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看了泪珠会转圈的那种。

球爱上上谦♚:

【大薛】             像我这样的人

我死都不怕,只是怕忘记你,以及我醒来时你那充满担忧的眼睛,而我却一脸的茫然的问“你是谁?”     ——前言

张伟一直觉得他是个看的通透的人,也是个聪明的人,十几岁就在外奔波,也算风里雨里的闯荡过的人,但是他也喜欢说他是个庸俗的人,为了仨瓜俩枣的不停奔波着,他也算是个迷茫的人,每次谈到音乐,他都有想哭的冲动,事实又不能让他哭出来,他总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却总也没放弃过他想要坚持的东西,他说的话,也有相互矛盾过,所以,他总是在不断批判着自己。
没遇见薛之谦之前,他总是走马观花般,觉得爱情一定要轰轰烈烈的,才是刻骨铭心,毕竟玩摇滚的都这个通病,非得觉得燥,才是真实存在,不太喜欢细水长流,直到他遇见了薛之谦,才觉得一切只有陪伴才是真的,有个港湾的感觉,那才是他想要的家的感觉。薛之谦是个典型的上海居家小男人,喜欢家的感觉,别管在外面多么奔波忙碌,他的家里也一定是非常温馨的,家里虽然不是什么豪宅别墅,也算的上正常,他有一颗摇滚的心,长得却是一副唱苦情歌的皮囊,纵然谈过许多小姑娘,却也总是以抱歉结尾,倒也能换几首苦情歌,也不算白过一场,朱桢问他,她们不是挺好的嘛?为什么分开了。他说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是想好好的去爱,但是带着太重的目的,却也把这份爱变质了,到后来,根本没有爱,单纯的为了苦情去装作爱,这样虚假病态的爱,他自己听着都觉得假,更别提别人,跟大张伟的开始,其实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因为他觉得大张伟身上有他向往的东西,疯狂,以及温暖。
温暖,多么陌生的一个词汇,自从奶奶去逝后,他就仿佛把周围的一切都屏蔽了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那段时间,他的抑郁症一度严重到需要药物维持,绷不住爆发的时候,他几乎都没有任何一点儿想要活着的念头。后来,他遇见了张伟,张伟对他唱歌,唱着躁动的歌,唱着动情的情歌,唱着不一定是苦情歌的情歌。他的抑郁症慢慢的安稳下来,他喜欢看着大张伟在台上的一举一动,他觉得他找到了他一直想要得到的疯狂感,后来,他爱上了他,他喜欢张伟眯着眼睛睡不醒的样子也要黏黏糊糊的叫着他的名字,“薛~”就一个字足以让他觉得他是有人在乎的,他还喜欢那个总是唠叨他不好好照顾好自己的张伟,虽然满嘴跑火车,其实还是挺细心的,张伟虽然活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却唯独没有被污浊,依旧散发着他自己独特的风格,没有什么绯闻,不得不说是个另类,这些,薛之谦倒是挺安心的。
张伟跟薛之谦在一起时,总是爱逗他笑,平常薛先生是不怎么爱笑的,所以他不知道他自己笑起来多好看,张伟喜欢他的笑容,很安心,也就是他口中所谓的港湾的感觉,张伟是一个处女座的人,也许是小时候四处奔波的原因,并不怎么喜欢顾家,不过却是很孝顺的,跟薛之谦在一起时,他在家待着的时间多了许多,他喜欢陪着薛之谦看早晨的阳光,呼吸早晨新鲜的空气,甚至哪怕是偶尔赖床,也会感觉阳光照射进屋子,空气中漂浮着灰尘的温馨感觉,他还喜欢在午后,抱着薛先生瘫在沙发上,给他读一首情诗,或者读一本小说,看着馒头和爆爆打闹嬉戏,薛先生觉得爆爆蠢爆了,每次都打不过那只狗,还非要上去应战,然而他每次都会问张伟,“张伟哥,每次爆爆都打不赢馒头,为什么还要上去啊”张伟总是会笑着摸摸他的脑袋,“嗨,因为它傻呗,跟某人一样,傻乎乎的”每到这时,薛先生总会炸毛,想要理论一番,接着问“那馒头为什么还总会被追着跑”“因为它笨呗,它乐意宠着那只傻猫,跟我一样,愿意宠着某个傻乎乎的小松鼠”薛先生又被张伟撩的红了脸颊,粉粉嫩嫩的,像只熟透了的虾子,“哼,贫嘴”张伟总是笑笑不说话,又或是喜欢在朦胧的灯光里,和薛先生抱在一起,给他哼着他俩的情歌,薛先生的歌儿苦,张伟不愿意唱,因为会心脏疼,但是唱他的歌又太燥,薛先生神经衰弱睡不好,听不得,偶尔唱唱慢歌,唱的张伟迷迷糊糊能睡着,薛先生还瞪着眼睛睡不着,所以,后来张伟按照他的风格重新给他家薛先生的情歌编曲,其实哪里有那么复杂,任何歌曲从张伟嘴巴里唱出来,都是带着他独有的少年音,薛先生倒是睡得香了,张伟一首歌能循环三遍还睡不着。总之,日子也过得很温馨。
薛先生的父亲始终不赞同他的这个决定,他觉得男人还是应该找个女人结婚生孩子才对,所以,他找薛先生讨论了好多次,但是都被薛先生否决了,他觉得他现在挺好的,为什么还要打破现在的温馨。去换一个不知道将来会怎样的未知结果,他觉得这样不值得。所以,薛先生的父亲只好找到了张伟,很是认真的谈论,并没有半点不尊重的意思,张伟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会跟他说明白。张伟全程面无表情的听完,也说出了相对中肯的回答,却在转角的一瞬,险些站不住,顺着墙壁滑落,眼睛为他下着雨,心里却为他打着伞,说的就是现在的样子吧。他知道这样做是自私的,但是宁愿他会恨他,他也不能辜负一个父亲的心愿,所以,他会给他找个适合他的人,把他慎重的交出去。
薛先生得知这个消息时,已经是准备结婚的时候了,从震惊到愤怒再到了然,也只不过一瞬。他想他是理解他的,他只是觉得有些不甘心。甚至想要报复他,张伟在他结婚前一天的晚上,拉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而又郑重的对他说“她很好,会好好照顾你,结婚了,就是丈夫了,好好的,我,,也好好的”“张伟,我不是找保姆”薛先生盯着他看,似乎要看出花儿来。“我知道,所以她是我亲自培训的,后半生的路很长,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不过,明天我会陪你走完最后一程,往后,你要好好保重了”张伟扭过头,憋进去眼睛的泪水,憋的眼睛通红,也不让眼泪流出来。也要对他笑着。
他说“张伟,你真狠心,能陪我走进这婚姻的殿堂,却陪我走不完这一生,既然如此,我便如你所愿”
他穿着黑色西装,衬得他身姿清贵,脸上却有些肃穆,不像是参加婚礼,倒像是丧礼,新娘笑的甜蜜,却也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一个什么位置,张伟倒是依旧标准的一字笑,只是笑意未达眼底,像是结了一层冰霜,当他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对她说我愿意,眼神微闪,脑海里闪过他们过往的一切,微笑的薛先生,撒娇的薛先生,耍小脾气的薛先生,傲娇的薛先生,。。。。猛然一抬头,下意识的把两人往旁边推开,“咣…”一声沉重的闷响,伴随着晶莹剔透的碎裂声在耳边炸裂开来,碎裂的水晶灯片一片片的滚落在地板上,,刚才还在微笑着看着他的人此刻却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额头的血流不止。几乎打湿了他的头发,就连几根绿毛儿都被染成红色。
薛之谦脑袋都是嗡嗡作响的,旁边人的叫喊声,一切都听不见了,他满眼只有那个血泊中的人,一个踉跄扑上去抱起地上的人,“张。。。张。伟,?你醒醒,你醒醒,你看看我。。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张伟。。你睁开。。不。。你醒过来好不好”张伟今天特意穿了正装,一身银灰色西装,严肃又不失优雅,很配他。薛之谦知道他最不喜欢穿正装的,就算要穿,也要套个大裤衩才行,今天,他认认真真的穿了正装,甚至穿了皮鞋,打了领带。就为了给他当伴郎。
“张伟。。你醒过来,醒过来好不好,我求你了。。你醒过来我跟你走,我跟你走,我不娶她了,我是你的谦谦,是你一个人的”薛之谦抱着张伟哭的几乎晕厥,不知是谁拨打了救护车,医护人员过来抬人,薛之谦抱着他不放手,“你们要干嘛!不许碰他!他是我的,!我一个人的!”“谦谦,让他们救他”薛爸爸摸掉脸上的泪水,硬拉开抱着张伟的薛之谦,“救他,对,!救他,求你们一定要救活他!一定。。。”薛之谦这才看清来人,赶紧跟着车去医院。
薛之谦看着手术室的灯亮了十几个小时,就那么维持一个姿势坐着,不说话,也不动,就那么看着门,没有表情的脸上似乎像是一个行尸走肉。“喝口水吧”新娘举着水瓶递给他,“拿走”薛之谦动动嘴唇,发出嘶哑的两个音节,“你这样他出来了也不会开心的,还是喝口吧”“拿走!滚!离我远点,我不想再看见你,听到没有!”薛之谦突然瞪着她,像是要吃了她一样,新娘愣住,“谦谦!你冷静些,这不是她的错”薛父按住他的肩膀,薛之谦不再说话,依旧是之前的姿势,空气一瞬间安静了下来,突然门开了。薛之谦一下窜过去按着一个医生的肩膀晃着“他怎么样医生?你告诉我,医生”“您先冷静一下,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是,却陷入重度昏迷,也就是持续性植物状态,需要进入重症监护室观察,请先让一让”薛子谦呆住,重度昏迷,持续性植物状态,也就是说,张伟变成了植物人,一连串的打击让薛之谦喘不过气来,朱桢扶着他,“薛,你需要休息,等你醒来再来看他吧”“我……我………”还没说完,人就昏了过去。
薛之谦醒的时候,只有朱桢陪着他,“我要去看他”刚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去看他,朱桢也知道他的心情,只好扶着他去找张伟,薛之谦穿好衣服,走了进去。
“张伟,你怎么那么笨呢?爆爆才不傻呢,它只是想要逗馒头陪它玩罢了,爆爆虽然胖一点,却还是能打赢馒头的,只不过馒头年纪大了,爆爆让着它,又怎会打不过呢?”薛之谦说着掉下了眼泪,砸在张伟的手上,张伟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就那么安静的躺着,难得一见的安静,没有说个不停地嘴巴,也没有会撩的薛先生脸红的话语。只是脸色苍白的躺在哪里,伴随着呼吸机的滴滴声,薛之谦默默的抓着他的手,放在脸上,轻轻摩挲着,张伟的手不大,但却刚刚好可以包裹着他的手,手上有着常年摸琴留下的薄茧,摸着有些痒,却也厚实安心。
薛之谦总是陪在他的身边,照顾他,一遍遍的讲着他们的过去,搞笑的,温馨的,冷战的,每天会买来炸鸡汉堡,放在一旁,“张伟哥,你再不醒来,我可要把你的都吃掉啦!”“张伟哥,它们都凉了,你再不醒来我就吃了…”回答他的还是呼吸机工作的声音,然后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吃掉冷的汉堡炸鸡。
“张伟哥,你知道吗?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 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薛之谦的眼泪滴在他手上,张伟的手指动了动,薛之谦朦胧的泪眼中恍惚看见张伟的手动了动,赶紧擦干眼泪,“张伟哥?你是不是听见了?张伟?”薛之谦抓着他的手近乎颤抖的握不住,“张伟,你听见了对不对,你一定听见了,你等着,我去叫医生”慌忙推开门跑出去,病床上的张伟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他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漂泊着,后来,他在躁动的世界里独自清醒,再后来,他遇见了一个人,他为他做过许多他不会做的事,但是他却是开心的,再后来,他看见他参加了婚礼,他不高兴,心里抽痛的像是不能呼吸,他想拉那个人走,但是有什么拉着他一样,他动不了,然后他动了,却是推开了那个人,下一刻,他睁开了眼睛,入眼的却是满脸泪痕,眼睛里充满担心的一张憔悴的脸,那人一直叫着他的名字,他却不记得他是谁,但是心里的感觉却让他想要抱抱他,对他说别担心,我没事。
“你。。。是谁?”
他问出了这句话,许久不开口说话,嗓子沙哑的可以,好在没有丧失语言功能,“张伟哥?我是谦谦啊”薛之谦看着他茫然的眼神,感觉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医生,怎么回事”“哦,这是选择性失忆通常都是患者最爱或者最恨的人,可能是还有淤血未清,压迫神经了,等它自己消失,可能就好了”
怎么会,,,为什么你谁都记得,唯独会忘记我,这样,也挺好,我们重新开始,就不会记得那些伤害,一切都能回到最初的样子。
张伟已经外伤好的差不多了,薛之谦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他们回到了之前一起住的房子,这房子自从他们分开后,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再动过,仿佛他们只是出去旅游了一趟,但是两人的关系却变了,薛之谦骗他说,他们结婚了,他是他的人,这是他俩的家,张伟只是生病了,才会去的医院,张伟对他说的话丝毫不怀疑,他说他就信。想来还是对他信任的。
张伟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空间,有些画面闪过,是他眼前的这个人,有他的气息,张伟扭头对他笑“薛,我是不是很爱你”
“是,很爱很爱我”薛之谦走上去抱紧他对他说。
“那我以后,要更加爱你,因为这里,告诉我,我离不开你了”张伟指着自己的胸口,看着他的眼睛,很坚定。
“好”
薛之谦靠在张伟怀里,看着窗户外的夕阳,就算忘了一切,你都没有忘记爱我,我是幸福的。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
凡事都要留几分
怎么曾经也会为了谁
想过奋不顾身
              ——后记
                             

突如其来的大刀子。。。哈哈哈,,,, @炎
突然惊恐的邪恶~ヾ (o ° ω ° O ) ノ゙    来啊,砸死我。。。

评论

热度(46)

  1. 萌萌哒蛋黄酱球爱上上谦♚ 转载了此图片
    看了泪珠会转圈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