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大薛/智障] Flesh and Bone (完)

跳着圆舞曲的猫:

薛之谦有时候会觉得,他的人生有一半时间都在无可救药地爱着张伟。

他初中的时候花儿乐队刚出道,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跟他同年的男孩儿拿着吉他唱摇滚的叛逆范儿简直太帅了,他家境不好,买不起卡带,只能开着收音机等着张伟的声音合著杂讯从喇叭传出,摇头晃脑跟着哼唱几句别理我我烦着呢。

他后来从小区里的唱片行弄来了一张花儿乐队的海报,是店里换档撕下来的,原本贴在门口的海报已经被太阳晒得有些褪色,三个角都还有胶带痕迹,撕下来的时候太大力,一个角被撕破了。

薛之谦从老板那儿要到海报时笑得合不拢嘴,连声道谢,老板挥挥手说反都要扔掉。他小心翼翼地把海报卷起来,把鞋带抽出来捆了捆,背在背在上哼着《破灭》配合节奏踩着脚踏车回家。

也是在那年,他发现他对同性的身体比对异性有兴趣。

后来他都把这事怪到张伟头上,毕竟每次他锁在房间里,做所有青春期男孩都会做的事时,眼里映着的是花儿的海报,耳中听的是张伟稚嫩的少年音。

******

他从不觉得爱是多美好的东西,从他写的词中也可听出端倪,爱情对他而言是痛苦,是挣扎,是地狱。残忍的现实困住了他的躯体,无望的爱情困住了他的心。

他还记得一部看过的电影《500 days of summer》,是那时的男友硬拖着他进戏院看的。电影当时好像被归类在爱情故事里,结局看起来充满希望,男主角告别了夏天,迎来了秋季。

有时候晚上睡不着抽着烟,不愿想着大张伟的夜晚,薛之谦会想起这部电影,他觉得这部电影不是爱情故事。

这部电影描绘的,是对爱情不切实际的憧憬,男主角迷恋的是他脑海中的那个她,爱的是爱着她的自己,喜欢的是她身上的被过度放大的某些特质,留连的是在一起的氛围,从来不是她本人。

男主角的爱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薛之谦知道他对大张伟的情感也是这样,所以他从未开口。

他跟大张伟不熟,对方似乎也没有想要跟他客套的意思,从南薛北张的称号出来到现在也好几个月了,一起上了好几档综艺,到了现在他们连微信都没加。

他试过释出善意,不带有任何目的那种,表达对花儿的喜爱,表现对张伟的欣赏,无论是言语上的还是肢体上的,都被接收者明着、暗着回绝了。

这样也挺好的。

爱着想像中的他也比幻想破灭,心中的这些情感无处安放的好。

*******

忙起来的时候总忘了照顾自己的身体,有时候他恨不得能抛弃这个壳子,如果只有意识存在,他就能忘我地写歌、编曲、创作,但转念一样,没有了身躯,就像没有乐器演奏的乐谱,只是存在纸上等着别人来欣赏。

于是就只能拖着这个身体继续唱下去。

又一次进了医院挂水,医生说是支气管炎,他咳得呼吸困难,肺都快被咳出来似的。待会还要继续录节目,他戴上眼罩耳塞,打算强迫自己闭着眼睛休息一阵,却被手机铃声打断。

屏幕上的号码没有任何注记,一串数字伴着熟悉的音乐响啊响,但他知道这串数字的主人是谁,看着屏幕发愣,心跳和时间彷佛都停滞了,却被自己的咳嗽声给拉回了现实。

他按下接通键。

"喂,内内内个,是薛老师啊,我从您的经纪人那要来了您的电话嘿。"

(完)

*注:标题是Keaton Henson的歌,非常推荐,曲跟词都很棒,歌手的声音有种天生的灰暗,特别适合在想丧一点的日子听。

新入坑练手感,更得勤一点,求评论指教建议啊(((o(*゚▽゚*)o)))

评论

热度(76)

  1. 萌萌哒蛋黄酱跳着圆舞曲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