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消愁(续)

甜。我愿意。。他们之间真实的是什莫样的呢?

张三火:

[[[手机链接整不出来T^T愿意看前文的可以点一下我的头像…谢谢]]]


后来发生了什么呢?哎呀…麻烦的事儿他才懒得想呢。他就记得他一直拉着薛之谦的手,穿过人群,包间,大街,坐着车,到了自己家里。
醉了的人真可爱,一亲就晕了,乖乖的任自己带他走。


球儿把洁洁放在沙发上,自己先去洗了个澡,又换了家居服,找了一双拖鞋才慢吞吞的回到客厅。给人换了鞋,蹲在地上向上看,顺毛的小黑人也看着自己,满身酒味,满脸丧,还是越看越喜欢。
“诶呦喂~薛老师怎么这么可爱呢~”
张球球觉得自己真的热恋了,怎么一点底线都没有。


不行不行,总得给人整舒服了吧。
抱着不纯的心思,假模假样的开口,“薛…薛啊…你…你这么样也不舒服吧是吧…总得换身衣服吧…诶呦喂,你看你这样肯定没法自己脱…脱是吧,那正好!反正你都是…是我的人了,我帮你换合情合理吧!”


………


“好嘞!不说话就当默认了!”
张球球厚颜无耻的搂着洁洁的腰进了浴室,然后进行了更加厚颜无耻的弯弯又折折。


薛之谦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还在局上,KTV的装潢,怎么身下像床一样软。诶,怎么熄灯了也没人叫他啊,他感叹酒真是一个好东西,自己一件装备没戴也能睡的这么死。


…不对,自己怎么是光着的啊!
卧槽!!!!!


旁边拱起的被子一动一动的吸引着自己,薛之谦盯着小山包不敢动,看着小山包慢慢冒出一点黑毛,然后钻出一个黑色的头。
脸…脸,看脸……大张伟!!!!


薛之谦叫出了声后呆坐在一侧,背后一身冷汗,各种不可思议和想不通在脑袋里翻转。
他昨天喝了好多酒,记忆大约停止在他唱起《消愁》,隐隐约约能记得,那时候他的头晕晕的,明明看到了什么都没意识思考了,嘴里的歌却还在很平稳的唱。好像是哭了吧,感觉眼睛特别酸。


那他当时在想什么呢?好像在自嘲,说人家毛不易写的明明是首人生歌,就硬是能把歌词字字对上某个人,字字想起某个人,想了这么久,最后也是不可能啊……但他好想把歌唱给某个人听啊,只是唱一遍也行啊…可是某个人听到了吗,大张伟你听到了吗…大张伟!
…大张伟…大张伟…我喜欢你。


不是经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反过来也成立吧。那自己在无数个夜里梦见同一个人后,喝醉了酒会对他说些什么呢…想都不敢想啊!!



这时,旁边有个小奶音悠悠的响起,“诶呦喂~大早起怎么回事啊~”大张伟昨晚吃饱喝足,心满意足连起床气也没有了,适应着阳光,慢慢睁开眼睛。
看着石化在一侧的薛雕像,尴尬的笑着说:“薛…早上好…”想想觉得不妥,又郑重的坐直了,摆正姿势,认真对面前的人说:“薛之谦,昨天我看到你的行为后,我确认了你喜欢我,正好我也喜欢你,抱歉没有经过你同意,就和你做了……进出口贸易,现在我想问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薛之谦清晰的听到啪的一声,脑袋里的某根神经断开了。


在几个月前,大张伟和他在人山人海前承诺了假神父念的誓言。
薛之谦知道大张伟那时是开玩笑的,但他是当真的。


薛之谦,你愿意和大张伟结为兄弟,无论是吃饱了撑的的,还是没事儿干闲的,无论谁手机没电了都愿意借对方充电器,即使生活凄惨,你带着他,他带着碗,你负责哭,他负责喊,直到谢顶,东南西北风,头发就一根的时候吗?


他那时借着假誓言,真承诺的说我愿意。
我愿意和你在一起。


而现在大张伟是认真的,他也知道。
薛之谦眯着眼笑,在真的誓言下真的承诺着说。


薛之谦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我…当然愿意啊。







[:]这是第一次写文发文,发完后看到有人点喜欢了,真的真的很开心!谢谢(* ̄︶ ̄*)


其实文里写的重要情节就是我做的一个梦,写的时候倒是很爽,但是能力不行啊!有很多很多逻辑漏洞都填不平了T^T故事也不完整,所以看起来有点幼稚,有点脱离现实了,那就当是乐呵乐呵吧,希望能博君一笑( ´▽` )再次感谢!

评论

热度(21)

  1. 萌萌哒蛋黄酱张三火 转载了此文字
    甜。我愿意。。他们之间真实的是什莫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