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演唱会众目睽睽地上·车

这个头像真是非常可爱了:

要从生活里摘出一个像毛线团的线头的东西来讲述,那就从婚礼那晚开始说吧。


218那天演唱会,薛之谦上场之后,大张伟的笑就根本停不下来,见牙不见眼。


满是卡通玩偶的大床上,薛之谦抱住了大张伟,答应在下的大张伟就信守承诺顺势倒地,而口口声声说要在人前反攻要面子的薛老师实际上却不知道正经的攻应该怎样做。


就算暗暗记住了大张伟平时是怎样压着他大动,(平时只做得忘情,哪记得这些)也一时间反应不过应怎样,看来实践果真是检验体位的唯一标准。


薛之谦跨坐在大张伟身上无意识地扭着腰,“前戏应该是先吻吧”薛之谦心里想。


色情的音乐和节奏催促着他又热又空的脑子发出并不明智的指令,于是唇便贴了上去。


薛之谦滚圆的屁股架空在大张伟身上,大腿肉隔着绷紧的牛仔裤贴紧大张伟的下半身,而柔软的唇和整齐的齿一再缠绵揉弄,张伟心里被薛之谦撩拨起而一阵阵数不清的情爱,已经酝酿到滚烫的快要爆炸 ,他此刻好像必须攥紧薛之谦的皮衣把他逼向自己,也把自己的身体迎向薛之谦的,才能不导致崩溃。


大张伟的心里急死了,不知哪里来的一股邪劲儿上身,抱着薛之谦翻身欺上。


大张伟似乎本能地下身不断向薛之谦两腿之间的柔软谷底进击起来,隔着生硬的层层布料也想要把自己生生撞进薛之谦的屁股里去,两个掩埋在衣服里的柱体剧烈地碰撞摩擦,刺激的痒麻,痛感同时作用起来,薛之谦的一条腿不自觉高高地飞了起来。依照平时的习惯,薛之谦此时应该两条腿会直接盘在大张伟的腰上任张伟造,可这毕竟是演唱会,薛之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万人瞩目的舞台上被大张伟给操着,慌乱之中他拿手用力拍了两下腿才下去。浓郁的羞耻感让耳朵和脸颊红的发烧,也恨自己不争气,这么轻易地就被干翻了。他的小脑袋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六神无主地被动上下颠动,发型也有些乱掉,不该掉的几丝掉下来贴在脸上,薛之谦有一瞬间真想什么都不管了就和张伟沉溺于此,跟昨天彩排那样,干他个淋漓尽致。两个人都觉得出了汗。薛之谦觉得自己的内裤也湿了,生怕渗出来,背负着沉重的心理负担。而此时他发现耳返也掉了,于是急急忙忙地挣扎着推开张伟起身弄耳返,而张伟一副玩嗨了的半躺状态,让薛之谦感到愧疚又不舍。


而幸好很快,果汁的音乐正好来了。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