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大薛】《记忆消除者的那些事儿》

薛薛希望你幸福

斑斑斑斑白球儿_:

*别名《我爱的大张伟/薛之谦》
*非常非常甜
*梗的来源是'记忆消除者'
*看完后记忆消除者一直很想写一篇关于记忆消除者薛之谦的文章,因为实在是太心疼。
*有一些借鉴。
*OOC,请勿上升真人、纯属虚构。

———————




00

薛之谦是被明晃晃的阳光照醒的。

他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卧室里醒来,头发乱地到处翘,光晕透过薄薄一层玻璃照射到屋里,空气中星星点点尘埃也能因这一切而看得一清二楚。

一片雪白的房间,简单的家具布置,不是薛之谦近些年住的家的风格,但是他却意料之外地对此感到喜爱。薛之谦愣了好久好久,他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门前刚想开门,却先一步被外头的人打开了,他被门板撞了下鼻尖,痛得憋了一眼生理性泪水,揉着鼻子,抬头去看开了门的是谁。

前面站着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穿着棒球服,一头黑发,薛之谦迷茫地睁大了眼,磕磕巴巴问他是谁。

那个人很理所当然地开口:

“…我是由演员薛之谦扮演的陶西。”

……………

01

薛之谦觉得发生的一切都让他那么熟悉。走出门外后,屋里七七八八站着好多个'薛之谦',吵吵闹闹聊着天,隐约能听见一些他熟悉的字眼。

“记忆清除者”、“穿越时空”、“追杀名单”

薛之谦皱皱眉,好像心里的疑团豁然开朗了。

虽然不确定这一切是否只是梦境,但这大概是他内心深处的世界,这里有着他经历过的所有,和那些因为不同原因而诞生的,千奇百怪的薛之谦。

现在的剧情估计跟演唱会上演过的'记忆清除者'一样,有一个薛之谦,会来消除这一切,因为这些薛之谦早已被指定了,都是不需要的薛之谦。或许到最后,又只有歌手薛之谦会活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薛之谦闭上眼叹气。

他在这个长的要命地屋子里走走停停,身边跑过小时候的薛之谦,也有刚出道的薛之谦跟他打招呼,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他甚至叫不出名字来的薛之谦会过来跟他搭话。薛之谦觉得,这还满神奇的,也很有趣,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他的世界里还能有这么多不一样的薛之谦。

在演艺圈枯燥的生活,快把他磨得支离破碎,只有梦想还在撑着他不停走。薛之谦在这个屋里漫步着,鼻尖却越来越酸,他看见了想要放弃梦想的薛之谦,抑郁的薛之谦,孤独的薛之谦,害怕一个人的薛之谦,没有写歌机会的薛之谦,被抛弃的薛之谦。他们在薛之谦一步步走过后,悄声无息的消失了,薛之谦愣着,颤抖着,连那声挽留都喊不出来。

他们是不被需要的薛之谦。

所以他们被消除了。

………………

02

薛之谦有些好奇,这么长的房间究竟哪里才是尽头。他不敢多走动,他似乎隐约间发现了什么,但却催眠着自己别去多想,他看着那些与他相同的薛之谦,嘴唇轻颤,半个字眼都吐不出来。

这个世界里究竟有多少薛之谦需要消失?

他忍不住又迈步往前走了。

他走过的地方,有一些薛之谦化作尘埃不见,他们的好朋友薛之谦迷惘地看着那些薛之谦消失的位置,愣了半天开始嚎啕大哭。薛之谦能看见他们逐渐变成了孤独的薛之谦,最后也一同不见。

是该醒醒了。

他是什么身份到现在他自己也应该清楚的。

薛之谦抿抿嘴唇。

他的双脚踏过的地方,又有几个薛之谦消失不见。

薛之谦笑了,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掌,浮现在脑内的那五个字越来越清晰。

“…我不就是那个所谓的,让所有薛之谦闻风丧胆的……”

“身为记忆清除者的薛之谦吗…”

03

记忆清除者薛之谦要完成他的任务,他好像没有了理由停留在原地,面具遮去了他的容貌,乌黑的袍子把他整个人裹了起来,见到他的薛之谦慌乱地四处逃窜,似乎害怕就这么彻底消失。

走了很长的路,他感觉到了疲惫,屋子里的薛之谦越来越稀少,在身边晃悠的只剩下寥寥无几。有个胆子大点儿的、大概是希望世界和平的薛之谦上来跟他说话,他一声不吭,下意识的倒退了了一步。

“你是谁?”

记忆清除者薛之谦开口问道,声音冰冷而又僵硬。

“告诉我、不然我会消除你。”

站在他面前的那个薛之谦愣了愣,然后咧嘴笑开了,他摘下头顶上带着的世界和平的帽子,露出了杂乱的黑毛和混在里边的一撮绿毛。

“你会舍得清除掉我吗?记忆清除者薛之谦,我是爱着大张伟的薛之谦。”

那个爱着大张伟的薛之谦坦荡荡地开口,似乎一点也不为此感到羞愧,反而很自豪。

“我怎么不可能清除掉你?”

记忆清除者薛之谦咬字清晰地反驳着,面具后的他却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不可能?”

爱着大张伟的薛之谦重复了这句话,然后笑弯了眼眸。

“因为只要是薛之谦,那就不可能不爱大张伟。”

………………………

04

爱着大张伟的薛之谦一点儿也不怕记忆清除者薛之谦,反倒是自然地将指尖抵上了记忆清除者薛之谦的额间。一瞬间涌入脑内的一切差点把记忆清除者薛之谦的脑子撑爆,那些都是跟大张伟的回忆,从第一次的颁奖,到舞林大会,天天向上…更多更多,那些与大张伟一同度过的回忆,像是不起眼但却暗藏潜能的小溪,逐渐成了广阔的大海。

还有那些听到张伟哥结婚的消息后的绝望、孤独、失落感和心痛,也都一一涌进心底,尽管后来知道了那些丢失假消息。

他没忍住就哭了,在那个爱着大张伟的薛之谦面前死命地大哭,也没能抬起手消除这负面能量的来源,他清除不掉,他下不去手。

爱着大张伟的薛之谦沉默下来,也不再说话了,他弯下腰,轻轻抚摸着记忆清除者薛之谦的头发。

“你舍不得清除掉我。”

“因为薛之谦根本忘不了大张伟。”

清晰明了的字眼蹦进记忆清除者薛之谦的耳里,好像炸弹一样。炸得这整个世界都开始扭曲,面前那个爱着大张伟的薛之谦也变的模糊,他拼命伸手想去抓住爱着大张伟的薛之谦,可是他做不到。

涌进大脑的回忆逐渐消失,薛之谦猛地从酒店地床上坐起,双眼失焦地看着前方的墙壁,半天没有回神。

他忽然间就红了眼眶,眼泪不受控制,滴滴答地往下掉,他咬着牙不敢哭出声,脑子里还回荡着爱着大张伟的薛之谦的那一句话。

「因为薛之谦根本忘不了大张伟。」

因为薛之谦根本忘不了大张伟。

他忽然间哭的更凶了,葱白的指尖紧紧攥着被褥,鼻尖憋得通红,好似世间的一切都变得黯淡。

现在是深夜,他来这里是为了跟大张伟录一个同框的节目。

那么薛之谦哪儿有勇气去见大张伟?

他自嘲地勾起嘴角,眼眶还红肿地难看。

不过是自欺欺人者。

………………

05

当门铃被按响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多,薛之谦刚从床上起来用凉水敷着红彤彤的眼睛,他茫然地用猫眼看了眼是谁按了门铃,结果刚看见外边那人的模样时他就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薛之谦缓了半天,门铃又响了三四次,他才嘶哑地扯着嗓子喊了句,大张伟你神经病吧,大半夜不睡觉你来做什么。

“薛老师,我有事儿找您,赶紧地开个门成不成啊?”

外边的大张伟声音焦急,薛之谦急得团团转,最后回屋里带上了黑框眼镜,勉强遮住了还红着的眼眶,这才给等急了的大张伟开了门。

“薛啊,感情我来的时间撞上您上大的时间了是不?哎呦喂瞧瞧您这憔悴的模样……呃…怎么的了?”大张伟把手上一袋子东西放在薛之谦酒店屋里的沙发上,支支吾吾地讲了些模糊的事儿,抬头发现薛之谦那一副跟一年没睡觉似的表情,惊诧地问他。

“…我没事。张伟哥你怎么来了…深更半夜你不去睡会儿吗?”薛之谦语气平淡,不敢大声讲话,他的声音还有些沙哑。

“这不上小号微博瞅着你在线,我猜到您肯定没睡了,就凑巧可以过来说些事儿。”张伟咧嘴笑了笑,但还是有点儿担忧薛之谦的状况,“您看起来跟熊猫似的可棒,不打算好好休息吗?”

“我起夜呢…嘿…”薛之谦干巴巴地撒谎,“你过来要说什么的啊?”

“嘘,薛老师您得闭着眼。”

大张伟神秘兮兮地看着他。

“这可是个天大的好秘密。”

06

薛之谦乖乖地闭上了眼,半天没听见什么,皱着眉头刚想反驳,大张伟却摘下了他的眼镜框,给他戴上了眼罩,他慌张伸手想要把眼罩摘下,却被张伟摁住了手。

“薛您就安静点儿听秘密呗。”

大张伟呢喃着。

薛之谦还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直到几分钟过后,左手无名指上传来的凉飕飕的触感。

他忽然间抖了下身子。

他猜到了大张伟要说的秘密。

07

“您…您愿意跟我这样没什么优点的、的一个…同性人士在一起不?虽,虽然会造成薛老师您各种困扰…但…”

大张伟说的磕磕巴巴,他肯定紧张的要死。

薛之谦心里暖暖的。

站在他面前的人,他知道是谁,他忽然间也知道了自己是谁。

他不是记忆消除者薛之谦。

………………

他也不是那些千奇百怪的薛之谦。

………………

“…别说了,张伟哥。我愿意跟你在一起。”

………………

“因为,”

………………

“我是爱着大张伟的薛之谦。”

………………

而你是,爱着薛之谦的大张伟。

对不对?


-END-

最近在迷方圆几里,一直想写出一种明明我爱你和你没关系却莫名其妙被你扯上关系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成功233333

感觉我的文章里的薛洁洁特别爱哭怎么办(´・_・`)

你需要一个张斑斑啦啦啦!( ;´Д`)

评论

热度(133)

  1. 毛毛big毛斑斑斑斑白球儿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