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蛋黄酱

爸爸去哪儿(下)

取名废:

【警告】现实人设,但是私设是多年以后两人各自结婚生娃儿了,介意的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
真人无关,勿上升现实


--------
午休过后,任务卡又到了,这次让爸爸带着孩子去摘杨梅


薛之谦哄着闹觉的洁洁换衣服,看到斑斑利落的自己穿衣服裤子。
“斑斑你好厉害啊,自己可以穿衣服啊”薛之谦笑着对斑斑说
“洁洁长大也能自己穿”洁洁有些不满爸爸夸别人,抬头抗议
“那洁洁你要快点长大啊”斑斑倒是一脸温柔的冲着小姑娘眨了眨眼。
薛之谦赶紧摇摇头,五岁的小孩子,啥温柔啊,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两个家庭一组,张伟和薛之谦毫无意外的分在一起
“这么大的筐?要摘多少啊?每家一筐?这么多?”薛之谦摆弄着筐


薛之谦拿着摘杨梅的钩子,“哎,大张伟,你摘底下这种够得着的,我拿钩子勾上面的,斑斑,你带着洁洁在底下捡好放筐里哦”
“成成成”


阳光隔着杨梅树的树叶撒下斑驳的光影,两个大人在孩子的欢笑声中安静的重复着手里有些单调的工作
这岁月静好的感觉啊,张伟笑笑,接着摘杨梅。


“这好甜啊”斑斑捡起杨梅就往嘴里放。
“可是还没洗呢啊!!”有洁癖的小姑娘陡然提高了音量
“哎呀,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我爸说的,你尝尝,真的甜!”说着就拿起一个绛红色的成熟饱满的杨梅递到小姑娘跟前。
“我不吃!没洗呢!”洁洁一个劲儿往后躲
“哎呀没事儿,我给你擦擦”斑斑撤回手把杨梅在衣服上蹭了蹭,熟透的果实在斑斑白色的T恤上留下了一到绛红色的印子。
“我擦了,你尝尝”斑斑把手伸到洁洁嘴边
洁洁犹豫着张嘴吃掉斑斑蹭的磕磕巴巴的杨梅
“甜吧”斑斑眯起眼睛问
洁洁吧嗒吧嗒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露着后槽牙的笑
“甜!”


一片美好的氛围中,太阳慢慢向西挪


两个竹筐在太阳要落山的时候装满了
薛之谦背起竹筐,拉起快和泥土一个颜色的两个娃儿,拍拍他们身上的土
“哇,你们两个把自己搞这么脏啊”


给洁洁拍土的时候挠了挠痒痒肉,因为衣服弄脏了不开心的小姑娘瞬间笑倒在薛之谦怀里。
“好啦,我们可以去找村长换晚饭啦,走吧~”
“哎,大老师?”发现张伟并没有跟上来的薛之谦回头看。


张伟觉得自己腿有些软,眼前有点发晕,他扶着竹筐,不让自己倒下。
刘迎说给放的巧克力还是糖在哪儿来着?
忽然胳膊上多了一道助力中断了他继续向下倒的趋势。
“大老师?”眼前的人眼睛里面是关心吗?是的吧。张伟顺势靠在他肩上,没垫增高鞋垫吧,不是之前的角度啊,张伟有些佩服自己的思维。
“大张伟!”薛之谦有点着急了,别是晕过去了吧?“大张伟,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哎呦喂,您这么大声谁还听不见啊”声音虽然很虚弱,还是让薛之谦有些过速的心跳回归正常的轨迹。
薛之谦扶着张伟坐下,从口袋里摸出了洁洁的棒棒糖,剥开塞到张伟嘴里。
“爸爸!你没事儿吧?”饶是在调皮的斑斑也有点被吓到了,怯怯的蹲在张伟跟前,拽着张伟的衣角,紧张地盯着张伟的苍白的脸,洁洁蹲在靠近薛之谦的一侧,一脸担忧,学着大人哄生病时候的自己的样子伸手去拍张伟的胳膊,“大叔叔不难受啊,不难受啦”
“没斯儿没斯儿”慢慢缓过劲儿来的张伟含着棒棒糖吐字有点不清楚,右手搂过儿子拍拍后背以示安慰,左手摸摸一脸关切的小姑娘的头“胡撸胡撸瓢儿,吓不着啊,没事儿啊”
张伟抬头去看唯一一个比较淡定的“孩子”板着的脸好像在指责他怎么还照顾不好自己
“薛啊,拉我一下呗”


薛之谦扶起张伟,另一只手拎起张伟的竹筐,斑斑拉起洁洁的小手,四个人一起走向了夕阳里。



第二天晚上(第二天啦第二天啦!)
第一次的旅行已经接近尾声了,这是在村子里的最后一个晚上。


薛之谦给洁洁洗过澡之后,盘腿坐在炕上给怀里的洁洁念着故事。
外屋,张伟在塑料盆里给斑斑洗澡。


“爸爸”斑斑问努力的给自己穿着裤子的张伟“咱们能把洁洁带回家吗?”
“嘿,你为啥要把人带回家啊”张伟乐了
“因为洁洁好看啊,眼睛那么大,又好玩,软软的,也很乖”(星星眼)
你小子眼光和你爹挺像啊,张伟把这话吞进肚子里,故作严肃的说“那你得问洁洁愿不愿意啊,还得问问谦谦叔叔同不同意”


于是穿好衣服的斑斑屁颠屁颠儿的跑到了里屋
“洁洁你跟我回我家好不好?”
“好啊”洁洁从故事书里抬起头,毫不犹豫的回答。


“大张伟你管不管你儿子的!!!当着我面就要拐我女儿可还了得!!!”一只炸毛薛


灯关了,摄像机也关了,两个孩子响起了细细的鼾声
“薛-”
一只手悄悄的握住了薛之谦的手,他什么也没说,黑暗好像给了他莫大的勇气,动动手指,两只手就这样十指相扣。
“哎,你说要是这俩孩子以后真的在一起了也挺好啊,也算是替咱俩完成未完成的青春了啊”
薛之谦沉默着,半晌,挣脱了张伟的手,爬起来披上衣服出了门。


薛之谦抬头,山里的星星好亮啊,怎么闪的眼睛有些发酸啊
青春啊,那年他俩都三十多了,不过还疯狂着就是青春啊
一个离婚不久的人和一个结婚不久的人在一起,得要多勇敢。幸福只有他们俩知道,就像是小孩子得到了一块奶糖,不告诉不让吃糖的家长,悄悄含在嘴里,要细细品味。
可是幸福也就像奶糖一样,很快就含化了,纵然呼声再高,也终究没有一纸法律条文可以给他们这样的爱情一个保障
终于,在父母的不停催促下,确实老大不小的张伟决定要个孩子,他原本想瞒着自己,又觉得不妥,闪闪烁烁的告诉自己刘迎怀孕的时候,自己竟然一点都不气愤,甚至是支持的。
“张伟,你会是一个好爸爸的,可是我们这样本来就不对,所以我们分手吧”他还能记得自己当初平静的说出这句话时张伟委屈的眼神里,有不舍但是没有挽留。


再后来,自己在斑斑的满月宴上送上礼金之后,灌了自己两大杯白酒,连一句话都没和张伟说就醉倒了被钱枫架走。


再再后来,自己也在家人的安排下去相亲,第六个女孩子比自己小不少,却操着和张伟一样的北京口音,就这样定了下来,有了洁洁。


五年就这么过去了啊。


张伟出门,看着沉默的看星星的薛之谦,默默的走上前去,把手里的烟递给他


两个人时隔快六年再一次一起抽烟,默契的谁都不说一句话。


一颗烟下去,薛之谦喃喃道“挺好的”
“啥?”张伟没听懂
“我说,要是斑斑和洁洁以后真的能在一起,挺好的”
薛之谦抬头,看向张伟,大大的眼睛里好像装着星星。





二十年后


张伟坐在教堂里,旁边的刘迎攥他的手
“张伟,我有点紧张”
“您看您儿子都那么淡定,您瞎紧张的啥劲儿啊”张伟看着前面西装笔挺的儿子,回握刘迎的手。
偏厅的门开了,一袭白纱的洁洁挽着微微有些发福的薛之谦走了出来,一步步的向斑斑走去。


张伟觉得眼前的两个孩子和很多年前开演唱会的他和薛之谦的样子重合在了一起,慢慢一点点靠近


这次谁都没有躲


End


---------
感谢@小嘴炮 提供的两人最后成亲家的脑洞😘
两个小孩儿的感情线写的有些粗糙
但是我终于写完了......
时间一篇比一篇用的长...
质量一篇比一篇差...
庆幸我还记得把之前的伏笔都挖出来


别的家庭写不出来,第二天白天的活动也写不出来,就这么结束吧😭😭


以后不写长文了😭

评论

热度(68)

  1. 萌萌哒蛋黄酱取名废 转载了此文字