把脸颊埋进张伟的颈窝前,他终于轻轻道出了憋在胸中的话。


 


“知道了,”张少帅的笑容扩大,“哥哥也喜欢你。”


 


薛之谦咬紧嘴唇,把自己在他怀里埋的更深,努力不让自己傻笑出声。


 


 


END


Lo主的叨逼叨:


副官不是故意拦着不给少爷探病的啊…戏院发生那么大的事自然是有很多后续事务需要料理的,而戏院的头牌又是少爷的好朋友(?),少帅自然是不想让少爷知道这其中的复杂事件和人心险恶了,so一路装病装昏了半个月才磨磨唧唧把事情处理完,好安安心心的吃干抹净(…)


不是剧情太复杂,真的是我懒得写…(拖走打死)

评论

热度(131)

  1. 萌萌哒蛋黄酱费尔南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